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ben Margolin

Share the joy
  •  
  •  
  •  
  •  
  •  
  •  
  •  
  •  

昨天带孩子们上画画课的时候,画画老师给大家看了一段视频:

主讲人是Reuben Margolin。这个人比较传奇,他加州伯克利附近长大,上高中的时候就表现出对数学和物理及设计构造的极大兴趣,总是自己琢磨琢磨,设计个东西并做出来。

上大学的时候去了哈佛,读数学专业。后来因为对野营(camping)感兴趣,转到地质学专业(geology),再后来对周游世界感兴趣,对不同地域的人群和文化需要做一些研究哈,就转成人类学(anthropology),再想想,周游世界总得写点啥吧,他准备到一个地方写首诗纪念一下,就英文专业毕业了,估计如果大学不是四年的话,他还得转专业,因为他毕业以后,在周游德克萨斯(世界太大,先从脚下开始哈)的时候,发现世界真美啊,就去意大利和俄罗斯学习绘画去了。

有一天突然受一只毛毛虫启发,想做一个木头毛毛虫,会动的。后来觉得会动的美妙的东西太多了,比如水滴,比如波纹。他就开始研究如何做出动态的水滴模型来。

现在还在研究怎么做出动态的大型艺术品(sculpture)来,这是他的一个作品Wave:

想看他的其他作品戳这里

我觉得自己要是他的父母,在他上大学的时候简直就要急死了,感觉这孩子干什么都没长性,干什么都凭一时的感觉。可看看现在,人家依然乐不辞疲地研究着,做着无比复杂的动态模型艺术品,作品遍布世界各地,嗯,似乎混得也不错。

这两天看了网上转载的一篇文章《不要打扰别人的幸福》,再结合这个人的经历,很有感慨,别人的幸福感我可以不打扰,孩子们的幸福感,唉,控制不住自己啊。

——————————————————————–

《不要打扰别人的幸福》发表在《分忧》2013年第12期,没见这个杂志的网络版。

我就把整篇文章放在这里了,供大家欣赏:
上学时,一个女同学趁小长假到外地与男朋友小聚。听说她是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硬座去的,同学忍不住说了句:我要是她男朋友一定给她买卧铺!没想到此话传到该同学耳朵里,让她很难受。

虽然幸福要靠每个人自己心理调节,但是自己也要学会不去惊扰别人的幸福。

路边有一地摊,摆地摊的是一个中年女人。一个中年男人骑着自行车过来送饭。他一下车,就谦意地笑道,对不起,来迟了,饿了吧?女人抬起头,看到男人,眼睛里闪过一丝亮色,笑道,不急,还早呢。男人憨憨地笑笑,从自行车车篓里拿出饭盒,坐在女人身边,说道,快吃吧,不要凉了,我陪你一起吃。

这时,地摊前走来了一个中年大嫂,她将头伸向女人的盒饭里,发出惊讶地叫声,哎呀,我的大妹子啊,你可真苦啊,你吃的这是什么菜啊,一点油水也没有,这怎么能吃的下去啊。说罢,嘴里还不住地发出啧啧叹气声,脸上露出讥讽的神色,扭着肥胖的身子走开了。

女人端着手中的盒饭,愣愣地望着胖女人的背影,眼睛里噙满了泪花,那眼泪叭嗒叭嗒地滴落到手中的盒饭里。身旁的男人眼圈也红红的,捧在手里的盒饭,再也没有情趣吃上一口了。周遭的气氛仿佛顿时凝固了似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儿于考上了大学,虽然是一个普通的大学,但是全家人依然感到很快乐很幸福,一点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遗憾的。父亲对儿子说,儿子,你比你爸和老妈都有出息了。我只上了小学三年级,你妈才小学毕业,你在我们家可就是状元了。儿子羞涩地笑了。笑的很甜、很舒心。

全家人带着一种幸福和喜悦的心情,送儿子到车站上学去了。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肩膀。他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一个熟人,也来送儿子去上学。熟人问,你儿子考上什么大学? 他刚说出校名,熟人脸上立刻露出惊讶的神色,说道,你儿子考的这是什么个大学?那个大学上了也白上,那个大学毕业的学生根本找不到工作。我儿子可比你儿子强多了,他考的可是名牌的大学,毕业了,人家单位都抢着要,月薪最少八千块啦。熟人的脸上露出轻蔑的神色,说罢转身走了。

他们望着熟人一家远去的背影,目光一下子黯淡了下来。刚才一家人的幸福和甜蜜,被熟人叽里呱啦一阵连珠炮似的自问自答,荡然无存,心,从火热降到冰点。再看帅气的儿子,眼睛里也噙满了晶莹的泪花。

不要打扰他人的幸福,幸福也是一个人的隐私。在你眼中看的是一种苦难,在别人的心里也许正是一种幸福。这种幸福,无关荣华富贵、无关名誉地位,有关的,只是一种心灵感应和默契。这种幸福,像花儿开放一样,悄无声息,但却将馨香,在彼此心田里缠绵、涟漪,化作了生命中的一种永恒和地久天长。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