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旧爱(73)

Share the joy
  •  
  •  
  •  
  •  
  •  
  •  
  •  
  •  

第七十三章 顺利下山

穆林不由地想多说一些,“媛媛跟蔓一起长大,蔓小时候的事情媛媛都一清二楚,据说蔓的爸爸更喜欢男孩子气的媛媛,所以喜欢让媛媛带着蔓,希望让蔓也沾染一些男孩子气,可我总觉得媛媛那不是男孩子气,性格只是有些大大咧咧而已,我觉得蔓才是有一种男孩子的义气、骨气、傲气。有时候我感觉蔓就像我的情敌一样,就像现在。”
阿蒙顺着穆林的眼光看过去,曹蔓拦着袁媛的腰,袁媛搂着曹蔓的肩膀,俩人像连体婴儿似的正漫步在石路上,不时低头跟对方说一句,那亲密的姿态、宠溺的眼神,阿蒙突然很理解穆林的感受。
“在美国没看见她们这么亲密过~” 阿蒙心里猫抓似的,还不断萦绕着lesbian一词。
穆林看了一眼阿蒙,就知道这家伙心里肯定没好想法,“在中国,同性间这么亲密没什么的,男孩子可以勾肩搭背走路,女孩子们可以手拉手逛街,哪儿像在美国,稍微亲密一些都要被贴上gay或者lesbian的标签了。”
“是吗?” 阿蒙希望这是真的,心落下了一半,往四周看了一圈,还真看到有其他同性年轻男女勾肩搭背的,“刚才真没注意,你一提,我还真~” 阿蒙很含蓄地示意穆林看周围的亲亲热热的男男女女们,“有点不习惯~”
穆林反而开心地笑起来,觉得有阿蒙给自己垫底,感觉不错,他拍了拍阿蒙的肩膀,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戏谑,不过还是走向袁媛和曹蔓,打断了俩人。
“你们在说什么呢?”
袁媛回头一看是穆林,“不告诉你!”
曹蔓打趣他们,“得,有人吃醋了,好吧,我不当电灯泡了,离你们远点儿。” 曹蔓笑嘻嘻地走开,一边走一边交待穆林,“照顾好媛媛,她腿都酸了。”
“我背你下山,行吧?”
“看你们说的,我又不是泥捏的,下山还是可以的。”
“等一下,媛媛,你在这里先休息一下,曹蔓,来帮我一下。” 穆林指着旁边的一个商店。
“要买什么东西啊?不让媛媛给你参谋,反而要我帮忙?”
“我给媛媛再买个登山杖,你给参谋一下。”
“这个好!媛媛,等一下。” 曹蔓冲袁媛飘了个媚眼,跟穆林快步向商店走去。
阿蒙看着离开的穆林和曹蔓,想了想,走向袁媛。
他走到袁媛身边,问:“他们去干什么?”
“再买一套登山杖。” 袁媛笑道,“我们上山前买的不行,真不好意思让你见识了一下Made in China,很多时候就是质量差的代名词。”
“这并不能代表所有中国制造,这样的生产厂家是生存不了多长时间的。”
“是,但毕竟有一批人受害,就像我们俩。以前中国的产品特别强调质量,不讲究包装,现在有点反过来了,特别讲究包装,反而不追求质量了。”
“很多事物在发展的过程中都有纠枉过正的现象。”
“阿蒙,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我也不是时时都善解人意的,比如刚刚我和穆林谈论到中国父母打孩子的问题,我就很难理解。尤其是对女孩子,比如你和蔓蔓,小时候也挨过打?”
“我没挨过打,蔓蔓,……” 袁媛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曹蔓的小时候。
“蔓蔓的爸爸跟我说,他打过蔓蔓,还说即使现在,如果蔓蔓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他还会打的。我就特别不能理解,蔓蔓那么可爱的小女孩,会为了什么事情被爸爸打呢?”
“这个啊,我还记得有一次是她跟她弟弟抢玩具,她就被打了,都不是什么大事。”
“她不是没有其他兄弟姐妹吗?”
“哦,是她的堂弟,就是他的爸爸的弟弟的儿子。”
“哦,cousin。”
“是的,她俩堂弟以前暑假都跟爷爷奶奶一起住在蔓蔓家。”
“抢的是她堂弟的玩具?”
“我记不清了,应该是蔓蔓的玩具吧,毕竟是在蔓蔓家。” 袁媛记起来了,玩具是自己玩过的,送给了曹蔓,曹蔓小时候很多衣服、玩具都是袁媛用过的,不过她可没想告诉阿蒙。
“她爸爸很不喜欢她吗?蔓蔓的玩具就应该是蔓蔓的,堂弟们想玩玩具应该提出请求被答应才行,为啥她爸爸就打她了呢?”
“阿蒙,你那是美国的规矩,在中国,大的孩子要让着小的孩子,在中国很多家庭,当姐姐的更要让着弟弟们才行。”
“不公平啊!”
“是不公平,不过其他时候蔓蔓爸爸对蔓蔓还是挺好的。”
阿蒙想问袁媛知不知道曹蔓为什么会哭,又不知道怎么提起,总不能说曹蔓被自己抱在怀里的时候流眼泪了,这样说出来总是不妥。“蔓蔓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吧?”
“是啊,中国的计划生育要求一对儿夫妇只生一个孩子,我和蔓蔓都是独生子女,否则父母就会被公司严厉惩罚。穆林父母比较运气,赶在计划生育没被强制执行前有了他,他还有个姐姐。”
“既然没有其他孩子,蔓蔓爸爸怎么会不喜欢她呢?”
“也不能说是不喜欢,只是希望她是个男孩子而已。我们俩小时候,性格很不一样,我爸爸总觉得我一个女孩子大大咧咧像个男孩子不好,而她爸爸特别希望她像我一样像个男孩子,蔓蔓小时候不仅文静,还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她爸爸……”
“她小时候很爱哭吗?”
“她感情细腻,有爱心,经常看个电视剧小动物受伤她都会流泪。”袁媛可不想阿蒙误会曹蔓,接着说:“不过她很坚强的,很少为自己的事情哭泣的,我都好多年没看见过她流眼泪了。” 袁媛想到几年前在清华被贾宏光折腾得憔悴,也没见她流泪。“她要是哪天流泪了,肯定是心里过不去的大事。” 袁媛断言。
阿蒙听得心里一突,觉得手上曹蔓眼里滴落的地方开始热起来,那会儿曹蔓肯定是想到什么伤心事儿了吧?否则不会眼泪止不住,后来也不会刻意掩饰。难道又是为了她的堂弟们让她感到不公平了?他想起来曹蔓跟爸爸从厨房里出来时苍白的脸色。
“蔓蔓不喜欢她的堂弟们?”
“还行吧,小时候的事情,即使是亲兄弟姐妹,也会有闹矛盾的时候,长大了就好,我看蔓蔓对她的堂弟们都挺好。这次回来,她还惦记着给堂弟们买了价钱不低的礼物呢,不过让我惊奇的是她给很少见面的堂妹准备的礼物更好。”
“她堂妹很少到他们家吗?不是说暑假里她的爷爷奶奶都要住在她家带她和弟弟妹妹们吗?”
“她堂妹比她小十来岁呢,从小就跟着自己的外公外婆,外公外婆你知道什么意思吧?就是妈妈的父母,也是grandparent,在中国的称谓不一样。”
“哦,中国人结婚了不是跟着爷爷奶奶住吗?” 阿蒙从中文电视剧里得来的经验。
袁媛想了想,觉得既然想撮合阿蒙和蔓蔓,就应该让他了解一些真实情况,“她小叔小婶,也就是her uncle and his wife,去了外地工作,不在hometown,孩子就留给了外公外婆,她小婶觉得爷爷奶奶喜欢孙子不喜欢孙女,怕孩子跟着受苦,像蔓蔓暑假的时候,她妈妈也是舍不得把她送回爷爷奶奶那里,才宁肯让爷爷奶奶带着俩孙子住到自己家里,就是怕蔓蔓回到爷爷奶奶那里受到的照顾会远远不如堂弟们,住在自己家,在自己能看到的范围内,蔓蔓还不至于被轻慢。”
阿蒙觉得自己对中国文化的理解还只是点皮毛,想多了解一些,又不知道从何开始问起,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蔓蔓,是不是有交往过的男朋友是住在附近的?我感觉她心情不好。”
“她哪有交过男朋友?哎,说起这事儿我就发愁。我觉得像她这种情况,按理说应该能交到很好的男朋友,可是,可是她竟然没看上一个。我真的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阿蒙,我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
“问吧。”
“你,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
“那你会不会~喜欢蔓蔓,我是说,爱她?”
阿蒙想了想,才说道,“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我喜欢跟蔓蔓一起运动、一起学习、一起工作,我觉得她是个好姑娘,就因为她是个好姑娘,我不愿意失去一个这样的好朋友,所以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袁媛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一旦提出来而被曹蔓拒绝的话,按照曹蔓的性格,有可能跟他保持距离,好朋友肯定没得做。
媛媛想起自己对蔓蔓的旁敲侧击,还真是没问出个具体情况,所以自己也不敢随便给阿蒙吃一颗定心丸。“这样也好,你们在一起有很多共同爱好,不一定非要变成男女朋友关系,说不定哪一天蔓蔓爱上你了,而你也爱她,关系再进一步也算水到渠成,她是超级慢热型的,需要时间。”
“我明白了!谢谢你!” 阿蒙说道。听了这话袁媛有点儿心里不爽,这是几个意思?不打算追求蔓蔓,等着蔓蔓倒贴才行?
“媛媛,你做什么好事了,要阿蒙道谢?” 俩人侧脸一看,穆林和曹蔓正走过来,穆林手里拿了一根木杖,递给袁媛,“给你这个,绝对不怕它不好用。”
袁媛看了一眼木杖头上的雕刻,“哈,立马觉得自己是老太君了,龙头拐杖啊!这个没法带上飞机吧?”
穆林说:“没关系,也没多少钱,下山后可以随便送给别人了。” 袁媛笑道:“好主意!”
曹蔓很好奇地看了看他俩,“刚才你们在聊什么呢?”
既然阿蒙没心思追,那就别让蔓蔓知道了,“没聊什么,阿蒙问我一个学术问题,我帮他解惑了。”
“哦?什么学术问题,需要你来解惑?” 曹蔓却是不信,觉得袁媛在蒙她,学生物的需要请教学计算机的吗?
自己这专业跟他们的专业唯一能搭上的也就是计算机的计算能力了,她只好顺着这个思路瞎诌,“计算机方面的,关于数据分析的。” 穆林一听,这俩刚才肯定是在讨论曹蔓又不想让她知道,这话题不是阿蒙刚刚跟自己聊的嘛,这会儿就成了他跟袁媛聊的话题了,他也不挑明,只打趣阿蒙,“出来玩儿,还不忘科研,你需要跟施密特教授提一提,加工资才行!”
“谁要加工资?” 刚好施密特夫妇过来,听到最后一句话。
“阿蒙出来玩儿,心里还惦记着他的数据分析模型,我们觉得就冲这工作态度,也值得你给他加薪。” 穆林回答。
“休假的时候不好好休假,这态度值得加薪吗?” 施密特教授装作一本正经很严肃的样子。
“教授批评得对,我们再不提工作了,专心下山!” 阿蒙大手一挥,“走!” 带头往前走去。
剩下这几个面面相觑了一下,不明白平时爱说笑的阿蒙这次咋转性了,也不跟大家斗嘴玩了,耸耸肩,跟上,下山去喽!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