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旧爱(80)

Share the joy
  •  
  •  
  •  
  •  
  •  
  •  
  •  
  •  

第八十章 前景无限好 

 

俩人一边吃,阿蒙一边跟妈妈道歉,说自己做得不够正宗,没有曹蔓做出来的好吃,没能让妈妈吃到最好吃的中餐。妈妈这一天听了无数遍“蔓”,忍不住跟儿子说:“你把蔓娶过来吧。”

阿蒙反而吓了一跳,“那不行!”

“为什么不行?她不是没有男朋友吗?”

“她,她,总之,我们只是同学而已,你别想多了。”

妈妈只好放弃这个话题,儿子被上一次吓怕了?“一切随你。我只是觉得这么好的女孩子,错过了会很可惜的。”

“我们不说她了,好吗?赶快吃饭吧,中国菜一凉就不好吃了。吃完了,我想好好跟你聊一聊我的研究方向。”

妈妈看着阿蒙一脸严肃的样子,想了几想,最终只笑着说出一句,“你也快吃,忙了一上午了。”

 

俩人转了话题,开始讨论其他家人的详细情况,阿蒙爸爸有自己的实业,做了几十年了,比较顺风顺水,妈妈年轻的时候在家里照顾他们兄妹几人,等他们上学了,就一直在学校、学区和其他一些非营利组织做义工,现在负责一个非营利机构的分支,这次来旧金山开会,是要跟其他分支的负责人讨论启动一个全球性的大慈善项目。阿蒙的哥哥继承了犹太人的特长,对资金管理兴趣浓厚,选择了金融行业,不过华尔街的人几乎都是拼命三郎,他虽然收入不菲,妈妈却觉得他没了生活,不是好选择,阿蒙的姐姐从小对小猫小狗充满了爱心,选择了兽医,刚刚毕业考了兽医执照,在阿蒙爸爸的朋友开的兽医诊所上了班,那位老先生一直都很喜欢阿蒙的姐姐,特别希望将来可以继承自己的衣钵,更私下跟阿蒙父母表示,如果能有缘跟自家儿子结婚,就更好了。可惜那两位虽然从小就认识,一直没来电,现在更是彼此有了各自心仪的对象,让老先生颇为遗憾。

“我哥哥的女朋友还是去年我看到的那一位吗?” 阿蒙问。

提起这个,就让妈妈感到一阵头疼,大儿子和小儿子截然不同,大儿子从高中开始就交女朋友,可是不长情,这十来年女朋友换了四五个,还没遇到想结婚的对象,上一任女朋友都要谈婚论嫁了,俩人又分手了,小儿子高中的时候没听说交过女朋友,大学里好不容易开了窍,还被伤了一下,唉! “他已经快三十的人了,我也该放手了,他也忙,已经快三年没回家了,好不容易有个假期,也要带女朋友去度假。我也不清楚他现在的女朋友是谁了。”

“你真的不管了?” 阿蒙好奇,印象中妈妈很爱做爱情指导的。

“你们的恋爱对象,当然是自己的感受最重要了,现在你们都这么大了,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再指导你们就有点浪费时间,与其这样浪费,还不如我去关注一下非洲儿童呢。”

“你好像变了。”

“妈妈是变了,以前总是觉得我活着一天,就是你们的妈妈,就想照顾你们、爱护你们,现在跟很多专业人士呆在一起,从他们身上学了很多,当父母的,就应该在孩子小的时候,教会他们如何生活,长大了之后说放手就放手,过度的关心就会变成干预。”

“那我们想让你指导的时候,你也不管了?”

“其实从你们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试着不帮你们做决定,而是跟你们一起讨论,做头脑风暴。你们都是很棒的孩子,没让我失望过。”

“你也是很棒的妈妈!”
“好了,我们也吃完饭了,现在可以清理一下餐桌,然后煮上一杯咖啡,我来听听你要给我上的科学课。”

“好!”

阿蒙起身把桌子上的餐具收拾了,妈妈起身去煮咖啡。

俩人在客厅坐好,妈妈开了口,“说吧,什么事儿需要我给参谋?”

“妈,是这样的。你知道我是研究生物科学的,上了研究生以后,一直在做神经功能方面的研究,也发表了几篇论文,最近一年开始往更深层的脑神经细胞方面做研究,这个暑假开始我要确定更细致的研究方向。妈,你说,如果有一天能发明出一个设备,很容易探测到别人内心深处的想法,是个好事情还是很恐怖的一件坏事情?”

“我觉得这要看你怎么做,为什么做了。如果一个病人躺在病床上,说不了话,用这样的设备就能知道他的感觉,就可以调整药物用量,调整治疗方案;如果抓到了嫌疑犯,这个设备可以代替测谎器,肯定比测谎器更精准;如果用在心理病人身上,也不用催眠就可以知道他内心深处的恐惧;可以做出辅助哑巴表达的仪器;你还能想到什么?”

“我就想到了坏的方面,比如被人拿去窃听其他人的内心。”

“爱因斯坦当年提出相对论的时候,肯定没想过它的军事用途,不过在送给罗斯福的倡议书上签字的时候,肯定也想到过原子弹爆炸造成的后果,有的时候科学研究到了一定程度,总是会有人研究出来的,不是你就是他,不是几个人能阻挡住的,我觉得人能做到的就是对科研成果的善加利用。”

“当时原子弹爆炸毕竟对日本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是啊,这些伤害是举世瞩目的,不过你从另一方面考虑,如果没有那颗原子弹爆炸,战争还会继续,第二次世界大战全球范围内为此丧命的士兵和平民已经有了千千万万,一颗原子弹爆炸,让大战乍然而止,而且之后的发展也没有人们担心的那样,原子弹没有被滥用,迄今为止还是震慑作用而已,而核能的利用解决了很大的能源危机,所以什么研究都是有两方面的。研究出来肯定会有无数人受益,对邪恶的那一面我们要立法控制。”

“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立法向来是管得住守法公民,管不住犯罪分子的。”

“你年纪轻轻就对政府这么没信心?”

“可能是互联网让坏消息传播得更快的缘故,按照一句中文的说法,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网络上看到的坏事太多,很容易让人失去信心。” 阿蒙不由地调侃自己。

“这就是技术发展的两面性,我们不得不接受新生事物的坏处。”

“妈妈,其实我想到的是,如果我们能弄明白人脑中的想法,说不定哪一天还可以做到人为植入信息进去,不过那个想法让我更觉得恐怖。”

“上帝!怪不得你要跟我讨论,让我想想。” 阿蒙妈妈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如果能做到那样的话,不爱上学的孩子就可以人为灌输知识;犯罪分子就可以被快速改造,听起来也蛮不错的。”

“妈妈,你真是个乐天派,想到的全是些好事!”

“那当然了,想些好事情会让人充满力量。你知道吗?我想在还想到一件跟我们家有关系的事情。”

“你想到什么了?”

“你的外婆这几年越来越糊涂了,有时候她都认不出来我们几个儿女了,倒是小时候的事情她还记得很清楚,经常拿着你们的照片认成是我们。我在想,如果能把她的全部记忆提取出来,再把重要的或者近期的信息存储回没受损的脑细胞中,这样她就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弄错很多事情了。”

“我觉得小时候的记忆也很重要啊。” 阿蒙抗议。

“可以让她自己做选择啊,在清醒的时候对记忆的重要性列出顺序,发病的时候大家就有了依据,就像我们做资产信托一样。”

“这倒也是,你真是乐天派,我想到的几乎全是不好的,所以心里很惴惴不安,觉得不应该研究这些。”

“哦,你想到的是什么?”

“我想到的是犯罪集团用来策反执法人员;被捕间谍被改造成帝国的间谍;战争狂可以大量快速培训士兵。”

“我看你是动作片和战争片看多了。你应该多看一些家庭片、感情片,要不然天天就想到打打杀杀,都不知道怎么谈情说爱。”

“妈妈~”

“好,咱不说那个。你看,就你这研究方向真的不能算是坏事情,可以做很多有利的事情。你还有什么其他更担心的事情?”

“我,我就是怕自己研究好了,自己忍不住一些念头,拿这技术来为我自己服务。”

“比如?”

“比如,我去偷偷看看女朋友在想什么之类的,如果我知道她在想什么的话,就可以知道怎么跟她交往,该注意些什么,知道该给她买什么礼物才合她的心意。我怕自己这么走得太深太远的话,变成一个控制狂,就像吸毒上瘾一样。”

“儿子,你这点小心思太没追求了,不像你本人啊。”

“我只是这么想一想,我有这种想法,说不定很多人都有跟我一样的想法,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很可怕!这种设备跟毒品没啥区别了。”

“海洛因好不好?枪支好不好?海洛因可以用在医疗上,枪支可以保家卫国。只要政府控制的好,它们都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你的这个方面的研究也一样。我觉得,既然你能想得到,说不定有其他人也早就想到了,也说不定政府已经组织研究人员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了,要不你问问施密特教授?他作为这方面的世界级顶级专家,应该知道一些政府方面的研究。”

“也是,周一我去问问他。”

“儿子,如果这种研究还没开始的话,我支持你走下去!”

“谢谢妈妈!”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