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长子结婚

Share the joy
  •  
  •  
  •  
  •  
  •  
  •  
  •  
  •  

由于小幺和四儿远忠离得太近,当年远忠还在哺乳期的时候明华就怀了孕,怀孕之后就断了奶,所以远忠不到一岁就没了奶吃。没办法只好喂米汤,偶尔买点炼乳给孩子。明华一直觉得就这事儿挺亏欠远忠的,但远忠从来没说过什么。

大概是小时候营养没跟上,远忠一直显得脑袋不开窍似的。五六岁开始明华就教他数数,数了几年还数不到20。看着木呆呆的儿子,明华期望也不高,只要他将来不是文盲就行了,所以也不着急让他早早去上学,当时的孩子大概都是满7周岁开始上小学的, 所以她也不着急。

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9月18日全国各地同时举行追悼大会。当时是依单位乡镇生产队为单位,组织制作花圈,在南阳的追悼会在南阳市人民体育场举行。当时南阳市所有的派出所工作人员都要参加维持秩序的工作,在铁路局派出所的天刚也不例外。明华带着儿女跟着村民,一起进场给伟大的舵手和救星献花圈,有些人还哭得死去活来。体育场里摆满了一排排的花圈,哭声一浪接着一浪,听着别人的哭声,想起自己的伤心往事,也忍不住泪珠滚滚,那个人人落泪痛哭的景象真的是空前绝后。

其实在76年1月8日周总理去世和7月6日朱德去世之后,民间已经有各种预言,毛主席也将不久于人世。一种说法是没有粥(周),猪(朱)就会饿死;没有猪(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另一种说法是桨(蒋)没了,舟(周)动不了了,船上的猪(朱)就饿死了,猪(朱)身上的毛也无处可附了。

77年全国恢复了高考,各地的小初高中都恢复了正常的教学。据大人们说如果能考上大学的话,就成了商品粮户口,将来毕业可以全国找工作,想去哪儿去哪儿,赵家一个姑奶奶的儿子就在准备考试,姑奶奶可支持了,还说不让表叔急着找媳妇,等将来大学毕业了,在哪里安家就在哪里找媳妇。这让青云无比心动,梦想着自己长大了一定要考大学,将来一定离家远远的,越远越好。

77年9月,又到了一年入学季。想想远忠已经年满8岁了,不能再拖,明华就左手牵了远忠,右手牵了青云,到学校去给远忠报名上小学。报名的地方就在学校门口,一张大桌子上面放着报名表,要报名的孩子们跟着父母排起了长队。问过姓名出生日期,老师会再问些简单的问题,像什么会不会数数,能数到几,认不认字,会不会写字之类的。大部分孩子最多只会数数, 而且最多数到十或者二十。

问到远忠的时候,他说会数到二十,难得碰到一个自己说会数到二十的,老师让他数,他就慢腾腾从1开始数起,数到八九十的地方就开始打磕巴,妹妹在旁边看得那个着急,老师一看,这小妹妹你着急啥呢?妹妹说我也会数,不等老师下令,她就一口气从1数到了20。老师就问她想不想上学,她回答想。再问她几岁了,生怕人家不收,她赶紧说7岁,虚岁都8岁了。老师一听,笑了,还没见过这么急着想上学的。就这样,经过明华同意,青云跟哥哥一起上起了小学一年级。好在这兄妹俩很少在一个班级,所以老师也不会把他俩放一起比较。

77年底,本村的五娘想给远林做媒,把自己姐姐家的二姑娘介绍给他。女方姓陶,非常老实的一个人,想着自己的儿子也老实,还比较般配,所以天刚明华就答应让俩人交往。

有一次远林骑着自行车带陶姑娘进城逛街买东西,走到一个工厂门口的时候,突然从工厂里开出来一辆大卡车,撞上了他们,远林没事儿,坐在后座的陶姑娘却被撞倒在地,到医院一检查,大腿骨折。

大夫说需要上钢板治疗,需要住院一段时间。远林主动承担起照顾的重任。当时医疗条件有限,治疗的效果并不是很好,陶姑娘走路有点一瘸一拐的了。后来出院后,明华和远林都觉得这车祸如果不是俩人一起去,也不会发生,我们不能因为人家现在一瘸一拐就嫌弃人家了,所以还是让两人就定下了婚事。

陶姑娘也算是手巧。织毛衣勾帘子,非常快手,几天就能织出一件毛衣或者一条毛裤来。陶姑娘送了四件毛衣过来,四兄弟一人一件。妹妹好多年后跟明华说: “我这嫂子可真够老实的,当时也不看看,赵家就这一个小闺女,肯定是受宠的。她四件毛衣都织了,一件小的反而不准备。你说我当时要到爸爸面前告她一状,这婚事是不是就会吹了?”明华笑着打趣她:“她傻人有傻福气,遇到你这个好小姑子。”“别打趣我了。我爸不至于为了一件毛衣就不要儿媳妇了。”“你也知道啊,肯定最多就是让你大嫂再给你打一件就是了。”“那你们为啥当时不要求她再打一件呢?害得我都没毛衣穿。”“你呀,该知足了,你看你爸爸笔记本什么的总是给你,你哥哥们都没有,你该知足。有的时候也该让哥哥们有一件你没有的。” 明华悠悠地加上一句:“有时候人啥都有了的时候,会招人嫉恨的,反而不好。”

78年春天远林结了婚。

当年夏天,姑奶奶家的表叔也考上了大学,这在赵家可引起了轰动。大家都期盼着自家的孩子们将来也能鲤鱼跳龙门。这对青云来说太鼓舞人心了,她更加发奋读书,有时候连睡梦里都在做作业背课文,让听到了梦话的明华欣慰又心疼。

远林结婚后没多久,陶姑娘就怀孕了。虽然当时已经开始农村改革,但是毕竟刚开始,一切农具都要购置,而且要上缴的公粮任务还是很重的,粮油等价格也比较便宜,所以大部分人家还是没什么现钱,吃的最多是自己田里收获来的,所以陶姑娘孕期害口的时候,也没什么吃的可补,婆婆对自己非常好,陶姑娘倒也没啥意见。

明华却开始考虑分家的事情。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呆在大家庭里,体验过那种出力不讨好的痛苦,就没有必要让自己的孩子们也经历一遍那种痛苦。养孩子是父母的责任,不是兄弟间的责任,哥哥们没有义务去抚养弟弟妹妹们。所以她想孩子们一结婚就分出去单过,不过远林不想。

“为啥非要分家?”他问明华。

“傻儿子,我是为了你们好。”

“你们好不容易让我娶上了媳妇,现在多了个人干活,你终于可以轻松些了。”

“你看陶姑娘怀孕了,你们想吃什么好吃的,都行。不会有人看不惯,不会有人挑剔说闲话。对孕妇来说,吃得好不生气最重要。你看下面好几个弟弟妹妹,如果不分家的话,你媳妇一碗好吃的就变成一口了。分了家,如果你们有心,做了好吃的,可以给我们送一碗,这样弟弟妹妹也感念你们的好。”

“可是。。。”

“别可是了,啥也别说了,等陶姑娘生孩子的时候,我会照顾她坐月子,孩子我也会帮你们带到至少五岁,甚至可以看顾到上学。不是说你们分出去,我就不管了。以后他们几个结婚生孩子,我也会这样做。”

就这样,明华家再次分家,在远林结婚之前,就在原来的院子前边又盖了几间房子,这样分家的时候,明华跟几个孩子住后院,远林夫妇住前院。

[catlist categorypage=”yes” numberposts=11 pagination=”yes” orderby=date order=asc starting_with=”3″]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