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旧爱(74)

Share the joy
  •  
  •  
  •  
  •  
  •  
  •  
  •  
  •  

第七十四章 只为工作狂

一行人下了山、取了行李,很顺利地回到了北京、飞回了美国。
飞回了美国,阿蒙就一头扎进科研项目里,开始了忘我的工作。施密特教授作为他的指导老师,当然知道他的项目现在遇到了瓶颈,倒是很理解他的心情,还让他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提,他会尽量协助。
曹蔓跟阿蒙研究的不是同一个项目,她的项目受小白鼠的限制,研究小白鼠在同样的视觉和听觉刺激下大脑的反应,这个研究只能按部就班地走,所以不算很忙,她在空闲时间给阿蒙 帮忙,中午阿蒙会请她一起去餐厅吃饭并坚持付饭钱,曹蔓觉得这不是长久之道,就开始带饭上学,中午的时候用系馆里茶水间的微波炉热一热。阿蒙觉得好奇,曹蔓的公寓不是不能做饭的吗?原来曹蔓的房主说他们可以用微波炉,曹蔓这个暑假回家的时候专门顺路买了一本微波炉食谱,屋里买了个小冰箱,放些蔬菜鸡蛋,虽然不是特别美味,至少可以吃到便宜又美味的中国餐了。

阿蒙让她帮忙把照片冲洗出来,再选一些效果好的,去多冲洗和放大,曹蔓心想这也算是一种帮忙,就答应下来,而且她也迫不及待想看到当时都照了什么样的照片。
周四中午,曹蔓拿着阿蒙给的胶卷去了冲洗店,花了二百来块钱,相当于自己差不多半个月的饭钱,让曹蔓一阵肉疼,作为研究生助研,她本来工资就不高,这次回国几乎花掉了她所有的积蓄,还好6月份的工资一回来就领到了,7月份施密特教授也没扣他们这三个星期的工资,要不然她真的要靠借信用卡生活了,想想信用卡的高利息,高利贷啊,不到万一真不能借,说不得没钱的话只能先向袁媛借了。
周五中午曹蔓又去了冲印店,拿到厚厚一大摞3吋照片的时候,曹蔓迫不及待地翻看了一下,这可是自己十来天的饭钱呐。阿蒙照了不少的纯风景片,也有不少单人照、合照。翻到一张合照的时候,曹蔓不仅一愣,那是一张她和阿蒙的合照,她穿着一套大红传统服装,坐在一头披红挂绿的驴背上,笑颜如花,她记得这张照片是施密特夫人拍的,当时施密特夫人说了句话打趣她,逗得她忍俊不住笑了起来,而旁边站着的阿蒙正满脸含笑地看着驴背上的她,傻呵呵地,兀地让她想起电视剧里那些傻呵呵的新郎来,曹蔓不由地觉得脸上一热,很有些不好意思,不再接着翻看,旁边的小姑娘工作人员不由看她一眼:“照片有问题吗?” “没问题,挺好的,谢谢!” 曹蔓把照片用大信封包好,拿起来走出店外。
好在这个店离学校和家都不远,她想先回家看看,把那样类似的照片摘出来,她下意识地不想让其他人看到。谁知走了没几步,就听到了施密特夫人的声音,原来施密特夫人开车从这条街区过,刚好看到她从冲洗店里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大信封。
“蔓!冲洗了出去玩的照片?”
“是的,施密特夫人。”
“这会儿有事儿吗?”
“没有,正想回公寓呢。”
“我能跟你一起去看照片吗?”
“好啊~”
“那你上车,我载你。”
曹蔓就坐上了车,不过突然有些后悔,本来还想自己看那些照片呢,刚才没反应过来,应该找个借口推脱的。
“是回你公寓呢,还是到我们家,还是到Jens的办公室?”
曹蔓觉得这会儿施密特教授的办公室人可能会有其他学生,自己公寓有点乱,还没怎么收拾,要不去施密特家?他们家自己是去过的,离学校也不远。今天周五,施密特教授应该不在家,俩人看比一群人看要好。
“要不去你家?”
“好!”
俩人进门的时候,施密特教授正在客厅看报纸,“蔓,你好!你们俩怎么在一起?”
“你在家?亏得我们没去你的办公室。我在回家路上看到蔓刚从冲洗店出来,我就带她回来了,准备一起看照片!”
“照片冲洗出来了?太好了,来,来,大家一起看!等一下,我给实验室打个电话,让阿蒙过来一起看,刚刚我们才在办公室谈论过一下他的项目,刚好可以让他过来一起看看照片,顺便让他的大脑休息一下。”
施密特教授都没给大家反应时间,顺手拿起咖啡桌上的电话就拨了电话,接电话的正是阿蒙,他正在实验室里一筹莫展、绞尽脑汁想突破呢。一听说大家都在,要看照片,想了想,刚好有更多的疑问想跟施密特教授接着讨论,说不定曹蔓也能参与讨论,就很痛快地答应了。
因为是暑假,学校里人不多,阿蒙每天开车去学校,所以很快,几分钟就到了施密特教授家。
他进门之后,施密特教授递给他一杯咖啡,“快坐,我们就等你了!”
阿蒙笑眯眯坐下,很多照片都是他拍摄的,他当然心里有谱,不过也很期待那些照片出来效果究竟怎么样。
大家坐下来之后就开始一张张看起来,一边看一边回忆当时的情景,一阵阵欢声笑语。等他们看到那张傻呵呵的跟曹蔓一起的驴照,大家都觉得好精彩,施密特夫人跟施密特教授说,”看我这抓拍技术,非常棒,是吧?”
“那当然。”
“阿蒙,这张你一定要放大一张放在书桌上。” 施密特夫人建议。
“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怎么成?!” 曹蔓急了,心想人家都是男女朋友或者小夫妻去拍这样的照片,他们这算什么?阿蒙说,“没关系的,我放家里。” 他想这么漂亮的曹蔓,像个新娘子,他还记得当时驴主人说,他们就像回娘家的小夫妻,他虽然不明白什么叫回娘家,却明白小夫妻是什么意思,曹蔓笑得那么开心,真的像个新娘子,他对自己在照片里的表现也很满意,嗯,就应该这样不看镜头看蔓蔓!
曹蔓心里着急又不敢表现出来,哎,算了,一会儿私下跟阿蒙说。
大家接着看照片,很多合影都被选出来,准备去放大、多冲洗几张。施密特夫人把选出来的底片收进不同的信封,标识好,“好了,明天我去冲洗,等照片出来了,分给你们俩。”
曹蔓本来还想去冲洗呢,一想自己的银行帐号,还是别逞能了,他们冲洗去吧,自己好好做牛做马做研究去!
“好了,照片我们看完了,Jens,你还有时间吗?我想跟你和蔓谈谈我的项目。”
“好啊,有新思路了?”
“没,我还是没想通,蔓,你也帮我想想,说不定今天我就能开窍了。”
“你们聊,我给你们再煮点咖啡。” 施密特夫人起身离开。
“我们现在能收集到很多脑波信号,也能识别一些组合所传达的信息,可是这些貌似能识别出来的相对于我们收集到的所有数据来讲,真的有点九牛一毛,我尝试过很多方法去分析这些数据,实在是能重复匹配的太少了,而且有些波形虽然会重复,但是传达的意思好像不一样,因为跟时间轴上前后信息结合起来看,应该不能表达出相关的信息。”
“这些数据是从什么受体上收集的?小白鼠?” 曹蔓问。
“大部分数据是从小白鼠那儿收集的,毕竟我们还没有能力大量找人来收集数据。”
曹蔓接着问:“阿蒙,设备能收集人脑信息吗?”
“这个理论上是可以的,当时这套设备研制就是作为医疗器械设计的。” 施密特教授说到。
“有没有副作用?”
“只是收集数据,跟心电图仪器似的,没有什么副作用,不过需要换一套探头,当时为了从小白鼠上收集数据,我们专门定制了超小号的探头,不过我们实验室有一套大一点的仪器,不过探头数量比较少,会影响数据收集的准确性和全面性。”
“我们是怎么确认分析出来的信息的正确性的?” 曹蔓不解。
“通过白鼠的行为来分析的。” 阿蒙答道。
“如果我们通过收集人脑的信息,是不是更容易确认信息的正确性,毕竟人是可以很容易交流的,并且人是可以有意识自我控制大脑想法的。” 曹蔓说。
“对呀,最近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们很难找到实验对象的。而且实验对象要发工资,我怕我们没有足够的研究经费。” 阿蒙说道。
“阿蒙,实验对象的经费的问题我们暂且不用担心,因为我们可以在学校内部找志愿者,下周我先给你准备大型动物脑电磁波采集的探头,蔓,你能不能先帮一下阿蒙,临时做一下他的实验对象,你们配合,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加有效地分析数据的方法,如果我们能尽快找到采集和分析方法,写个可行性报告,我就可以去找新的研究经费。”
“好的。” “可以。” 俩人应答下来。
几个人一边喝咖啡,一边接着聊实验中具体问题,和分析数据时遇到的难题,一直聊到很晚。同样做教授的施密特夫人非常了解,也没上前打扰他们,直到他们谈论到了一个阶段,开始要谈具体分工的时候,施密特夫人才走上来打断他们,“大家一起去吃晚饭吧,吃完饭你们再接着聊。”
研究人员做起研究来,总是会废寝忘食,这不,大家对餐厅也不挑剔,去了附近的一家皮萨店,点了一个大皮萨。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