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转千回

Share the joy
  •  
  •  
  •  
  •  
  •  
  •  
  •  
  •  

手里拿着老大的作业,咋就这么粗心呢?真是能生生地气死人,恨不得把人按在凳子上好好敲打一番,长长记性。朋友相约而来,问要不要同去?我说你们先去吧,我把俩孩子先弄好。
这两天真是心烦,自己的Project进度不顺,也不是不用心,就是一个人做起来比较慢而已。孩子们的作业却是粗心所致,为啥就不能自己多操点心呢?唉,孩子自己没意识到,再气也是无用,真要一顿训斥一顿板子能有效,也不用忍了,关键是那个只能暂时给自己出口恶气,对孩子的教育半分好处也无。急不得啊急不得,一定要淡定,深吸一口气,眼睛向窗外看去,试图调整一下心情,可窗外低沉的云层也压得人穿不过气来。
再一看,不对!这景象太眼熟,分明是地震前兆。赶紧叫上俩孩子,下楼找空地呆着去。可惜眼下正身处贝勒府市中心,周围都高楼林立,街道显得逼厌异常,跑出几条街去,也没能找到相对宽阔,相对矮小的楼房,这时眼角余光觉察到头顶一道闪电刺啦啦撕开天空,赶紧把一左一右紧拉着的孩子按在地上,“趴着别动,捂住耳朵!“ 因为我知道下一刻就要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地动山摇,做了无数次的梦,这一次地震真的是要来了。
就觉得身子下的大地一下子变成了海面一般,耳边响起呼呼风声,玻璃石块坠地声,还有鼎沸的人声,等一波晃动过后,赶紧拉起两个孩子,这里不安全,一会儿还要有震,需要继续找一个空旷地带。还好有一处楼房已经坍塌,只剩下一小截残垣断壁,已经倒无可倒。我们就在旁边呆着,等待第二波震动。
如果刚才是左右晃动的话,那现在就是上下晃动,感觉是坐车走在大颗石子铺就的路上,噔噔噔噔噔,墙上挂着的时钟字画都纷纷下落,刚才还躲在桌子低下的人们也开始不镇定了,纷纷想逃离这些高楼大厦,身处十几层的人们,谈何容易,电梯门关了合,合了关,里面的灯光忽明忽暗,像一个张大口想吞噬人的魔鬼,没人敢去坐,灾难时刻,还是走楼梯保险,万一电梯被卡在中间的时候失灵,那才叫死有葬身之地,还不用花钱买棺材了。
谢天谢地,这次只是地震,不像以前在梦中,都是先是地震,再是狂风暴雨,洪水如猛虎下山,转眼及至,让人避无可避。能这么多次遇难呈祥,依仗的不过是心思细密,感觉敏锐,能先行一步,也多亏了多次梦中实战演习。
地震终于过去了,带着俩孩子回到自己的住所所在,十几层高的楼房已经就剩下半壁残垣,一楼会议室桌椅还在,本来有一个会议要在这里举行,饭食都摆在桌上,现在只是吃饭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大家都在救灾的间隙过来吃两口饭再去救灾。我拉着两个孩子接着走,走到了一个空场地边,看到YX和另外两个朋友坐在路边长椅上,脚边还堆着一堆石头,本来还以为被砸坏了,扒出来一看,还好,没有伤筋动骨,只是一些擦伤。想着赶紧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以免他们挂念,拿出手机一看,丝毫信号也无。也是,这么恶劣的天气和地震,无线信号应该早没了。
信号什么时候会有啊?抬头望望天,虽然没了电闪雷鸣,可是云层还是浓厚低沉,那是什么?!为啥这时候出动航母和战斗机?就看远处天空一架巨大的航母由俩战斗机一左一右护送,正向更高更远处飞去。我心里不由得一紧,连忙举头四望,厚厚的云层上有一些小空洞,不注意的话很难发现,就发现这样的空洞越来越多,从这些空洞里望出去,能看到无数架大大小小的飞机在上空游弋,还不时有小型飞机从这个空洞钻下来,再从另一个空洞钻出去,我心里哀叹一声:NND,还来海豹戏水式!但是心里也非常明白,以前梦到过的空战真的发生了。这些小型飞机是下来侦察情况的!
两国交战,真的是不问道义,只问结果。趁着别人灾难来临之时,发动进攻,一可以依靠天象掩盖行动,二可以趁人忙着救灾,无暇他顾,落井下石。可是越是灾难来临之际,越是人心齐整之时,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那就让我们睁大眼睛看着吧!
等我睁开眼睛,发现又是南柯一梦。出国这些年做过很多次地震水灾空战之类的梦,在梦中我是越来越处变不惊,这算不算一种实战练习?但愿我真遇到的那一天,真的能镇定自若,自救救人。

更多同主题文章:
[catlist name=dreams]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