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母女论道

Share the joy
  •  
  •  
  •  
  •  
  •  
  •  
  •  
  •  

劝人容易听人劝难。一般解决矛盾需要双方都退一步,可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做出让步的,尤其是一直在家强势说了算的那位。青云这次回国,就发现家里大部分时间是和谐幸福美满的,可还是有起冲突的时候。

就拿明华来说,她一直想知道天刚退休金几何,青云就问她为什么想知道,她说聚会时经常有人问她,她告诉人家1000多,没人相信。青云就觉得生活是自己的,别管别人咋说,劝明华别操那么多心,只要你不缺钱花就行了, 帮着管钱的远德也是这么跟明华说的。明华私下跟青云解释,别人经常跟她嘀咕说她这么不清楚,如果远德俩人把天刚的退休金私吞了都没人知道。她倒是不会怀疑他们会私吞,但总觉得这么不透明也不好,天刚当时托管给远德的钱大家都不知道是多少,她每次问天刚的时候她一开口天刚就会不发一言拿手拍打自己的脑袋,她就问不下去了,国内发工资的活期存折也总是换来换去的,如果哪天没保留个明细,等将来自己和天刚走后大家分遗产的时候,她怕弟兄几个为了说不清的钱财闹矛盾。她觉得还是趁着天刚和自己都在,把这事情说清楚了,免得将来远德夫妇出力不讨好,让人怀疑私吞遗产,尤其是前两年存储实名制,远德把老爸托管的钱为了存取方便也存在自己名下。可是她每次一开口说起钱和退休金的存折,远德和黄姑娘就很反感,觉得妈妈不信任他俩,明华就不敢再提。青云觉得就爸爸当年靠工资积攒下来的钱,最多就几万块,这些年生病,吃药打针住院也应该花了不少了,应该不剩啥,不过既然妈妈有这顾虑,而且有一定道理,她也不想最能干的二哥二嫂在这上面吃哑巴亏,就答应明华自己来跟二哥二嫂提这件事情,果不其然提起来的时候,二哥二嫂确实反感了一下,埋怨明华总是放不下这件事,但听完青云解释后也表示一切都有底可查大家不必担心,也告诉了明华天刚每月能拿到多少退休金,还把存折拿给她看了看。所以家里有些事情,真的要静下心来倾听一下别人的意见,未必别人只是发牢骚而已,真是有自己的想法在里面。如果一个人总是强势的话,另一个人虽然为了和平共处会妥协会不反驳不吭声默默接受,但这妥协却是以消磨情谊为代价的。别人发言的时候,不要轻易扣帽子下定论,这容易让人觉得话不投机半句多。一时的占上风可以,时时的占上风就意味着失去,与人相处就是今天你做主明天我做主的平等对待, 不仅要平等, 更需要理解和尊重。

让青云感到头疼的另一件事就是三哥远坤家。住在后院的三哥家,起着两层小洋楼,装修得也比一般人家高档。儿子赵迪也考虑着妈妈的性情为自己挑了一个脾气好的大大咧咧的直性子姑娘,按理说一家五口要多幸福就有多幸福,要多美满就有多美满,可婆媳就是处不来, 尤其是孙子出生之后。

带孩子是个劳心劳力的活,青云三嫂作为奶奶,继承了家乡的传统,帮儿媳妇带孙子,不过这算是她一人独揽带小婴儿的任务,当年赵迪可是奶奶明华帮着带大的,所以她这经验也不足,除了带孩子,还要洗衣做饭收拾房间,精力也不足,这人一累就想让人分担和体谅,一旦觉得别人没有期望的那样,就容易心生怨愤,有了怨愤就容易心头火起。一天晚上婆媳俩又为了一点芝麻小事吵起来,对着婆婆不能打不能骂的,媳妇气得只好上楼反锁了门躺床上生闷气,婆婆气得在楼下抹眼泪。远坤父子俩抓耳挠腮不知道如何是好,跑到明华青云住的前院这里来吐槽,迪儿还威胁说不行就打电话让老丈人把媳妇领回家好好教育一番,这日子没法过了。

明华劝人一向很温和,她在温言细语劝解父子俩要多体谅那两位的时候,青云听了侄子的话,却看不惯忍不住了,腾腾腾把这父子俩训斥了一顿:这哪里是有点头脑的男人该干的?婆媳是天敌,这是自古就有的说法,有它一定的道理。女人都心细,容易多想,从日常行为言语能分析出很多事情来。而且女人很喜欢两种东西,一是丈夫的疼爱,二是儿女的尊重孝顺。但儿子一旦结婚,心思分两半,大部分放在媳妇身上,让老妈容易有心理落差,而且会觉得这个落差就是因为娶了媳妇才有的,所以不自觉地就会对媳妇挑剔, 但是儿子总是自家的好, 再怎么着, 做妈妈的也不喜欢说自己儿子的不是, 有时候哪怕是儿子做的不对,也要说是儿媳妇的原因。做男人的要理解这一点,及时化解这种矛盾的产生,要不然越积越多,越来越严重,最后最受夹板气的最难过的还是男人。而且女人受了委屈,还会找人倒倒苦水, 这男人嘛,一般就打落牙齿和血吞, 会慢慢憋出内伤的。所以你们俩应该想想如何化解他俩的矛盾,不是推给别人就了事算了的,这样做容易伤媳妇的心,你想想啊,一碰到这种时候,你们家把人家往外推,一家人埋怨人家,她心里不会有气?她不会伤心?还怎么让人家对你掏心掏肺,跟你和和美美过一辈子?迪儿,你可要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了,媳妇只有你能疼,你妈就让你爸来多多疼爱吧。

青云心里想,我这么偏心侄媳妇,可是把三嫂给得罪了,以后回来估计看不到她好脸色了,得, 这也是为他们好,反正自己回去的次数也屈指可数的,不怕哈。轻轻得罪也是得罪,狠狠得罪一把,如果能让家里人明白,那也值了。所以青云就跟明华、哥哥侄子花了几个小时讨论婆媳相处之道。

明华觉得对待媳妇就要像对待女儿一样。青云同意疼爱的时候要当女儿一样,做错事也想像批评女儿一样就算了,否则容易出问题闹矛盾,婆媳之间应该相互尊重,但也要保持安全距离。关系亲密的母女间可以互相说狠话可以批评对方,一般不会留下隔夜仇, 而婆媳却没有这种亲密关系,说狠话容易伤人心, 而且俩人不是很熟悉对方, 说话一个不留神就可能得罪对方而不自知, 每个女人都是母老虎哈,在自家小地盘上占山为王就好, 不必搅和在一起, 徒生怨气, 其他几位觉得青云这是在美国呆时间长了,已经忘了国内比较讲究几代同堂, 跟父母住一起才显得孝顺和睦。

明华觉得夫妻婆媳相处,要讲求以人心换人心。你一如既往地对一个人好,他的心总有被你捂热的一天。青云表示想以人心换人心需要看情况,她觉得俩人相处,要爱对方但更要爱自己,做人要有底线,不要为了迎合对方想让对方说自己一句好而委屈自己甚至越过自己的底线。而且一如既往对一个人好,容易让对方惯出一堆坏毛病,不知道感恩,反而觉得你这样做理所当然,或者更看不起你而把你踩在脚底下,时间长了这些滋生出来的坏毛病可能最终让自己受不了。还有一句俗话:“升米恩,斗米仇”,也是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夫妻婆媳相处。青云觉得爱别人是一种能力,是在爱自己的前提下不求回报的付出。付出的同时期待回报的,不是爱,更像是交换,期待人心换人心,那是期货交易。爱人更像做义工,有能力的时候去帮助爱护别人,没有回报也无所谓,得到回报是惊喜。明华觉得青云这种想法有点惊世骇俗,跟自己一贯的想法和做法太大相径庭,自己一辈子都无私地奉献付出,现在不也挺好?女儿这才是算计,做啥事难道要先看看这事儿是不是对自己最好?青云还是自己的女儿吗?平时自己对她的教导都打水漂了?青云赶紧反问:我没说人心换人心不对,但遇到个糊涂不讲理得寸进尺的,难道别人打了自己的左脸,我们还把自己的右脸也伸过去让人打?明华觉得完全可以,这是上帝在考验自己,自己通过了考验,上帝就会让对方醒悟的。青云觉得无语,认定了无底线的退让真的会让人看轻自己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的就是这个。远坤和赵迪也觉得不能无底线退让,真的需要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不过明华和青云都觉得一个巴掌拍不响,婆媳俩闹矛盾肯定都有不对的地方。按理说应该更包容忍让着儿媳妇一些,让她慢慢融入这个家,毕竟家里四口人,就她一个刚来的,你们仨是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了,知根知底的,你让一个新来的马上做到处处让你满意,一这不可能,二是人家难道就没有自己的习惯和脾气?这个融合真的需要时间,融合真的需要包容。

身为人妻的明华和青云倒是一致认为丈夫不能为了大家庭其他人的利益而欺负妻子。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为啥嫁给你呀?肯定是爱你,想跟你和和美美过一辈子的,谁想天天跟婆婆生闲气?当老公的就应该两边做好安抚工作,不能一味忍让父母,而欺负媳妇,天天让媳妇委屈求全,也不能过分宠溺媳妇,娶了媳妇忘了娘, 这都不是大丈夫作为。更不能自己解决不了了,就把气撒到老丈人身上,人家宝贝闺女掌上明珠不是送给你让你随便践踏的。这一点,远坤和赵迪也觉得自己需要反思,多做中间工作。

对每次挑事的那个,要慢慢劝解,让她想通。换了思维方式,自然就不会横挑鼻子竖挑眼了,自然也就没矛盾了。

明华和青云都觉得实在不行就分家。别说现在大家都是只有一个儿子,觉得闹分家会不好看,这真是要看你怎么看待分家。要里子还是要面子?要里子呢,分家后可能还是一个院子,但各过各的,互相不干涉,见面照样打招呼,好吃的就多做点送一两碗给对方,大家会相安无事,不生气就不生病,高高兴兴地反而能和平共处。毕竟年轻人和老一辈很多生活习惯思维方法都不同,让谁非得顺着另一人来都是不对的, 需要双方的相互理解和包容。要面子呢,就维持现状,几天一闹腾,闹腾得个个一身病。

如果是因为带孩子而产生婆媳矛盾,那孩子也别让婆婆带了,把她解放出去,让她多出门散散心,不用劳心劳力,眼不见心不烦, 自然就没那么多矛盾。

回美国前的日子青云更是经常劝说三嫂和侄媳妇,试图给她们打开心结,为她们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青云回美后,明华也用她独特的温和方法时不时劝解着儿媳妇孙媳妇,让她们放下成见往好的方向看, 孙媳妇还听劝,儿媳妇却像顽石一样, 好在远德黄姑娘现在经常出门旅游,总带上她出门散心。明华坚信只要大家坚持努力,总有一天,那对婆媳也会像她和儿媳妇一样和平共处,一起唱歌跳舞,和谐幸福。

[catlist categorypage=”yes” numberposts=7 pagination=”yes”]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