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二丫说亲

Share the joy
  •  
  •  
  •  
  •  
  •  
  •  
  •  
  •  

可能是大丫的婚事让德祥尝到了甜头,所以第二年(1949)当自家弟弟准备给当时十二三岁的二丫保媒说亲的时候,德祥并没反对。

当时德祥三弟在南阳城南白河外的大梁庄帮人种地,城西的人们把那里称作河南—“白 河的南岸”的意思。那家姓赵,在当地有着二十几亩地,赵家想为自家十四五岁的老大定下一个能干的媳妇。说是老大,其实上边还有一个姐姐。赵大郎下面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看着也算是殷实之家。德祥三弟想起自家的侄女来,觉得能干的侄女如果能嫁到这样的殷实之家也不错,于是就来了个毛遂自荐。

德祥从大女婿那里得了头驴,当时正想着开始做个磨面坊的小生意,可没有启动资源,就犹豫着提出赵家能不能给几斗麦子定亲?赵家就给了三斗麦子。一斗麦子45斤,所以二丫觉得自己被爹爹用不到150斤麦子的价格就卖人了,而且还卖给了遥远的河南人,以后回娘家都不容易,很是忿忿。可是那时候,儿女的婚事都是父母说了算的,二丫提出反对意见也没用,只能等嫁了。

等到后来德祥的磨面生意亏本,把主意打到三丫头上的时候,德祥被德山一顿痛批:“你这是卖闺女卖出甜头了?你是不是要卖了仨女儿,然后再卖儿子?!也不看看俩闺女嫁过去都过得啥日子。你没那个做生意的本事就老老实实种地,不要瞎胡搞了,免得还拖累了儿女们。” 三丫算是在大伯的庇护下逃过一劫。

解放后,农村渐渐有了一些宣传活动,二丫参加些聚会听听讲座,长了一些见识。听说未来的婆家有可能是富农,当时的教育是地主富农都是剥削阶级,那是跟自己的贫农 阶级势不两立的,绝对不能自己往火坑里跳,所以二丫有了悔婚的心思。德祥早用光了定亲的三斗麦子,而且吃了大哥的训斥,哪容二丫再来挑战自己的权威,当时 掷地有声:“不想嫁河南?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也不想一嫁出去就被当成地主婆批斗,所以就让人去打听了一下二丫婆家的事情,听说是因为划成分的时候,刚好赵家又添了一口人,被划成中农了,总算松口气。否则真是富农的话,肯定不行,还真得准备悔婚了。

54年的春天,赵家开始催婚。当时的二丫已经是17岁的大姑娘了。虽然不是富农,可对方人都没见过,二丫还是有点不愿意就这么一抹黑地嫁那么远。二丫偷偷跟大嫂商量,一向能干又维护妹妹们的大嫂就跟二叔德祥商量,我们几个人去河南看看,如果赵家看着行大郎也不错的话,我们就让二丫嫁过去,如果不行,哪怕是退粮食,咱们也要把这婚给退了,不能让二丫跳火坑,那么远,在婆家受欺负回娘家都不容易。德祥勉强同意了。

大嫂带着大丫二丫去了河南,当时的赵家已经搬到了更南一点儿的赵庄,因为赵家的大部分新的田地都买在了那里,赵姓的几家堂兄弟一起搬家到了赵庄,成了赵庄的大户。

当时赵家是老太太掌家,老太太年近三十才有了儿子,四十岁左右就守了寡,老太太也算能干,不仅艰辛地把独子养大成人,还买了地娶了儿媳妇,又有了两个孙女三个孙子,大孙女已经嫁人,大孙子也即将成家,在那个兵慌马乱的年代里她带着一家人勤俭节约,买了不少地,眼看着生活是越来越红火。老太太能干,也喜欢能干的人,当时就听说二丫是个能干也肯干活的,就同意了这门亲事,现在亲眼看见二丫体格强健,一看就是个干活有劲儿的,虽然脸黑些,但说明干活多,好!

老太太就拍板:这个大孙媳妇我们要定了!

这厢大嫂和大丫看了赵家大郎,这娃长得好!身材魁梧,浓眉大眼一脸正气,嘴唇厚应该不会薄幸。“二丫,我看挺好的,就这样吧?!”

二丫多年后还骄傲地跟女儿说:“当年都是媒妁之言父母拍板的时候,俺是自己亲自去相了亲的。”

“老妈,你当时是不是看上我老爸的长相了?” 女儿问她。

“我自己长得也不差,浓眉大眼双眼皮,个子高挑,虽然没你大姨皮肤白,但我也是五官清秀的。你看你们几个,都高高挑挑的,全像舅舅。”

“外甥随舅嘛。”

“你老奶没嫌我长得不好看,就是觉得有点黑而已。”

“妈,我总是觉得你们反过来了,找媳妇应该挑皮肤白脸蛋漂亮的,找女婿才应该挑身板好能干活的。”

“别跟你爸爸似的,挑媳妇只看长相,能干更重要。这一点我佩服你老奶奶。”

“我们当时进村的时候,村里正在唱大戏。你常家小舅爷在唱小丑,扮了个七品芝麻官,正唱着‘老爷我后堂睡大觉,谁把老爷我的屁股敲’,衙役们唱‘堂鼓敲!’,‘哦,哦,堂鼓敲’。你五伯扮的老旦,你七叔扮的青衣,你爸爸是小生。”

“没有女的唱戏啊?”

“那会儿都是男的,不兴女的唱戏。”

“嗯哏,小生这厢有礼了。” 女儿笑闹着模仿个小生作揖的动作。

“公子不必多礼。” 女儿再扭转身,模拟戏台上小姐还礼的做派。

“我没啥文艺细胞,这点你倒是像你爸。”

“妈,你是不是当时就愿意了?看着我爸在戏台上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的。” 女儿打趣道。

“那时候只顾他们家会不会被批斗了,哪儿顾得着其他的,全仗你大舅母和你大姨相看了。而且你爸唱完戏卸了妆我们才见的面,不知道唱小生的就是他。”

“其实后来也有些后悔,你爸是个特别顾家的,可他顾的是大家,一点都不顾及小家,我跟着他没享过福,倒受了不少委屈。”

“我将来就不找个好看的,虽然自己也不难看,可万一样子比不过他,总是会被婆家挑剔的。被挑剔了,就不会被珍惜。模样好又不能当饭吃,说得过去就行了。是吧,妈?”

“呵呵,这可说不准,好看的也有对媳妇好的,长得赖的,也有做派也不是人的。我觉得门当户对最好,俩人条件差不多,就不会谁瞧不起谁。不过谁知道我家丫头长大了会看上什么人呢,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要不然我也不会嫁这么大老远的。”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