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的姐妹们

Share the joy
  •  
  •  
  •  
  •  
  •  
  •  
  •  
  •  

原文发表在系校友专栏里

依然记得那是1988年的9月6号,清华新生报到的日子。从没离过家出过远门的我被妈妈带领着千里迢迢,坐火车来到北京站,一下火车就有醒目的校旗 在飘扬,上写“清华大学”,一堆文质彬彬的师哥们在旗下正忙忙碌碌,帮着小师弟小师妹们拉行李。我们被送到系门口,又有一帮接待的师兄师姐们帮忙办理手续。

校园好大啊,从这头望不到那头,从系馆走到宿舍要跑断腿。感觉自己特别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这么一个中西合璧,古朴与现代建筑完美结合的校园,太多的东西要欣赏,可惜我转了好多圈之后依然分不清东西南北,依然一出门就要问路。

我们班一共有30个学生,6个女生,当时男生宿舍8人一屋,女生宿舍6人一屋。男生占据了9号楼的404,405和407,而我们女生,刚好六个人,可以挤满一个女生宿舍,不用跟其他班女生混住。我们的宿舍是6号楼430,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怀念和骄傲的地方。

床是上下铺,一共三张,名字都已经贴在床头,所以我们也不用挑挑拣拣。记得当时二姐和我上下铺,进门右手靠窗,大姐和四妹上下铺,进门左手靠窗,五妹和六妹上下铺,门背后。当时二姐的爸爸送她进来,爬到上铺一通的噼里啪啦,给她的墙上钉了个书架,羡慕啊。

虽然住在四楼,楼下一排大树,树影婆娑,夏日里不仅凉快,嘿嘿,也防偷窥。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床帘,但大家还是决定去五道口商店买块布当窗帘。一 进布店,就被一块有着六个不同的小姑娘的布吸引住了,可爱的六个小姑娘刚好可以每人对应一个!粉红色的底,很符合小女生的审美观点。所以我们就买了一块, 六个小姑娘,做窗帘长度刚好,真是为我们量身定做!

我们几个人分配了这六个小姑娘,一人领一个,从我们自己写的解说词里,你能猜出来都是谁吗?

有大姐的英明领导,加上二姐的不凡品味,更有我们几个的勤劳听话,宿舍总是很整洁漂亮,毫无疑问地赢得了十佳宿舍荣誉称号。那时候我们不用跟别的 班混住,而且宿舍也离其他班女生宿舍稍远一些,所以我们不怎么跟别的班女生打交道,六个人大一的课程也一样,所以总是同出同进同行动,六个人的队伍在女生 相对很少的清华园里,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只可惜,漂亮如林妹妹的张晴很快就被高年级师兄盯上,早早地就名花有主,六个人的队伍也经常没了二姐姐的身 影。不信看我们的合影:

后来课业不同,又加上分宿舍,我们的队伍就越来越小了,先是大姐被师兄叼走了,然后是我被老乡同学两眼泪汪汪了,小妹总是跟自己的哥哥混周末,等到实习的时候,去锦州的四个人,差一点变成两对儿回来,好在四妹只是被一同去的我们班的党支书领导了,而五妹又没被外班的那位同学拐走了,否则我们班的王大才子岂不要伤心了?

93年毕业我们各奔前程,大姐出了国,二姐进了紫光,我留校当了个小小技术员,四妹、五妹念研究生,小妹去了维也纳,两年后再回校读研究生。98年 毕业五周年的时候,大姐在美国读书读得不亦乐乎,二姐已经在紫光发了大财,在天津闯出了一片天,我也因为先生出国而准备远走高飞去加盟,四妹五妹也已经毕 业留校工作了三年(四妹留在计算机系软件教研组,五妹加盟学校的网络中心),小妹早一年研究生毕业也去了美国继续深造。本来还能经常见面的仨姐妹们马上也要难以再见,心中还真是舍不得。

好在我经过了两年的研究生生涯,2000年的时候步了大姐小妹的后尘,加盟微软,大家又能经常见面,尤其是和小妹一栋楼里工作,更是天天见。最让人高兴的还是四妹也厌倦了清华园象牙塔里的平静生活,决定到微软总部来摸爬滚打一番,所以姐妹们在遥远的东方清华园里分别,又在地球的另一面相聚,散不开的缘分,断不掉的姐妹情。

去年五妹和王大才子也移民美国,专程到西雅图来看我们。姐妹们难得相聚,当然要合影一张,二十几年的岁月过去了,我们是不是更成熟妩媚了?

相聚在美国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