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个人影响最深远的一件事–1975年河南大水灾

Share the joy
  •  
  •  
  •  
  •  
  •  
  •  
  •  
  •  

刚在网上看到一篇关于1975年河南大水灾的文章:
 
当时我还不到五岁,还没上学(农村没有幼儿园,七岁才开始上小学)。天天下雨,据说上游的水库要爆,我们家乡要发大水。大家经常讨论发大水的事,我的几个哥哥就借机吓唬我,老大说要用门板载着老娘,老二说要爬村里最高的那颗大树,老三说要抱着我们泡在池塘里的一根木头,老四说要用大木澡盆,独独没人带上他们惹人嫌的小妹妹。我是天天生活在恐惧中,生怕哪天大水就发到家门口,自己的小命就丢了。我都快被吓傻了,开始发烧,后来我老娘一看不行,赶紧带我出去避一避吧,避到哪里呢?我爸在南阳市工作,离卧龙岗不远,南阳市据说有诸葛亮的定地神针镇着,地势也比较高。即不会地震,大水也淹不着。谁知道第二天早上,醒来睁眼一看,满地的水在流。三楼啊,大水真来了!当时就高烧了。虽然后来发现只是楼上水房有人用完没关水,大水也没真淹到我们那里,但确确实实把我吓得去了半条命。
 
又因为经常被哥哥们训斥,尤其是饭桌上–没跟他们一样干活,没资格吃饭,闹得我顿顿哭,小小年纪就得了胃病。七七年恢复高考,大家都在议论我一个表叔自学成才,考上大学,从此鲤鱼跳了龙门,工作还可以全国挑,想去哪去哪。所以我还没上学就发誓:我也要上大学,将来到新疆西藏东北那种地去工作,离哥哥们越远越好。初中毕业,老师劝我上中专,不上!毕业还不是留在当地。我上学可真没用父母催过,寒假暑假作业都能做好几遍,自己动力十足嘛。
 
前年回去我三哥还问我,怎么样,胃还痛吗?当然,老毛病了。他紧接着一句话,让我哭笑不得:“要不是我们欺负你,你能上清华?”很有道理哟。
 
看来人都是逼出来的,可惜我的哥哥们舍不得欺负自己的孩子,只欺负出我这一个上清华的来。
 

Share the joy
  •  
  •  
  •  
  •  
  •  
  •  
  •  
  •  

9 thoughts on “对我个人影响最深远的一件事–1975年河南大水灾

  1. Qiuyun

    看文不仔细,罚你重看一遍。:)大水也没真淹到我们那里。要不然恐怕我真就没了,没被吓死,也被淹死了。

  2. Qiuyun

    是呀,大家都觉得我肯定是家里的掌上明珠,谁知我受的苦。现在不是有一种理论叫女孩子要富养么,我绝对是被穷养大的,小时候净穿哥哥们的旧衣服,上初中的时候,还记得我妈让我二哥去给我买一块的确良布,这样我妈自己就可以给我做一件漂亮上衣,我美滋滋穿了几年的“的确凉”衣服,最后被别人说只是一件印花棉布而已。考上大学那年,本来还要穿这一件已经穿了好多年的洋布衬衫去上大学的,暑假里跟我三哥闹着玩,他一把拽着我后襟,就把衣服一扯两半了。父母哥哥们才想到要给我买新衣服。当时我三哥为了补偿我,买了一件外套,娃娃装,圆圆的领子,圆圆的口袋。我估计我的大学同学都暗笑我老土的。不过因为是哥哥难得给我买的,我穿了至少两年呢。

  3. Shirley

    读你的忆苦思甜篇,怎么总觉得是父母兄弟之间的亲情洋溢多于“诉苦”呢:)偶这个“蜜水里的”独生子女飘过…

  4. Qiuyun

    是呀,人大了,就没有小时候的那些别别扭扭了。回去跟哥哥们相互揭发,也是一种乐趣。毕竟虽然在家受欺负,出门可没人敢惹。所以即使小时候,对哥哥们也是爱恨交织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