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旧爱(81)

Share the joy
  •  
  •  
  •  
  •  
  •  
  •  
  •  
  •  

第八十一章 新婚生活

且不说阿蒙和曹蔓开始规划早餐晚餐,穆林和袁媛的生活开始渐渐步入正轨。
俩人在回国离开前已经看了一些房子,上学时觉得房租好贵,现在才发现买房子更贵,两三个房间的一套破旧小房子,他们回国前看的,六七十万,三个星期过去,回来一看,七八十万美元成交了。即使贷款,他们也没有足够的首付,穆林的父母虽然是教授也没多少钱的工资,更别提袁媛的父母了,俩人商量了一下,只能租房子,期望着这房子别这么疯狂地涨了,否则啥时候才能买上房子啊。
既然是租房子,那就挑地理位置吧,他们想在Oracle和惠普公司之间的地方住下来,挑来挑去,选了East Palo Alto的一个看着不错的公寓,据说East Palo Alto不是特别安全,但是租金相对便宜,他们可以省下不少钱,期望不久的将来就可以存够首付买房子了。
公寓不大,两室一厅,俩人想着另一间房子当书房,这样一个人需要熬夜的时候,另一个人还可以好好睡觉。三层的公寓楼,他们选择了顶楼,很多人嫌弃顶楼热,他们觉得在硅谷住了几年,也没觉得夏天有多热,开开窗户反而觉得非常凉爽,而且顶楼比较安静,如果楼上有孩子的话,天天叮叮咚咚的,太吵吵。
房间不大,俩人回国前没舍得把上学时的床垫扔了,连同其他一些家具存放在租用的仓库里,回来后的这几个星期一直用着两个单人床垫凑合着,袁媛想买个Queen size的双人床,这样屋里还可以摆放床头柜、梳妆台之类的,穆林觉得回到公寓,吃饭睡觉是非常重要的两件大事,床当然不能凑合,自己和袁媛的个头都不小,北京家里给准备的婚床太小,不敢折腾,一不小心总觉得人都要掉下床了,所以床一定要够大,跑到商店里一试,还是King的好!袁媛拗不过,俩人置办了简易的金属床架子,买了King Size的床垫子,一看,乖乖,下面的垫子看着就是两个单人床垫似的,不用买了,只买上边的床垫就够了,又大又沉,只能加几十块钱让商家负责送货上门。
俩人先把金属床架带回家,组装起来,把俩单人床垫往上一放,刚好!穆林暗自高兴,晚上做运动正兴起的时候不用担心俩床垫子分家了!只不过房间里除了能放俩床头柜外,也不剩什么空间了。
送货的两个墨西哥小哥看着个头不高,力气真大,俩人一人抬一头,竟然给轻松搬进三楼的公寓里了。袁媛感慨,“你偏要买这么大的床,等我们买房子搬家的时候可咋办啊?” 穆林大手一挥,“到时候请搬家公司!” 真有魄力!袁媛送给老公一对充满崇拜的星星眼,“也是哦,我咋没想到呢,就想着我们俩肯定搬不动了!还是你有头脑!”
穆林斜了她一眼,仰着下巴说到,“你老公啥时候没头脑了?”
“瞧你那得瑟劲儿~”
“我才没得瑟呢,留着力气,晚上,啊~” 说完顺手摸了袁媛屁股一把。

晚上穆林一个大字躺在大床上,发出满意的一声长叹,“还是大床舒服啊,怎么折腾都掉不下去,媛媛,快上来!”
还在洗手间忙乎着卸妆洗脸的袁媛从门口探出头来,“瞧你这出息,一张床就把你美成这样!”
“我可是想要这样的床想了两年了!” 穆林嘟哝了一句。
“啥?” 袁媛没听清。
“我是说结婚了,当然要给老婆准备一个像样的家,没有像样的房子,至少得有一张像样的床!”
“我看这床就是给你自己买的吧,你比我可兴奋多了!” 袁媛嘴里噙着牙刷,含糊地冒出一句。
穆林没听清,从床上一骨碌坐起来,走到卫生间,“刚才嘟哝啥了?咋还没洗漱完呢,等你半天了!” 一边说一边从后边拦腰抱住袁媛,把脑袋放在袁媛的肩膀上。
“别闹!让我赶紧把牙刷完。” 袁媛用胳膊肘捅了捅身后的穆林。
“没闹,你赶紧刷!” 穆林紧了紧双臂,把袁媛箍在怀里。袁媛身后传来一阵阵热燥,让她没办法集中精神刷牙,只好赶紧拿起漱口杯子冲冲水,草草了事,看见袁媛把牙刷放下,穆林就把她抱起来要拖走,“哎,等等,还没用牙线投牙呢!” “你不是吃完晚饭就投过了吗?挺干净的,不用再投了!” 说起这个,穆林就来气,最近一上班,有了好的牙医保险,俩人就预约去洗牙,第一次洗牙,先照了X光,俩人或多或少都有几个蛀牙,蛀牙要补,但还要单独预约时间去补,而且第一次洗牙,说是二十多年没洗过牙,需要深度清理,打了麻药,躺在躺椅上近一个小时,出来觉得腮帮子都不是自己的了,过了半天才慢慢有了感觉,害得自己当天的午饭都没吃,饥肠辘辘,晚上拉着袁媛去外边吃了一顿,还不小心咬了一下腮帮子,穆林越发觉得自己没事儿找事儿,本来牙齿好好的,洗什么牙啊,纯粹是自己找罪受。
洗牙就不说了,蛀牙还是需要补的,后来去补牙的时候,牙医说蛀牙大部分是在牙冠和牙缝里,所以刷牙的时候不仅要里边刷刷、外边刷刷,还要把牙冠也好好刷刷,牙缝一定要用牙线清理,最好每顿饭之后都要清理一番。他没怎么把牙医的嘱咐放在心里,主要还是没那习惯也记不住。可袁媛不同,她真的每顿饭之后都要去卫生间用牙线投一下,平时包包里就装着一盒牙线,午饭后也不放过。按袁媛自己的说法,自从深度洗牙和补牙之后,感觉牙缝大了,逢吃必塞,不能不投,她自己也很郁闷的,这也更加深了穆林的感觉,美国的牙医太黑太赚钱了,比码工还赚钱。
早已迫不及待的穆林把袁媛抱上床,“老婆,赶快试试这床,舒服吧?咱们横着躺都够大。”
他一边说一边双手不安分地到处摸,脸也凑上去,在袁媛耳边嘟哝,“媛媛,我可已经等好久了~” 手伸进袁媛的睡衣内开始摸索起来。
袁媛被他摸的心猿意马,睡衣扣子被全部解开了都没意识到,只觉得穆林像一团火凑上来,瞬间点燃了自己身体各处,“唔~”,唇间的接触带来一丝凉意和甘甜,她不由自主地搂着穆林的脖子索吻起来,被搂着脖子的穆林双手没闲着,把袁媛的睡裤往下推了推,推到膝盖那儿手够不到了,只好侧身跪在袁媛身边,蜷起另一条腿,用脚把袁媛的睡裤接着往下蹬。
好不容易袁媛的睡裤被他蹬了下去,他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的短裤也褪了去,可惜小弟弟早就挺枪而立,顶着内裤,他不得不先伸手让弟弟调转一下枪头,才把短裤褪去。
体内的火热一股股向下身涌去,他手脚并用地分开分袁媛的双腿,小弟弟已经熟门熟路要钻入那片草地,那里有一个神秘的洞穴,洞穴里温暖如初夏阳光,还会有无数个柔软的宝贝上来按摩自己,小弟弟第一次进去的时候觉得自己是进了神仙洞府,哪怕不是神仙洞府,也是一片世外桃花源,可惜这洞口实在不好找,每次都要摸索了半天也不得其门,这次也是,穆林大哥不得不用手帮忙,把小弟弟推送进洞去。
得以进入洞府的小弟弟一下子就感受到那片熟悉的温暖和宝贝们的挤压和按摩,一下子亢奋起来,真的想再使劲往上蹭一蹭、磨一磨,不由奋力运动起来,那种越蹭越痒越痒越想蹭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
这个时候的袁媛身下的刺痛突然让她清醒过来,“林,套,套!”
“亲爱的,让我再待会儿。”
“你,快点,我会怀孕的,现在还不能~”
“唔~ 唔~ 等一会儿,我射外边~” 一点儿也不想停下的穆林,一边亲着袁媛,一边在她耳边呢喃,身下不住地往洞穴内冲刺再冲刺。冲刺带来的快感让穆林跟着进了神仙洞府,早已忘了刚才对袁媛的承诺,身体一阵震颤,千军万马脱缰而去,奋勇向山洞深层冲去。
缴械投降的穆林瘫倒在袁媛身上,而在一阵阵猛烈的撞击下,袁媛也被带入了那片桃花源,身体一阵颤抖,像一片甘霖洒下,十里桃花盛开。
过了几分钟,穆林从袁媛身上爬下去,平躺在床上,大汗淋漓,实在是不想再动了啊。袁媛动了一下,感觉到体内一股热流涌出,她下意识用手摸了一把,床上湿了一大片。
“你!说过不射在里面的!” 袁媛一下子紧张起来,用手捅了捅身旁的穆林。
“亲爱的,应该没事,你不是例假刚过去吗?现在应该还是安全期。”
“都过去一个星期了,哪儿还是安全期。不行,我需要起来好好洗洗。”
“我帮你~”
“你想怎么帮忙?” 袁媛白了他一眼。
“好,好,好!你自己去。” 穆林非常心虚。
袁媛去卫生间洗了半天,回来想想不放心,床头柜、药柜翻了翻,找到一板药,倒了一颗吃下去。这是回国的时候,袁妈妈给她准备的,说是事后药,预防意外怀孕的。在中国的时候,她已经用掉一些,妈妈告诫她不要多用,毕竟口服药对女性身体有害,最安全的还是要用安全套,可是穆林似乎特别不想用套套,每次都找借口。还好到现在俩人结婚好几个月了,一切都好。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