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Cheeto祈祷

Share the joy
  •  
  •  
  •  
  •  
  •  
  •  
  •  
  •  

前天新浪微博上特别喜爱Cheeto的刚因猫认识还未谋面的邻居知道Cheeto好几天不着家了比我还着急,晚上我还跑去认识认识她顺便安慰一下,也给自己增加点信心:要相信Cheeto野外生存的能力。可是从她家刚出来,我就收到女儿的电话:妈妈快回来,Cheeto回来了,不过断了一条腿!

我那两天,一出门就习惯性地叫Cheeto,早上送孩子出去上学的时候顺便找一圈,走遍了附近的各条小路,甚至跑到马路对面的运动公园里去找。可他就是没了影踪。我还心里默默期望是喜欢他的人提供了吃的喝的住的,让他乐不思蜀了。

据先生讲他刚出门没走几步路,就看见Cheeto向他蹒跚而来,他觉得如果我早点出去找Cheeto的话,他可能就不会出问题了,这可真冤枉我了。

唉,看着可怜的Cheeto拖着一条短腿很痛苦的样子,我们决定还是赶紧找兽医吧。以前没看过专门的兽医,只是在宠物商店定期举行的疫苗服务中给打过疫苗。

问了家里有猫的邻居们有什么推荐的兽医急诊,去了Dublin 的Sage,照了X光,确定是大腿骨断了,而且断的非常不好接骨,因为断面非常靠近膝盖,连打钢钉的空间都有限,这种难度手术价格更是不菲。

我们咨询了大夫之后,决定第二天换一家兽医看看,第二天是周末,一般兽医也不上班。而且去一下兽医那里,都要做一遍检查,又是一笔费用。热心的白人邻居帮我们问到了一家在Walnut Creek的兽医医院,给出的价格范围还在我们的接受范围,就准备去了。去的路上,顺便去了SPCA网上给的一家兽医医院,毕竟我早上给打过电话说准备带Cheeto去看看的,一去,医院工作人员和兽医拒绝在看Cheeto的情况下给出一个价格范围,我们怕就像Sage一样最低价也不是我们能接受的,所以还是放弃让这家兽医看,驱车半小时去了Walnut Creek。

我们带着Sage做的X光光盘,谁知那个光盘的文件根本读不出来,大夫只好跟Sage联系要X光照片,我们等待传X光就等了好久。孩子们下午的画画课只好托了对面邻居朋友接送,还好周五晚上我蒸了很多包子,孩子们自己热包子当午饭。

等我们回家已经四五点了,昨天熬到半夜,又被Cheeto闹腾得没睡好,还想着早起找兽医,上午的时候就觉得精神特别不济,只好让先生陪着顺便当司机。

我们每次都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真是比较煎熬。修还是不修,截肢还是不截肢?继续养还是放弃?一边是一条生命,另一边是我们精力和财力上的承受力,这个天平不住地左右摆动。

最后跟兽医商讨的结果是,修复在综合考虑之后我们一致放弃,那个实在是太难了,而且截肢后的三脚猫可以活得很好。但Cheeto还有神经系统受损大小便失禁的问题。最后我们选择先观察一周,毕竟现在Cheeto已经大小便失禁,需要很多照顾,我们不想在花钱截肢之后发现他恢复不了而我们还是照顾不了他。

这一周的缓冲时间,可以让我们看看他除了断腿之外,其他的地方,尤其是大小便失禁的情况会不会好转。我本来信心满满,觉得帮他排尿不是个大问题,可是经过今天一天,我就头大了。他根本不让碰他的肚子,不仅使劲挣扎,还又抓又咬的,好在我们比较注意,还没被他伤到,可是今儿晚上他真的是只能自己憋到失禁了。

不信神不拜佛的我,禁不住要祈祷:快快让他的神经系统恢复,大小便失禁问题解决吧,否则我们不得不放弃了。真的不想这样。

wpid-20141025_080230_duccio-pl.jpg.jpeg


Share the joy
  •  
  •  
  •  
  •  
  •  
  •  
  •  
  •  

One thought on “为Cheeto祈祷

  1. 鄰居

    如果放棄就請把他交給我把。我替你們接力,會讓他好好活下去的!懇求不要輕易取走他的生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