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四弟娶亲

Share the joy
  •  
  •  
  •  
  •  
  •  
  •  
  •  
  •  

眼见着四弟也三十多岁了,还没娶上媳妇,婆婆和天刚都比较着急。可娶媳妇不比种庄稼,再勤劳再起早贪黑也没用。

运气就像会挠人心的小猫,你越想接近她的时候,她越远离,越对你张牙舞爪的,在你灰心丧气的时候,她说不定又主动上前来蹭蹭你的腿,冲着你歪歪脑袋,眨一眨她的大眼睛,让你一下子心怀希望。

四弟的运气就在70年后悠悠然飘过来挑逗他了。

70年左右川东连年大旱,加上川东川南文化大革命武斗规模大,社会经济受到很大的破坏,人们无心生产,庄稼连年欠收,人们害怕像吃食堂饿死人的情况出现,因此逃荒的人越来越多,加上人贩子从中联系,大量妇女被拐卖到河南,然后再扩散到安徽苏北,鲁南,河北一带。

南阳陆续开始出现四川女人,有中年妇女也有年轻大姑娘。这些人到了村里还可以挑挑拣拣找个看着顺眼的嫁了。四川女人很能干,她们在四川的时候,背着竹篓走山地,每天打柴割草很辛苦,到了南阳,几乎一马平川的,到处都是田野,草也多,本来干活就是一把好手,再加上路好走,资源更丰富,简直是如鱼得水,觉得这逃荒逃得值。据说在农村,一般四川男人不如四川女人能干,而在河南是女人不如男人能干,所以四川女人加上河南男人,绝对是强强联合,以前讨不到媳妇的大老爷门们,不仅娶到了年轻媳妇,还是能干的媳妇,一个个都笑得合不拢嘴,对老婆是疼爱有加,四川女人不仅感觉比以前轻松了,丈夫还比四川男人更知冷知热的,一个个也是心满意足。

好生活不能忘了好姐妹。先嫁出来的回娘家一趟,就能带出一堆来,未婚的,甚至已婚的。一时间,在四川除了成都平原受影响小外,四川妇女大约流失几百万。先不说四川男人如何痛心疾首失了现任老婆或者未来的老婆,这对四弟天有来说简直是祥云罩顶,不抓住这个机会娶到媳妇简直就对不起老天爷他老人家对河南的眷顾。

所以73年的时候,受婆婆和天有的请求,明华拜托娶了个四川媳妇的自家大姨,恳请四川来的表嫂子给自己的小叔子也介绍一个四川媳妇。表嫂子农闲后回了趟四川娘家,把自己舅舅家的表妹领来了,表嫂子表示虽然是自家的表妹,男方总需要有所表示,给表妹家300块钱算是彩礼,明华婆婆表示没那么多,最多给250, 明华不想让自己的表嫂作难,她就自己拿出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50块垫上,凑够了300块。

四弟妹过了门之后,渐渐知道了原来三哥三嫂结婚的时候,大哥给了那么多,气不顺。说那个300块钱是用来办手续迁户口的,等于自己结婚啥没有,最好再给点其他东西,比如说自行车缝纫机之类的,再打些家具,这样才像结婚,要不然她就不过了。天刚好不容易给这个弟弟解决了终身大事,当然不能这样鸡飞蛋打,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即使早分了家,弟弟妹妹们他还是要管的。自己的自行车给出去了,缝纫机嘛,这不给老婆买的那架还新崭崭的嘛。

明华虽然舍不得,可她一向是丈夫的命令大过天,给就给吧,只要人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可他们忘了,这架缝纫机不仅是明华天天用的工具,还是他们的女儿天天玩的玩具。小姑娘不答应,凭什么他们来拉自己家的东西,自己的宝贝?

所以就在二叔叔和三叔叔俩人架起缝纫机从明华家抬到婆婆家的这一路上,小姑娘双脚踩在踏板上,双手抱着机头,死活不让搬。她哪是俩大劳力的对手,就这么一路哭一路嚎,被连人带东西抬到了奶奶家,放进了四叔的房间里。

明华怎么劝说她就是不听,最后几个人又连拖带抱把她弄回了家。回到家,她很多天都比较沉默,不理爸爸妈妈,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任由叔叔婶婶们把自己家的东西抬走:我不羡慕也不要你家有的东西,可你为啥要我家的东西?爸爸为啥不站在自己这一边,而站在叔叔婶婶一边?难道自己不是他的女儿吗?天刚和明华都没想到,这一次的缝纫机事件对女儿的打击真的很大,她自此以后对什么都没有表现出非常感兴趣,非要不可,对自己的吃穿用从来不提要求,小时候经常是穿着哥哥们打下来的旧衣服,再后来穿姨家俩表姐的旧衣服,没怎么穿过时髦的衣服,更别说什么洋娃娃。

爸爸妈妈也一直觉得她很乖巧,自己从小就节俭,都是穿旧衣服。但这并不表明小姑娘不喜欢漂亮衣服新衣服。第一次穿新裤子是在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她大哥要结婚了,明华给她未来的大嫂做新裤子的时候,用剩下的布头给她做了条新裤子,迪卡布,非常结实,两年后穿成了吊腿裤子还没破, 实在穿不上了才作罢。

明华特意为她做的第一件花上衣还是她上初中的时候,明华觉得姑娘大了,总不能连个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就让二儿子远德进城的时候扯几尺“的确良”花布回来,当时的确良布是最时髦的,不仅花色繁多漂亮,而且结实经久耐穿不掉色,很受大家欢迎。远德果真买了一块回来,粉色的碎花,很漂亮。明华给女儿做了花衬衫,青云很高兴地穿上了,虽然后来很多人对她说“这哪里是的确良,明明就是一般的棉布嘛”,青云也没有不高兴,毕竟是自己第一件花衣服。后来在她高考结束那一年,跟三哥远坤在院子里拉扯着笑闹着玩,三哥一把抓着她的衣服,她一挣,那件已经薄如蝉翼的花衬衫就成了一件露背装了。为了表达自己的愧意,三哥用自己打工挣的钱给她买了一件粉色的娃娃装外套,圆圆的领子,圆圆的口袋,这装束在百花齐放的大学校园里也算是奇葩一个。她还很得意地跟同学们说:这是我三哥给我买的!

暂且不说缝纫机事件对小姑娘的影响。且说这新进门的四弟妹也是很受四弟的宠爱,虽然个子矮,但四弟很照顾她,俩人去照相馆照合影,四弟不仅坐在凳子上让自己矮一些,还把凳子往后挪一挪更矮一些,这样俩人看起来更般配。

四弟妹也很勤快,地里的活不在话下,农闲人不闲,天天背个大竹篓去割草,后来承包责任田之后自家养猪养羊养牛,一刻也闲不住,别看个子小,似乎有无穷的力气。

她还觉得这样的生活比在四川时好多了,所以等她回娘家探亲时,她的表妹跟着来了,也想过上这样的好生活。很多人上门来求亲,她这个做表姐的按照大家的惯例也开口要300块。当时三弟妹家虽然大哥娶了媳妇,但还有个弟弟没娶亲,三弟妹舌灿莲花说动了四弟妹,近水楼台先得了月,把表妹娶回了王家当了弟媳妇。

四川的女人跑出来很多,四川的男人们却也无可奈何,自己都食不果腹,也养不起老婆啊,家里有姐妹的,倒还希望她们也跑出一条活路来。为了解决这么严重的民生问题,文革后中央命令赵紫阳,万里在四川安徽去领导工作。俩人开始搞农业大承包,由于承包政策好,四川妇女流失的局面也很快得到控制。小老百姓们感激不尽,川皖一带开始流传起“想吃粮找紫阳,想吃米找万里”的歌谣。

有了吃的,四川人才想起自己跑了的老婆和姐妹来,就想接回去。为了解决四川女性严重缺失的情况,当时实施了苛刻的把关,所有收了钱帮助安置了四川女人的都要当成人贩子来惩罚,当地政府代收罚金。三弟妹趁机要挟四弟妹不还钱就告发,把当时给四弟妹的300块又全部要了回去。

这些四川妇女很多是在四川有家有口的,到了河南这边算是重婚,但法不责众,而且四川还期望她们回去,更是不敢惩罚,反倒是给了她们自由选择的权力。有些四川丈夫也是千里迢迢上门来说服自己的妻子能回去。在河南还没生儿女在四川有儿有女的,很大部分为了孩子选择回了四川,也有对以前的丈夫寒了心不愿回去的;还有两边都有孩子的,有的选择留下,有的选择回去,有的选择把孩子接过来,有的选择把孩子带回四川。一时间闹得鸡飞狗跳的,折腾了一两年大家才算安定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这样,没有的时候想着拼尽全力也要得到,发誓得到了一定会视若珍宝,你想要啥就给啥,即使你不说我也会给你。可是一旦到手了,就像得了健忘症不记得自己许诺过什么,即使记得也有百般借口万般托词不再兑现承诺,更可气的是,一旦困难了,父母兄弟可以全力护着,唯一可以舍了的是老婆,真真应了兄弟是手足,妻子如衣服的古训;有些人一旦条件好了就嫌弃糟糠之妻太糟糠,会肖想着换个更好的。这次的教训狠狠地教育了四川男人,对老婆不好,老婆就会跑。自此以后,四川男人越来越耙耳朵,耙耳朵的四川男人也越来越多,这是后话。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