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躲壮丁

Share the joy
  •  
  •  
  •  
  •  
  •  
  •  
  •  
  •  

壮丁,顾名思义是指青壮年的男子,而在清朝中后期和民国时期,更是专指服务于部队的青壮年劳动力。壮丁跟士兵的区别是士兵是军队里的正编人员,壮丁是临时征用的苦力。中原大地相对平坦,大片大片的农田,在战争年代经常会成为全国各地部队的大粮仓。中原需要为其他战场提供粮草,而粮食的长途运输,本地的军队工事建设,都需要壮丁来完成。

中央军要征丁,乡里的保长就拿着花名册,带着一号人马,挨家挨户去拉青壮男子,在家就被征用,不在家?保长下一次再来,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守着你的家门,总有征到你的时候。

按理说躲壮丁的事儿跟二丫没啥关系。可二丫父亲德祥却正当年,作为小家庭里唯一的男丁,有着一大片土地需要耕种,三个孩子要养,听说有壮丁一征好几年回不了家的,德祥负担不起这样长期被征用的代价,所以像家里老牛不想被征用一样,他这一次为了躲避抓壮丁而不得不离开村庄,长驻他处以躲避保长时不时的带队搜査。他把一家妇孺托付给了大哥德山代为看顾,自己去了南阳城里拉洋包车,开起了旧时代的出租。

妈妈刘氏带着几个孩子,依旧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已经六七岁的二丫依旧照顾着家里的老牛,只不过现在会打屁股的人换成了大伯。她除了帮妈妈照顾妹妹以外,还多了一条重要的使命,那就是定期去城里看望自己的父亲,把父亲辛辛苦苦挣得的铜板拿回家给母亲和大伯补贴家用。

对于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单独走在路上,家里不是没有担心,不过二丫一向胆大,从小就单独出门割草放牧跑牛,而且去了几次城里,每次都能顺顺利利回家来,也让家里人渐渐放心让这个小小的信使独自上路。

也不是没有一点危险。有一次,二丫走在去往县城的路上,碰到一位慈眉善目的老爷爷,老爷爷背搭一条褡裢,手拿一杆长长的旱烟袋,烟袋子上还有漂亮的刺绣,旁边挂着一串铜钱,悠闲自在地走在路上。明华被哗啦啦响的铜钱吸引,忍不住上去搭讪。

“老伯,你这个烟袋真漂亮。”

“喜欢吗?”

“喜欢。你好有钱啊,挂了这么多铜钱在上面!”

“对呀,我做生意的,整天走街串巷,能挣不少钱。你也想有这么多钱吗?”

“想。”

“你这个女娃子,一个人走在路上,这是要往哪儿去啊?”

“我去城里找我爹。找到我爹我就也有钱了。”

“哦?他在城里干什么啊?”

“他在城里拉洋包车。”

“你家是哪个村的?”

“禇岗的。”

“你一个人走这么远啊?”

“没事儿,我能跑的动。”

“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还有我娘,我姐我妹。等我问我爹要了钱,我们就可以赶集买东西了。”

“其实,你想要有钱,不需要去找你爹。”

“你骗人,大人才能挣钱呢。”

“我不骗你。你也可以自己挣钱啊。你会洗衣服做饭吧?你会照顾妹妹吧?”

“我会。”

“你要是帮人家洗衣服做饭,照顾小孩儿,就也能挣着钱了。我就知道一家正缺帮手呢。”

“我不能帮别人,我们家有好多活儿等着我干呢。我太忙了,帮不了别人家。我要是不捡柴,我们家就没柴火做饭,我不割草,我家牛就要饿肚子,我娘上地里干活的时候,我要是不帮忙看着妹妹,妹妹可能会被狼叼跑了。”

“可是照顾妹,帮着你娘干活不挣钱啊。去别人家干活,别人就会给钱,还管你吃好的管你穿新衣服。”

“那我也不去,我爹会挣钱给我们花。”

。。。

“你爹娘打过你没有?”

“哪家孩子不挨打?我爹说了,小屁孩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和我姐都挨过打,连我妹都被打过。”

“到别人家去干活,就不会挨打了。”

。。。。。。
就这样,俩人一路聊一路朝南阳城走去。老伯说了很多到别人家的好处,二丫表面上很感兴趣,心里却越来越惴惴不安,为啥这位大伯一直都跟我同路呢?他是想把我拐跑吧?二丫虽然继续跟他聊着天,心里却在想着如何逃跑。离城太远人太少可能跑不掉,她只能一直忍着,一副没防备的样子,俩人进了城门,街道上的人开始慢慢多起来,二丫的脚步却开始慢下来,离老伯的距离也越来越远,答的话也越来越少,老伯以为小人走累了,也没放在心上。终于快到父亲寄住的亲戚家时,小姑娘突然拐上一条小巷冲进去,老伯在后边一边追一边喊,小丫头对附近比较熟悉,七拐八弯就把老伯给甩了。当她呼哧呼哧冲进亲戚家大门时,累得几乎喘不上气来。

“二丫,你这是咋了?”

“表娘,有个人想拐我,被我甩了。”

“人呢?”

“在后边追着呢。”

大家出门去看时,慈祥的老爷爷已经不见踪影了。

 

这还不是她唯一的一次遇险。另外一次是走到半路突然内急,怎么办呢?看看左右无人,一头扎进路边的高粱地里。

小解完毕的她抬头看到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大叔停在了路边。

“丫头,你在干啥?”

“没干啥。”

“你哪个庄的?”

“褚岗的。”

“你咋一个人跑这么远?”

“去找我爹了。”

“你要不要我用自行车带你一节儿?”

“不用了。” 二丫心里想,你要是一会儿不停下来,我自己下不来,岂不是要被你拐跑了?

“上来吧,你看自行车多快,一会儿我就能把你捎到家了。”

“不坐。”

“小丫头咋这么倔呢,上来吧。”

。。。。。。

无论大叔如何说好话,二丫就是抱定了主意:你就是想骗我上车,上了车就一路不停把我拐跑了。所以大叔陪她走了一里地也没能说动她坐车,只好自己骑上车走了。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遇到的人究竟是纯粹的热心人,还是心有不轨。想想后怕,在人烟稀少的路上,哪怕是用强也能带走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好在当时的人贩子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抢人,纵然二丫胆大又心细,但她没有被骗走确实算是一件幸事。

走在路上,遇到的不仅有人,还有狼。被人拐跑了,最多被卖给别人家当童养媳做丫鬟,遇到狼,却是有性命之忧的。

秋天道路两边的田野里耕种的都是一人高的玉米高粱,丘陵地区也很容易让狼群繁衍生息,所以二丫小的时候,狼会经常出没, 孩子被狼叼走的事情时有发生。家里的大人们经常茶余饭后讲讲大家遇狼的事情,顺便训导一下孩子们遇到狼该怎么办。

有一次二丫单独走在路上,突然一个东西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她听大人说过,不要回头看,如果是狼的话,在人回头看的时候,它就趁机咬烂人的脖子。她先用手摸了摸,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浑身的汗毛立马就竖起来了:狼!怎么办?回想着大人们说过的话,强装镇定,不说话,不回头,接着往前走,一直往前走。脑袋里轮流转着父辈们讲的小孩子们遇到狼回头就被吃掉不回头就能逃回家去的故事,梗着脖子,硬生生忍着想扭头看看的冲动,就这么一直往前走。快走到村边的时候,搭在肩膀上的那只爪子终于松开了。二丫都不记得剩下的路自己是如何走回去的。听大人们说狼是一回事,真的被狼扒着肩膀走是另一回事!真要吓死人了!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