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旧爱(76)

Share the joy
  •  
  •  
  •  
  •  
  •  
  •  
  •  
  •  

第七十六章 病急乱投医

等俩人吃完早饭赶到斯坦福生物系的实验室的时候,曹蔓和阿蒙已经工作了一会儿了,阿蒙让曹蔓按照昨天的流程操作,自己当了被实验对象,俩人正热火朝天地收集和分析数据呢。

袁媛好奇:“看来你们俩相互实验就够了,还叫我们来,是不是有点画蛇添足?”
“采样的样本数量当然越多越准确了。我们这是刚刚开始而已,你们俩是我们的第三号、第四号目标对象,别小看自己的重要性。”
“感情我们来当小白鼠啊。”
“我们还需要你们的技术支持!” 阿蒙补充道。
“你这模型运行得很好嘛,需要什么技术支持?” 穆林好奇。
“我想把这模型扩展一下,做一些新的分析。”
“哪一方面的?”
“现在我们的算法只是逐步分解数据,从大范围信息中找到相同模式的,假定它们代表的是相同内容,然后再用稍有不同的数据去做对比,摘选出片段,给予更详细的假设。我目前只是假设这个模型的合理性,这个需要用很多不同的实验对象来验证这种假设,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总不能靠这样的模型来一个个词语来测试,全世界这么多语言、这么多物种,需要多少人力物力才能摸索个差不多?而且大脑传递的信息可不是只有语言一项,视觉影像、感官刺激等等很多输入来源,所以我想让系统有点自学习能力,让将来的研究能借助现在的系统,不过我知道这个想法可能太复杂,肯定不是现阶段一两天就能做出来的,只是想跟你们讨论一下可能性。”
“你这岂不是要构造一套计算机的人工智能系统?” 袁媛问到。
“他们这种大型数据分析本来就带有人工智能系统的特性,一点儿也不奇怪。” 穆林解释到。
“也是,” 袁媛一点就通,“系统本身的算法可以不必很复杂,关键是数据,数据量越大,学习起来就越快,准确率也越高。”
“跟专业人士讨论起来就是省事。” 阿蒙笑道。
“我们可不算人工智能方面的专业人士。” 袁媛可不觉得自己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当年就是学了一门课了解了点皮毛而已,继续学人工智能的都是系里的几个高材生、现在还在清华跟着导师读博呢。
“比我们强,我们在计算机方面可算是一无所知。”
穆林说到,“咱们不要相互吹捧了,计算机本来就是一种算得上先进的强大工具而已,它也只能是跟其他专业结合起来,才算是有了用武之地。我们就是要合作才能发展。”
“这话是正理。” 阿蒙非常赞同,“计算机的计算能力越来越强大,现在计算机应用越来月广泛,互联网络越来越发达,我们这些要分析大量数据的更应该充分利用计算机的优势。”
几个人就开始讨论起这些数据的分析来,阿蒙毕竟已经在这个领域做了几年了,他有很多想法,不仅让曹蔓有茅塞顿开之感,穆林和袁媛也因此对大型数据分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跟阿蒙讨论起来觉得计算机应用前景更加广阔,对自己的专业发展更加自信,而阿蒙通过讨论,对自己的研究前景也更加期待起来,觉得跟计算机专业人士好好合作的话,不愁研究不出成果来。
几个人不知不觉讨论到了中午,本来是来收集数据的,还是去吃了饭再回来收集吧,阿蒙说,“你们大家别跟我客气,今天你们来帮忙,我请你们吃饭。”
几个人去了附近一家中餐馆,边吃边聊,吃完午饭回到实验室开始真正的数据收集工作。
过了一遍采集数据流程的穆林和袁媛对实验结果很好奇,很想知道研究结果,目前的程度只能算是推测出一些可能的词汇来。
袁媛问到:“我跟蔓蔓他们有共同点吗?”
“我还没比较你们的数据,现在的分析软件对这方面做的不够,得不到什么结果,我们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改善,媛,你和林有没有兴趣暑假里来帮我?”
“我很有兴趣,可是现在太忙了,最近晚上一直在攻读产品的技术资料。” 穆林说到。
“我倒是有兴趣,就不知道能帮上你什么忙?” 袁媛回答。
“你有时间吗?” 穆林问到,他可不想老婆免费加班顾不到俩人的生活,尤其是回美国之后,他们才算真的住在一起了,有了老婆就是不一样啊,饭有人做,衣服有人洗,累了有人按摩,晚上还有不一样的生活,更别说媛媛对自己很宽容体贴、不会耍小性子,比跟自己的老妈相处容易多了,他突然对自己的父亲多了一份同情,还是自己眼光好,为自己挑了个这么好的老婆。
“阿蒙,你找其他同学吧,人家俩人是新婚、新工作,好多需要适应的。” 曹蔓插话了,她一看就是穆林不愿意帮忙,袁媛看在自己的份上,特别想帮忙,这个项目是阿蒙的,还是让阿蒙去操心吧,她也不想带累了自己的闺蜜。
“现在是暑假,还真不好找人,我上周已经打听过了,大部分计算机系的同学都出去实习了,毕竟实习工资比助研工资可高多了,夏季计算机系的课程都是其他系的学生在修。要不,我也去修一门编程的课,看看能不能自己编程。”
“你要临时抱佛脚?恐怕来不及。” 曹蔓说到。
“你知道我上周看到谁了吗?” 阿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看着曹蔓说。
“谁?”
“万达,他在上计算机编程课。”
“真的吗?他不是去一个医疗器械的公司实习去了吗?”
“真的,他实习没去成,那个公司由于投资不到位做不下去了,所以他就回到学校接着做助研了,顺便修两门计算机课程。”
“你要找他帮忙吗?”
“他刚学,说不定还不如我呢,我上学期还跟计算机系的同学学了一些,起码那些程序代码我能看得懂,怎么调整参数我也学会了。”
程序代码是在学校的一个服务器上放着的,项目组的人有用户账号,计算机系的同学可以修改,他们生物系的学生可以看、可以安装运行、只是没有修改代码上传文件的权利。

曹蔓好奇何万达师兄,“你知道万达为什么会去选计算机课吗?”
阿蒙摇摇头,“我问过他,他说就是对计算机编程感兴趣,所以就选了,我觉得有很多其他系的学生也选,尤其是有很多亚裔学生,应该是有其他原因的。”
穆林说到:“这个我知道。很多留学生、尤其是大陆来的学生,都有生存和经济压力,如果不能赶快挣钱站住脚的话,以后生活压力会越来越大,毕竟硅谷这里房价和生活水平都在涨,而这里计算机行业这么发达,工资水平又明显比其他行业高很多,如果我是其他专业的留学生,我肯定会转到我们计算机专业的,尤其是最近这两年,这么多新公司蓬勃发展,计算机专业的新毕业生不够用,用人标准也随之降低,有的公司甚至不需要计算机专业毕业,只要懂一点编程就行了,既然已经来了美国,当然要抓住机会,总比还没能出来的学生们更近水楼台一些。”
“也是!我一个同学去了普渡大学读研究生,他老婆就在他们学校选修了几门课,现在他去了西雅图的微软,他老婆据说也进去了,当了Windows系统软件测试员。” 袁媛说到。
“我觉得现在除了微软,所有的IT企业都蒸蒸日上啊。” 穆林感慨了一句。
“微软怎么了?” 曹蔓不解。
“微软年初的时候股票大跳水,最近几个月股票还在一点点下滑,我看近期都不会有起色。” 阿蒙做股票投资,多少知道一点。
“知道微软股票为什么会跳水吗?” 曹蔓很好奇,她没怎么关心过IT界的新闻。
“微软跟欧盟的官司打得火热,微软要付巨额反垄断罚款,美国政府也盯着它,可以说是外胶内困,很影响股民的信心。” 穆林还是很关心行业新闻的。
“这就是为什么其他IT公司不受影响,大家不怕垄断,反而更蓬勃发展的原因吗?” 曹蔓问起问题来,像个好奇宝宝。
“对呀,而且大公司现在很缺人,更别说一些提供不了高工资的小公司了,大家都想趁着微软被打压的时候快速发展,我看他们就要分层次找人,像你们这种一直都在学计算机专业的可以高薪去当关键程序员,一些不重要但又很繁琐的,就可以低薪招我和万达这样的只懂一点点的程序员,有你们这样的关键人员把关,我们这样的干一些不难但是很繁琐的编程,用最低的成本就能让工作快速完成。”
“阿蒙,你学过企业管理?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听起来也蛮有道理。也想转行当码工?”
“没有,没有。我听我父亲说过,我对自己的项目挺感兴趣,没想着换专业,这不也就是临时找不到人,才想让你们帮忙,你们没时间,才又想要不要自己动手嘛。你不知道,有了新的想法,恨不得现在软件就能帮我分析一下数据,一想到这软件系统还需要别人慢慢编程改善,我就着急。不行,我还是再想想其他办法才行。”
“没有生活压力就是好啊,可以专心致志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 曹蔓感慨,对阿蒙的亢奋状态充满了羡慕,一听就知道他父亲肯定是个企业家一类的,家境富足,而自己连冲洗照片的钱都要考虑,真的怕哪一天为了生计自己忍不住也要去学几门计算机课程而转行。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