Category Archives: 心动一刻

雨后的春天

对不起朱自清老先生,俺看见这片花海一样的山坡,就想起来他的《春天》来,修改几个词句,借用一下。 想去看花的赶快了,花儿快败了。据久居此地的邻居讲,这片山坡的野花也就是这两年duang一下子发展起来的。 可以把车停在这所学校对面的停车场,然后就可以下车看花了。据说是要$2停车费,不过我们

大学里的姐妹们

原文发表在系校友专栏里。 依然记得那是1988年的9月6号,清华新生报到的日子。从没离过家出过远门的我被妈妈带领着千里迢迢,坐火车来到北京站,一下火车就有醒目的校旗 在飘扬,上写“清华大学”,一堆文质彬彬的师哥们在旗下正忙忙碌碌,帮着小师弟小师妹们拉行李。我们被送到系门口,又有一帮接待的

Nick Vujicic

当一个人没有胳膊没有腿的时候,他还能快乐自在地生活么?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片段的时候是几年前在toastmaster club。当时看得我泪流满面,今天再次看到,依旧忍不住热泪盈眶。当自己觉得生活困苦的时候,想想他,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当你觉得一个人没有胳膊没有腿就不能照顾自己的时候,下面这个片段告

大家都去http://gethelp 要求不要杯具space吧,只有top trend才会被反映上去。

这是我得到的反馈:看来我是要杯具了。 Hi Catherine,   There is currently no way to track personal feedback, but a monthly review occurs of all feedback submissions.  Top trends are reported to the executive level for review by the US Leadership team.     Thanks again for taking the time to put your concerns together.  For future feedback, you can visit http://gethelp to log any thoughts you

昨天下午头脑一发热,把我写的一封信发给steveb了

关于live space要杯具的事情。顺带我对公司其他几个产品感到不爽的地方。当时听到说live spaces要被cut,很不爽就起草了那个email,已经在我信箱里躺了好几天了。心情也平复了些,但想想自己花了几个钟头写的反馈,不发出去岂不是对不起自己,所以头脑一热,昨天下午临走前,填上steveb,发送走人。   不知道自己

日月同辉的那一霎那

昨天都将近九点了,安妮要出去骑自行车。 一个正要离开小公园的朋友看见我,“这么晚了才出来,不怕蚊子咬?”我笑答:我们家这个,蚊子不出来,她也不出来,蚊子出来了,她也要出来了。   仰天看一看渐渐暗淡下来的天空,被眼中的美景震撼。西北方向太阳已经西沉,只剩下橘红色的一片余晖映照着小半

梅艳芳《女人花》

无意间听到这首歌,很喜欢。低沉婉转的歌声很是表达了一个忧伤女人静静等待赏花人。       Share this:SharePrintFacebookPinterestLinkedInTwitterGoogleTumblrRedditPocket

情系西雅图

来到美国之后,到过不少地方,在Indiana呆过两年,到过弗罗里达,俄亥俄,俄罗冈,加州,墨西哥,亚利桑那,看来看去还是西雅图好。 西雅图冬天没有东部和中部的漫天大雪,夏天没有中部和南部的狂风暴雨,雷电交加。像一个温室,冬天不那么冷,夏天不那么热。就像Godilocks一样,“just right”.冬天想滑雪

断骨之感想

两个星期前的周日,安妮非要和我玩来回跑的游戏,看谁从房间的一头能最快的跑到房间的另一头。“准备!跑!”,就这样我们在餐厅和客厅里来回跑。突然她跑到我前面,我一个躲闪不及,小脚趾头撞上了她的后脚跟,“啊!”我一声惨叫,直扑近在咫尺的沙发,感觉小脚趾撕裂的疼痛。赶紧回头看安妮,我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