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一挥间,风雨四十年

Share the joy
  •  
  •  
  •  
  •  
  •  
  •  
  •  
  •  

今天某云四十岁了。感觉自己还好年轻呀,咋就四十了?

歪诗一首纪念自己的前半生,大家不要笑我,平生第二次写诗。第一次写诗是在高中的时候,内容不记得了,标题好像是叫“我们是不同世界里的人”,差一点严重影响我的人生轨迹,自此再也不敢写什么诗了,更不敢把写的东西随便摆在桌面上。不过现在徐娘了,估计不会再有什么严重后果。手痒痒,忍不住又写了一首,总结一下自己的前半生,歪诗总比写散文要轻松容易一些,只少不用码那么多字。

我是一片云

秋日的天空是那么的明朗,
秋日的色彩是那么的斑斓,
在这斑斓明朗的日子里,
我化为一片云,
飘飘然降落人间。

带给慈母严父的,
有欢笑,有悲颜,
更有无数的忧烦——
担心小小的云儿
将要经历的磨难。

一次次地跌倒,
倔强而顽强地爬起站立,
路人怜悯的眼神,
都化作无声的激励,
虽然没有完美的一双脚,
也一样要走地摇曳美丽。

不需要
母亲的不息的督促,
不需要
父亲的宽大手掌的“眷顾”,
作父母最乖的女儿,
作老师们的“天才”卓著。
因为我知道,
只有自己闯出去,
亲爱的妈妈呀,
你眉间的皱折才可以舒展,
你心间的担忧才可以飘散。

也曾怀念那田园生活,
追逐蜻蜓,捕捉彩蝶,
路边挖桔梗,
田里摘野菜,
炎炎烈日下,双手翻飞——
采摘朵朵盛开的白棉花。

让人羡慕的四个帅哥哥呦,
教会我——
春日里河堤放牧,
笑看山羊抵角打架,
夏日里竹竿沾知了,
小溪里捉鱼筑坝,
秋日里偷黄豆,点篝火,
串烧蚂蚱,
冬日里雪地追野兔,
池塘里敲冰捉鱼虾

曾经的田间少女,
彷徨地站立在北京街头,
五光十色的世界里,
不知道脚下的路该怎么走。

五年惶惶过,
清华园里,
留下几多梦,
交了几多友,
在此又悠悠度过
另外一个
五度春秋。

一架飞机,载着——
对故土的眷恋,
对新生活的期盼,
将我和他带到了大洋彼岸。

没时间感叹——
清新的空气,蓝蓝的天,
24小时的热水,
和鲜花满园,
再次坐回教室,
倾听着来自世界各地
带着浓重口音的老师的
“天方夜谭”。

不记得有多少日子,
在麦当劳解决午餐,
也不记得有多少夜,
是在实验室里奋战。
只记得
已婚学生公寓外,
多少中国学生父母在辛勤开垦菜园。
还记得
毕业典礼前那一夜,
WEST LAFAYETTE,
狂风怒吼,大雨倾盆,
转眼间一片汪洋。
在去奥尔玛的路上,
我们的车
飘摇地像一只小船。

西雅图的天,
总是那么 阴 雨 绵绵,
没有了狂风暴雨和雷电,
生活也多了丝悠闲。

一个,两个,
小天使,
相继来到人间,
生活不再平静,
每日里充满了
孩子们
无理的哭闹,
真心的欢笑,
我和他
无奈无为的喊叫。

我是一片云,
爱与清风做伴
飞舞在天地间,
与日月同观
天下的离合悲欢。
为了我爱的人,
和爱我的人,
我更愿
常驻人间。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