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脱险

Share the joy
  •  
  •  
  •  
  •  
  •  
  •  
  •  
  •  

战争已经接近尾声,为了防止敌人的突袭,我方的战斗机不时在空中巡弋,不过经过了战争洗礼的人们已经回归了日常生活。

大街上车流又开始往来不息,路口不时有行人急匆匆穿过,商店门口已经开始装饰,增添了不少节日的气氛。孩子们回到了学校正常上课,路过学校的时候还能听到操场上传来的律动音乐。

这一日到了周六,外边下起了大雨,一家四口都窝在电视机前,我和先生在楼下看新闻,俩孩子对着楼上另一台电视玩游戏。这时候突然电视里突然播报紧急新闻,由于周边突降暴雨,所以政府呼吁大家准备防洪,而附近的一个山谷已经有山洪暴发,那里的民众已经被迫撤离家园。

我们到地图上研究了一番,觉得离得真不太远,正想着要不要早做准备,听得外面人声嘈杂,到门外一看,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左邻右舍的大人们都在街道上,正在讨论不远处的山洪和未来几天的天气情况。

最近几天确实不消停,加州干旱好几年了,今年这突降暴雨,而且一连好多天,让干枯得咧着大口的土地一下子承受了不少雨水,山上的雨水往山下流,就像是破落的盆子一下子被灌满,不堪其重,频临破裂,造成地壳不稳,已经有好几个地方小震不断,就连与我们近在咫尺的山若梦也小震连连。大家都在讨论这段时间要不要干脆避出去,反正学校马上要放假了,而我们地处山谷,真的等到洪水到来或者大震暴发的话,躲都没处躲。

我们左边山脉,右边山脉,大家讨论了一下,觉得还是越过左边的山脉好办一些,因为右边山脉外还有一连串大山脉,而向左呢要过一条峡谷,峡谷就有可能有山洪,冒的危险也不小。由于距离近,大家决定先到那里看看,如果不行再回头。

大家都是行动派,商量好就分头回家准备了,由于已经经历过几次,而且每次都是自己一人拖俩孩子,这次有先生在,更是从容。家里的书架柜子都固定在墙上,柜子门把手都用绳子绑上,后门用木杠顶上,门外放上一些沙袋,车库里放在地上的东西都归整到架子上,车库门锁上,大门外放上沙袋。大家穿什么,随身需要带什么,半途需要舍弃汽车的时候,大家的背包里都要装什么,重要证件装入ziplock贴身带,取几百现金,几天的干粮,滤水瓶,野营小垫子小毯子,嗯,有吃有喝有穿有睡有身份,有救济现金有信用卡,收拾停当,可以出门了。

大家晃晃荡荡出发,一路上也不寂寞,反而像集体出游。到了大家担心的那个峡谷旁,有人却开始退缩,天啊,一条由雨水冲刷出来的深沟横亘在大家眼前,这么深的沟,虽说目前没什么水,可以找一处狭窄的地方走过去,可谁能保证走到沟底的时候,万一山洪突然冲过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那可怎么办?在原地犹豫不决可不是我的作风,所以我准备往两旁探索一下,没过多久,就看到右手不远处有一个小石桥,石桥只能行人通过,车辆太宽,只能停在这一边。大家商量了一下,很多人选择把车辆停在远处一高坡空场上,背上背包,来一场远足。

很快大家到了对岸,不远处还有一个凉亭一样的建筑,发现还有两位牧师,其中一位牧师说是原本守在河边,不仅帮助人们渡河,还祈祷大家平安,觉得自己是大家的守护者,另一位表示现在建了这座石桥,大家过河更容易了,不需要我们再守在河边,但是他不愿离开,所以我就陪在这里,给过往的人们指指路,提供一下饮水,给孩子们讲一讲这里过往的历史,祈祷大家一路平安,虽然不是大家的守护者,但每天看到来来往往的人们不用过河时担惊受怕,内心非常满足,他也在等着同伴放下心中的执念。我明白他指的是同伴那种觉得不再是大家的守护者的失落感。是啊,有的时候我们做义工,做好事,不是因为别人的需要,而是自己的需要。就像我一项认为的救济穷人不是单纯给他们吃的喝的住的,而是激励他们上进、自力更生更重要,而加州政府大力救助穷人,不能不说在任者有自己的政治需求考量。

孩子们一点儿也没有危险随时可能降临的恐惧感,有很多小朋友相伴,更像一场在山区里的远足,背着自己的小背包,里面装满了吃穿用具,大家甚至在唧唧喳喳讨论晚上在哪里安营扎寨。

而我这第一次有了男主角的好莱坞大片就在身边人翻身造成的床晃动下嘎然而止。
“我又做了一次好莱坞大片梦!”
“接着睡吧!我看你是白天太闲了!”

白天闲不闲先不说,这梦中第一次有了男主角,第一次如此淡定如此闲庭信步的,说明最近压力不大哈。

更多相关文章:
[catlist name=dreams]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