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集体生产

Share the joy
  •  
  •  
  •  
  •  
  •  
  •  
  •  
  •  

1950年土地改革之后,大家都有了土地耕种,但发展速度不一样。就像大家被放在了同一起跑线上,跑的快的两年就相当富裕了,跑的慢的可能跑不下去了。

拿赵庄所在的区来说,白河区李营乡在土改后短短两年内,420户贫农中有2户已上升为富农,4户上升为小土地出租,61户上升为富裕中农,上升面为16%;有115户发生一 般困难,35户遇到严重困难,6户已濒临破产败家,下降面37%。并且高利贷也开始大量复苏,1952年该乡有放债户45户,借债户52户,其 中粮食借贷利率的年利竟达到了惊人的70%;另外还有118户买进或卖出土地,交易数量共计达到433亩。

中央追求的是走大家一起富裕的共产主义道路,认为这些下降的农户是由于缺少资金、缺耕牛、缺农具、缺技术、缺劳动力,有土地而无力耕种或者是不能有效地耕种经营。所以51年秋季开始按照“由小到大、由少到多、由低级到高级、逐步发展、稳步前进”的方针和“自愿互利、典型示范、逐步推广”的基本原则,积极引导农民组织起来发展生产,走互助合作、共同富裕的道路。

从1951年9月到1953年12月,为发展互助组、试办初级社阶段。从1954年1月至1955年8月,为初级农业合作社稳步发展阶段。这两个阶段对赵家没什么大的影响,毕竟他们可以按照家族的血统关系或者朋友关系互助合作的,这样的合作来得比较心甘情愿。

1955年9月至1956年5月为农业合作化高潮和基本完成阶段。在这一阶段,在南阳全县形成了一个争办大社、联社或几个小社合并升级为高级农业合作社的空前高潮。

与初级农业合作社所不同的是:高级农业合作社实行集体所有制,土地及其它主要生产资料归全社的社员所有,取消土地报酬和比例分红,但允许社员保留不超过人均土地3%的自留地,社员进行评工记分,执行“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政策,对军烈属和残废军人优待劳动日,对国家干部、职工家属适当照顾,对鳏寡孤独户保证正常生活。

对高级社,大郎奶奶和父亲非常抵触。因为初级合作社只是合作而已,耕牛农具等都还是自家的,现在的高级社,大郎家的耕牛,车,农具,土地,全部归了集体,这比几十年前自家耕种地主家的地还不如,那时候自己家至少还有几亩地,耕牛农具还是自己的,交了租剩下的都是自家的,才有了余粮去买地。刚开始交余粮也就罢了,地还在自己手里,总有一份希望在。现在真是要共产,没自己的东西了,需要出卖劳动力去挣几分口粮。这个劳动力还不是多干多挣的,是干多干累最多就10分。心里那个气啊,只能憋着不能反对,要不然会被批斗的。

明华回忆起那时的奶奶和公公来,就觉得那时的他们像六月的天,有晴天有阴天,有阳光明媚笑脸相迎的时候,也有狂风暴雨臭骂不歇之时。大家生活都不容易,如果骂骂人就让他心里舒畅点儿,那就让他骂吧。骂自己人总比骂政府骂政策强,至少不会给家里惹祸。明华没想到的是自己这种骂不还口蛮不在乎的做法,只是让骂人的人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团上,让人更憋气,更加不爽,更加想变本加厉欺负她。

大郎走的时候,正是从初级社到高级社转变的时候,不管愿不愿意,大家开始了这种集体劳动。

生产队为基本生产单位,一切大的牲畜如猪马牛羊都统一管理与饲养,设有专门的牲畜饲养员。生产队有一片土地划为菜园,集体种植蔬菜,收获的蔬菜按照家庭人数发放。

社员每天参加集体劳动,劳动以工分计算,年底结算时按照各个家庭所挣工分分发粮食。

计分标准是中青年壮劳力每天10分,年老一些的男性8分,中青年女性每天最多7.5分,因为女性没男人能干,有时还需要早退回家做饭还需要扣分,十几岁的小伙子6分,更小一些的4分。

老太太开始犯愁:本来以为娶了个能干活的,现在倒好,能干不能干,一天下来最多7分半,本来老大在家还能挣10分,肯定是被孙媳妇蹿跺着才去参军了,家里还少挣10分!家里只有二孙子能挣10分,儿子才能挣8分,三孙子还在上学,放学才能干活,只能挣四分,其他几个孙子孙女还小不挣工分,儿媳妇小脚也没法上工,就指望着儿子,俩孙子,孙媳妇几个人挣工分,养活大大小小10口人,平均每人不到3个工分,难哦!家里也没有了余粮,这生活还不如从前。不如从前这话可不能说,老太太只能肚子里辗转几番,越想越憋屈,回头就把气撒到儿媳妇孙媳妇身上,其他几个是自己儿子孙子,舍不得!

儿媳妇吃了婆婆的挂落,心里也不爽,不过好在自己也有儿媳妇,不敢反驳婆婆,我还能拿儿媳妇撒气!

所以明华就这么着天天忙碌,白天上工,中午晚上提前收工回家做饭:老太太老了,做不了饭哄不了孩子了,婆婆要看女儿看孙子,俩孩子都小不容易带,没空做饭。明华晚上回家还要纺棉织布忙活一家人的四季衣物,没个休息的时候。忙忙碌碌中还要听一家人对她的抱怨。

 

远方的丈夫没有忘记一家老小,时不时写信回来。明华当初认识的字早忘记了。拿到信不认识,就找村里的识字人念一念。有时候看着明显很长的信,人家一会儿就念完了,明华总觉得肯定有没念出来的。

后来就学乖了,一封信分头找了几个人,每人让念上一张纸,哪怕是粗略解释一下说啥了也行,碰到读得认真的就让人家多念几遍,默默记在心里,晚上睡觉前照着书信用手指描描画画,第二天认不准的字就到田间地头休工的时候抓个识字人请教一下。就这样,渐渐地明华自己能认出来的字越来越多了,发现很多私密的情话之类,别人是不念给她听的。如果不是自己学会识字,丈夫的这些话可就白说了。

明华深知识字的重要,所以建议两个弟弟也趁着田间地头休息的时候跟她一起学习,二弟刚开始倒是听话,只是学了很久也没学会自己的名字是怎么写的,总是今天学明天忘的,最后自己放弃不学了。三弟看见她就是一副恨不得把她搅碎吃了的凶狠模样,更别说跟她一起学习了。

参军之后,天刚很快就当上了小班长,由于识文断字,几乎每年都晋升一级。他省吃减用,把发给自己的军官补贴几乎全部都省了下来,时不时汇给家里和已经结婚了的大姐家,接济着两家人的生活。寄给家里的汇款,有时是明华公公去取,有时是明华去取。明华去取的时候,公公就会怀疑她有没有全部上交,即使不是明华去取的,他也怀疑儿子是不是还偷偷地单独给媳妇汇钱没让他们知道。

别说一家人总是话里话外挤兑明华有钱,就是村里其他人也认为军官夫人明华现在有钱了。明华刚开始还辩解,没人相信,后来她再也懒得辩解了,总相信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自己的丈夫心里有数就行,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老天会还给她公道的。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