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旧爱(72)

Share the joy
  •  
  •  
  •  
  •  
  •  
  •  
  •  
  •  

第七十二章 伤心往事

第二天等曹蔓去袁媛家找袁媛的时候,她忍不住问袁爸爸:“袁叔,我是不是爸爸妈妈从垃圾箱里捡来的?”
袁爸爸以为是曹家俩大人又跟自己孩子开玩笑了,“是啊,我们哪想到能从垃圾箱里捡了个大宝贝。” 袁爸爸的承认让曹蔓的心情跌至低谷。
“怎么了?” 袁爸爸蹲下来问曹蔓。
“我爸爸是不是喜欢男孩子,不喜欢女孩子?”
“没有啊,你可是你爸爸妈妈的心头宝。我和你秦姨也非常非常喜欢你。” 袁爸爸把曹蔓抱起来放在膝头,“给袁叔说说,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没有。”
“那你怎么一脸不高兴呢?瞧这小嘴儿撅的~” 袁爸爸刮了刮她的鼻子。
“我想去看灯,我爸爸妈妈说太冷了,不想让我去看,我妈还怕人多我被别人抱走了。” 曹蔓灵机一动找了个借口,这话可真的是爸爸妈妈今天刚说的,她不想让袁叔知道自己不高兴的真正原因,万一大家觉得她不够好,把她再次扔掉可怎么办?
“这事儿啊,到时候我带你和媛媛去看灯,好不好?”
“袁叔你太好了!”
元宵节晚上,袁叔叔果然过来把她一起带上去看灯了。灯展真漂亮,各种各样的灯让她看花了眼,但是让她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袁叔叔温暖的大手,一直拉着她们;有时候花船走过的时候,袁叔还把她们俩抱起来,一边一个,看得可清楚了;媛媛说冷的时候,袁叔叔还把她也一起揽进他的大衣里暖着,那感觉比贴在爸爸办公室的暖气片上还暖和,一如现在,阿蒙站在她身后,把她揽入怀中。
曹蔓还回忆起暑假里,爸爸总是对住在自己家里的堂弟们更加关爱有加,今年回来,爸爸更是要求她帮助小堂弟出国,她为什么就没受到过这种关爱呢?虽然后来她明白了自己就是父母亲生的女儿,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子、让爸爸一直很遗憾吗?遗憾到去全力扶持叔叔家的男孩子?不知不觉间,她的眼泪从眼里漫出来,她不敢动,更不敢去擦眼泪,任由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一滴,两滴……
阿蒙两只手抓着大衣边,抄在胸前,把曹蔓裹在大衣里,突然手上温热的一滴,他怀疑是不是鸟屎碰巧滴到了手上,抬头看了看天空,没有小鸟飞过的痕迹,正想动一动,第二滴、第三滴接连滴下,他才意识到应该不是鸟屎,难道是蔓蔓的眼泪?为什么哭?自己要怎么办?要问问吗?要安慰她吗?要给她一个更紧的怀抱吗?阿蒙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不知道该怎么办,僵硬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这时候有人群从旁边经过,“赶快,赶快!太阳快要出来了。”
曹蔓从自己的思绪中挣脱出来,身体也跟着动了动,阿蒙赶紧松了手,曹蔓脱离了他的怀抱,阿蒙一下子觉得冷了不少,赶紧把大衣脱下来披到曹蔓身上,说:“我们去看日出吧。” 曹蔓低着头往山边走了两步,顺势用袖子抹了抹眼睛,才抬起头来看向天边,用欢快的声音说:“我们赶快过去吧,他们肯定要等急了。”
阿蒙很惊讶曹蔓的表现,她刚才肯定是想到什么伤心事了,现在却装作这么若无其事的样子,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吗?那自己是不是也要装作不知道她哭过?
山边已经站了好多人,大家都在面向东方翘首以盼,只有袁媛和穆林他们频频四顾,看见他们过去,赶紧招手,阿蒙领着曹蔓很不好意思地从人群中穿过,觉得像排队加塞了一样。
刚站好没一会儿,就看见红红的太阳从远处的云海里冒出来,一点、一线、一个月牙,啪!感觉整个太阳一下子就跃出来了,照在云海上,洒在旁边的山梁上,一片金光。
阿蒙看着眼前的曹蔓的背影,正拉着袁媛的胳膊兴奋地说着,曹蔓的头发上也被染上了一层金边,越发觉得曹蔓像谜一样了。
几个人虽然看过很多次日出,还是跟其他游客一样激动不已,尤其是当天还有低雾形成的云海在半山腰翻腾,让日出更显壮观。太阳一出来,山顶就没那么冷了。既然日出、云海看过了,游客们开始散去。他们把军大衣退了,在附近逛了逛,本来还可以去玉皇顶,据说是最高峰,在另一个山头上,袁媛实在是不想往上爬了,她怕再往上爬就没力气下山了,尤其是刚才看日出的时候休息了一会儿,感觉越休息越累,两条腿越发不想动了,她建议说自己可以在碧霞祠等着大家,让其余几人去一下玉皇顶,别留遗憾。大家想了想,景色应该大同小异,还是别留下袁媛一个人,万一分开,随着游客越来越多,人多了不好找人,反而容易耽误行程,最好大家一同行动。
袁媛很不好意思,说拖了大家的后腿,她请客请大家在山上吃早餐。日观峰也有早餐提供,不过听说天街上的选择性更多,大家就决定一路下山,走到天街去吃饭,吃完饭再好好赏景。
到了天街,很多小吃店都推荐煎饼卷大葱,昨天晚上大家刚尝试过,施密特夫妇觉得一晚上嘴里都一股葱味,这也是俩人爬山时不愿跟其他人走近的原因,觉得太熏人了,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阿蒙是觉得吃了几块儿口香糖才把满口的葱味压下去,绝对不敢再吃。几个人点了几碗泰山三美汤和一些猪肉白菜包子,泰山三美说白了就是白菜豆腐汤,第三美指的是山泉水,不知道是不是大家又累又饿的缘故,这白菜豆腐汤还真显美味。
下山的时候阿蒙有点心不在焉,曹蔓不清楚阿蒙有没有看到自己流眼泪,也不好意思跟阿蒙走得太近,反而借口照顾袁媛,搀着她的胳膊当了牛皮糖。穆林感觉到俩人的怪异,干脆跟阿蒙走在一起,并且打定主意,如果阿蒙对曹蔓感兴趣的话,他一定要把她推销出去,天天霸着自己的老婆,照顾老婆不应该是他这个当丈夫的来吗?曹蔓凑在自己老婆身前,让他都失去了趁机跟老婆亲热的机会。
可是一个大老爷们,也不能主动挑起这种话题,跟娘们儿一样八卦。所以俩人的话题又从天气开始聊起,到这次的旅游见闻,阿蒙终于忍不住问了一个貌似无关的问题,“林,我们在路上的时候,我跟曹先生聊天,他说中国的孩子做错事都是要被打屁股的,不论男孩女孩,是真的吗?”
“也不全是,一般男孩子被打的多,女孩子被打的少,毕竟男孩子调皮。”
“你和袁媛小时候也被父母打过?”
“我挨过打,一两次吧,实在是父母忍无可忍了。媛媛没听说她挨过打,她父母应该很宠爱她的。”
“那你知道蔓有没有挨过打?”
这小子真的关心曹蔓!穆林心里想着,面上不动声色,“这我真不知道,媛媛肯定知道,她们俩一起长大的。你可以问问媛媛,蔓的事情她应该都知道。”
“她们俩关系真好,跟我一起长大的现在已经分散在世界各地了,轻易见不着面。” 阿蒙感慨。
“我也是!不过大部分朋友还在中国,这次回来,可惜连住在北京的都没有全部见到,一工作就身不由己了!”
“是啊,所以有时候觉得留在学校当教授也不错,做着自己喜欢的研究项目,还有几个长假期可以自由安排。”
“你博士毕业准备留校了?”
“目前是这么打算的,我很喜欢现在的研究课题。”
“具体在研究什么?”
“主要是研究动物和人脑的。”
“我听媛媛提起过,蔓从本科开始一直都在做这方面的研究,难道她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在做这方面的研究?”
“这方面的研究刚刚开始没多长时间,也就最近十来年而已,未知的东西太多,大脑是生物体内最复杂的器官,不像其他器官的细胞功能单一,大脑不仅像计算机的CPU会完成计算、发送指令,还包括硬盘、内存、数据传输,估计再有至少十年,综合研究才能有初步成效。”
“这么一想,也是!我做软件的,就很佩服那些做硬件的,计算机硬件的发展日新月异,才能让软件有了以前不敢想象的空间。”
“是啊,现在各行各业都离不开计算机。像我们做大脑数据分析,收集到那么多信号,就必须跟你们计算机系合作,让那边的研究生帮我们做软件部分,我们才能更快地做信号处理、大数据分析。”
阿蒙趁机跟穆林讨论了一下他的数据分析模型,主要是算法,想知道编程一个这样的模型需要多长时间,这样他跟计算机系的学生合作起来就心里有谱了。
“除了校内合作,你们会做校际合作吗?” 穆林问道。
“会的,有时候一个科研项目太大,会有好几个学校的教授一起拿下,然后分工合作,各研究一小部分,再把科研成果合起来做综合研究。这种情形在中国也会有的吧?”
“是的,我跟媛媛认识就是因为我的导师和她的导师合作项目,我们在一起做项目做了两年多。”
“这用中文来说,你们是有缘分。”
“是~而且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合作,我们相互之间很了解,能娶到她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穆林对这点很认同。
“媛和蔓性格一样吗?她们俩看起来真像亲姐妹。” 阿蒙想知道更多。
“她俩性格还真不一样,据我的了解,袁媛看起来像个大哥哥,很会照顾比她弱小的蔓不受同龄人欺负,但她又很温柔、一点儿也不强势,很像传统的中国女性,蔓看似像个小妹妹,关键时候却会像个大姐姐一样照顾着媛媛,” 穆林想起曹蔓跟自己的几次谈话,真的觉得曹蔓像个护崽的母老虎,咄咄逼人,更加庆幸自己娶的是袁媛,但又不好直说曹蔓像个母老虎,只拐弯抹角说她像个大姐姐,说完又觉得太隐晦,加了一句,“有时候她的表现很man。”
“是的,蔓蔓这名字起的很对,她确实有她妈妈期望的藤蔓那种温柔漂亮,也有英文man的那种闯劲。” 阿蒙深表赞同。
穆林心想,这是不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啥都是优点?说不定这俩真有戏,还是找机会让媛媛来说好话吧,自己对曹蔓真的是想敬而远之。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