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二儿出生

Share the joy
  •  
  •  
  •  
  •  
  •  
  •  
  •  
  •  

62年年初开始,中央政府已经就大跃进开始反思,1月份召开了扩大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中央决定这次扩大的会议参加者有各中央局、中央各部门、省、市(地)、县、重要厂矿的负责干部及解放军的一些负责干部,共7078人,又称“七千人大会”。1月18日,彭真在发言时称我们的错误首先是中央书记处负责,包括不包括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的同志?彭真接着说:“毛主席的威信不是珠穆朗玛峰,也是泰山,拿走几吨土,还是那么高;是东海的水,拉走几车,还有那么多。现在党内有一种倾向,不敢提意见,不敢检讨错误。一检讨就垮台。如果毛主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错误不检讨,将给我们党留下恶劣影响。省市要不要把责任都担起来?担起来对下面没有好处,得不到教 训。各有各的账,从毛主席直到支部书记。” 而1月19日会议一开始,陈伯达就抢着发言,称彭真关于毛主席的话值得研究,我们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是不是要毛主席负责?是不是要检查毛主席的工作?

后来,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和邓小平等中央领导都在这次大会上作了自我批评。毛泽东在会上讲话,作了自我批评,他说:“第一个负责的应当是我。” 承认中央犯了主观主义和脱离群众的错误。毛泽东提到了国家变修的可能性,他说:“我们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是变成修正主 义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的专政。这是一个十分值得警惕的问题。”毛泽东还讲 道:“没有民主集中制,无产阶级专政不可能巩固。”“整个社会主义阶段,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这种阶级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我们 的专政工具不能削弱,还应当加强。” “没有广泛的人民民主,无产阶级专政不能巩固,政权会不稳。没有民主,没有把群众发动起来,没有群众的监督,就不可能 对反动分子和坏分子实行有效的专政,也不可能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改造。他们会继续捣乱,还有复辟的可能。”

刘少奇的报告表示,这几年来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首先要负责的是中央”,“当然也包括中央各部门和国务院及其所属各部门”;“其次要负责的是省一级领导机关”。62年1月27日刘少奇在向大会解说出现经济困难的原因时,提出“如果说这些地方的缺点和错误只是三个指头,成绩还有七个指头,这是不符合实际情况 的,是不能说服人的。我到湖南的一个地方,农民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你不承认,人家就不服。全国有一部分地区可以说缺点和错误是主要的,成绩不是主要的。”七千人大会闭幕后,刘少奇在整理他的口头报告时,情绪很激动地说:“大跃进错误严重,这次总结经验是第一次。以后每年要回过头来总结一次。总 结一次,修改一次,一直搞它10年,最后做到这个总结符合实际,真正接受经验教训,不再犯大跃进的错误为止。历史上人相食,是要上书的,是要下罪己诏的。我当主席时,出了这种事情!” 62年1月29日下午时任国防部长的林彪于在大会上发言指出:“我感觉到,我们的同志对待许多问题,实际上经常出现三种思想:一种是毛主席的思想,一种是‘左’的思想,一种是‘右’的思想。当时和事后都证明,毛主席的思想总是正确的。”

七千人大会以后,62年2月21日至23日,刘少奇在中南海西楼召集了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专题讨论1962年国家预算和整个经济形势,被人称作“西楼会议”。在会上陈云做 了《目前财政经济的情况和克服困难的若干办法》的报告。刘少奇提出:“中央工作会议(即七千人大会)对困难情况透底不够,有问题不愿揭,怕说漆黑一团!还它个本来面目,怕什么?说漆黑一团,可以让人悲观,也可以激发人们向困难作斗争的勇气!”会议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对国民经济进行坚决的全面的调整: 大力精简职工,减少城市人口;压缩基本建设规模,停建缓建大批基本建设项目;缩短工业战线,实行必要的关、停、并、转;进一步从人力物力财力各方面加强和 支援农业战线,加强农村基层的领导力量。

62年9月24日至27日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十次全体会议在北京正式召开。毛泽东主持了会议。毛泽东作了关于阶级、形势、矛盾和党内团结问题的讲话,断言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资产阶级都将存在和企图复辟,并成为党内产生修正主义的 根源。毛泽东说,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整个历史时期(这个时期需要几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 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会议根据毛泽东关于阶级、形势、矛盾的讲话,批判了所谓“黑暗风”、“单干风”和“翻案风”。把刘少奇等中央领导人对 1960年以来我国出现的严重经济困难形势所作出的实事求是的估计,说成是只讲“黑暗”、不讲“光明”的“黑暗风”,是右倾机会主义;把有些地区为了反对 平均主义而采取的包产到户等生产责任制和邓子恢等 支持这种责任制的意见,视为刮“单干风”,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把彭德怀为了澄清1959年庐山会议上强加于他的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 名,按照党的组织原则,给中共中央、毛泽东写信申诉和为受错误处分的干部平反,视为“翻案风”、“平反风”,是对1959年反右倾的“一风吹”。

由于毛泽东在党内外的崇高威望,八届十中全会全部接受了毛泽东的政治观点,并把它作 为党的基本工作指导思想写入了全会的公报。9月26日,河南省委召开了三级干部会,根据毛泽东关于阶级斗争的论述,对河南省存在的所谓“单干风”现象进行 了系统的清理和批判。10月16日,随后召开的地委三级干部会议要求:“1963年秋后全部收回‘借地’,杜绝单干,土地、农具、耕畜等生产资料收归集 体,统一耕种、统一收打、统一分配,严厉打击各类投机倒把分子。”随即又要求对全区公社干部和全体社员普遍进行一次系统的社会主义教育,全面提高思想觉 悟,坚定走集体化道路的信心。按照省、地委指示精神,县委于1962年11月13日至29日召开四级干部会议,传达贯彻八届十中全会和省、地委三级干部会 议精神,突出强调阶级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部署开展以反对“资本主义倾向”、解决“方向道路问题”、狠刹“单干风”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62年十月初一,就在中央几位主要领导人检讨与反检讨闹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明华的孩子出生了,明华给儿子取名“远德”,希望他长大成人后,不论生活多么艰苦,都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婆婆不愿伺候她坐月子,说没吃的,没法坐月子。“十来一儿,棉墩墩儿”,说的是十月初一,大家已经开始穿棉衣棉裤了,婆婆不愿意到冰冷的水坑里去洗尿布。没人伺候,明华只好自己动手给自己做野菜糊糊充当月子饭,去水坑边给孩子洗尿布,慢慢地她的手有了冻伤,后来手指头开始裂口子,过了月子,手上的口子却越来越多,不仅手指上有,连手掌上都出现了口子,还不容易愈合。

去看了大夫,只说是月子里落下的病,不会好了。确实皴裂一直伴随着她后来的岁月,尤其是冬天的时候,更加严重,但自己有一家老小需要照顾,虽然公婆弟弟妹妹都不待见自己,可自己却不愿不尽大嫂的职责,这样就不可能不做饭不洗衣服不干活,手疼得厉害的时候,就买些药用胶布把触目的裂口贴上几圈。

到了63年,大家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国家领导也忧心重重,在2月份召开的工作会议上,毛主席指出:“我国出不出修正主义,两种可能,一种是可能,一种是不可能,现在有的人三斤猪肉,几包纸烟,就被收买。只有开展社会主义教育,才可以防止修正主义。” 随即国家又掀起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总觉得东西都是被贪污了私吞了,所以我们要对领导干部进行教育。唉,在那种中央领导的饮食都受限制的情况下,还有什么人能拿出三斤猪肉几包纸烟去贿赂人?如果真有人要拿了这些东西贿赂自己,又有几人能拒绝?

明华并不记得是哪四清,只记得白天干活,晚上大家集中起来学习。白天干活的时候,婆婆帮忙带孩子,晚上就需要自己带了,她晚上学习的时候,只好把俩孩子放在被窝里,让他们老老实实呆着,让四五岁的哥哥照顾一下不满一岁的弟弟,别闹人,等妈妈学习回来。

刚开始的时候,四清是指清工分,清帐目,清财物,清仓库。后来扩大为大四清:清政治,清经济,清思想,清组织。

四清对当时的干部冲击比较大,对一般的家庭影响相对小一些,对明华的影响就是白天干活不能陪孩子,晚上学习也不能陪孩子。大儿子远林六七岁了,开始上学,老二还小,只能让奶奶带,奶奶不喜欢儿媳妇,但对孙子还是很疼爱的,只不过上边没了老奶奶压着,奶奶脾气见长,越来越爱发脾气,经常一个不顺心就破口大骂,把家里大大小小都数落一通气顺了才能消停,感觉真的是多年的媳妇终于熬成婆了。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