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打工挣钱

Share the joy
  •  
  •  
  •  
  •  
  •  
  •  
  •  
  •  

天刚在派出所的时候是有佩枪的,一把54式手枪。他的手枪随身携带,所以到周末的时候也带回家。

孩子们小时候有很多空子弹壳可以玩,这在孩子群中可是非同寻常的玩具。不过玩子弹壳有危险,放进嘴里容易吞下去,至于孩子们有没有吞过,估计即使有,谁也不想承认, 承认可是意味着要挨打的,吞个子弹壳就够紧张了,再挨顿打实在不划算。

相对于擦枪走火的危险,吞子弹壳又显得不值一提了。

有一个周末,天刚如往常一样把手枪放在枕头下,明华和邻居张妗子(梁姐)在窗前的缝纫机上商量要做的衣服,本来在玩缝纫机的青云不喜欢梁姑的味道,所以就摸到床边去玩,摸到了爸爸的手枪,一项只能看大人玩的青云好奇起来,想看看手枪沉不沉,拎起来试了试,嗯,有点沉,不过还能拎动,再扳一下上面的东西,也不难扳嘛。

青云举起手枪,对准梁姑:“梁姑,缴枪不杀!”

正讨论热烈的俩人一回头,登时愣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明华放缓声音说:“云,千万别动,乖,别动啊。”

青云看到妈妈一脸肃整的样子,有点害怕,真的一动不敢动。

明华一步步向青云走去,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紧张无比,几步的路她觉得没了尽头。好不容易走到青云身边,她赶紧那把枪接过来, 慢慢放到了柜子顶上。后来天刚回来,明华赶紧告诉了他,他拿起枪一看,也吓了一大跳,枪已经上膛了!扣一下扳机,子弹就会出膛了。他也感到很幸运,发射一颗子弹需要先上膛再扣扳机,青云无意间只是把枪上了膛。如果孩子对着俩人再一扣扳机,打死了明华,孩子们就没了妈,打死了邻居,估计他这个当爸的就要坐牢了,后怕啊!感谢祖宗保佑,好人有好报,忍不住把祖宗神灵都感谢一遍。

后来天刚再回家,枪里再也不装子弹,更是把枪锁入抽屉里,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为了这把枪明华一直都提心吊胆的,直到天刚在79年调往车站当了站长兼车站支部书记。不过当了站长,责任更加重大,可以说铁路局都是靠火车站的运输业务挣钱养着, 所以天刚更加卖力工作,有时候周末也呆在车站忙碌,顾家的时间更有限了。

同年春天,远林的儿子出生了,天刚明华升级为爷爷奶奶,初为爷爷的天刚职位级别也高升,可谓是双喜临门,每天高兴地合不拢嘴,明华取笑他常年的老阴天终于转晴了。明华也如分家以前说的那样,精心伺候陶姑娘坐月子,让本来就不瘦的陶姑娘月子里越发白白胖胖。

长子长孙的名字很重要,赵家的辈份到了这一代,是“道”字。现在到了天刚的长子长孙,俩人想了几天之后,还是觉得明华想到的“龙”这个名字够霸气,所以远林的孩子就取名“道龙”,希望孩子长大,有所建树。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农村开始实行包产到户,大家已经不用每天都绑在田野里虚虚实实挣工分,农忙时大家不分昼夜辛勤把活干,农闲的时候,大家也有了自由的时间可以任意支配。

虽然分了家,远林夫妇愿意帮助明华干农活,而远德78年高考时因为发烧影响发挥而失利,也没想过再复习一年重考,就想着找新的出路。

有一次去南阳城里逛街,被街边的美人画吸引,画画班在做招生广告,一溜儿的美人图,养眼异常。他压在心底里的艺术细胞一下子就被催发成参天大树,向来特立独行的他也不跟人商量,自己就报名学画画去了。几个月下来,学会了如何把电影月刊里的明星照转成大张的碳素画,家里堂屋的两面墙贴满了。

学会了之后觉得这个挣钱不易,短期的培训还是不能让人自由发挥,做不到任何人坐面前当模特都可以画出来,他只能拿照片照着画,大大限制了客源,无法挣钱糊口,不过当个业余爱好倒是不错。

79年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英语也开始全国普及,而且越来越成为一门重要的课程。初次接触英语的远坤在学校里非常吃力,总觉得学不会。当时的英语老师是一位民办教师,要求非常严格,没学会?罚站,而且不是站教室里,而是站在教室外!这对本来就吃力的远坤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更加无望。感觉备受羞辱的远坤产生了退学的念头,而且这念头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在80年春节临近毕业还有一学期的时候,死活不愿再回去了。天刚不置可否,明华觉得初中毕业,能写会算,也够用了,所以也没去找老师评理,更没下狠功夫说服远坤回学校,就这样远坤退了学,只不过后来去学校拿了初中毕业证回来。

家里的土地也不是很多,俩大小伙加上明华三个人,绰绰有余。心思活络的远德开始琢磨着农闲时做个其他生意,什么生意能做呢?想来想去,磨豆腐卖。哥俩买了小钢磨电动机,全家开动,远德负责做豆腐,远坤负责卖。每天早上在家磨黄豆,中午熬豆浆,下午点了豆浆,傍晚时分豆腐脑入模,模具上用大青石压着。第二天一早远坤把成形的豆腐放在自行车后座搭的架子上,一大早就去附近的村庄里去卖。大部分的豆腐都是换了黄豆回来,小部分是现金付款。

这个生意做了一年,哥俩觉得收入不够丰,一斤黄豆当时才能卖两毛钱,而且他们挣的是细微差价,除去磨豆腐用掉的黄豆,根本没落下多少。而且冬天太冷,豆腐在院子里都成了冻豆腐,夏天太热,在外过一晚上都有点时间长了,如果当天卖不出去,家里没有冷藏柜,第二天就会馊了,风险也比较大,春秋两季农活正忙,起早贪黑也不轻松,就不想干了。

当时天刚当了站长有一两年了,明华非常不满,总觉得别人家的爹爹有了本事,都把自己的孩子找个工作安排得妥妥的,而不像天刚这样对孩子不管不问的。天刚被埋怨次数多了,也开始想能给孩子安排个什么事情干,他发现很多人到车站当搬运工,堂堂正正地靠体力挣钱,所以就让远德跟了自己去车站打工,远坤在家种地。明华还是不开心,觉得别人都给自家孩子找轻松的工作,哪有让孩子去靠体力挣钱的,尤其是明华看到远德瘦弱纤细的身体被一大麻袋的工业盐压得弯弯的,汗流浃背的样子,更加心疼地无以复加。可是她跟天刚抱怨了好久,天刚也不为所动,觉得孩子就应该自己挣前途,靠老子找路子算什么本事,而且天刚心里总觉得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以权谋私的事情怎么说他也是不会干的。

就这样远德从81年开始到83年在车站干了三年重体力活。

82年,远林和陶姑娘有了第二个孩子,是一个女孩,青云刚好有两个叫“娟”的小学女同学,她特别喜欢这个字,秀丽美好的意思,她觉得特别适合当女孩子的名字,大家也觉得挺好听,所以明华的孙女就以娟为名,起名“赵娟”。当时城市里已经实行计划生育了,农村里当时还是提倡只生两个,但生了三个的,当时管理还不是那么严格,还有机会。

82年的秋天,远忠和青云开始初中生活,初中不像小学,离家近,可以每天跑来跑去,当时整个乡只有两所初中,所以他们就去了离家七八里地的李营中学,离家远,所以就吃住在学校。远坤也是在那里上的初中,远坤看了弟弟妹妹要交的粮食,感叹自己:你们多好啊,吃白面馒头!两年前我在那里还吃的可是玉米面花卷,粗糙地拉嗓子。远德呛声:我住校时还吃窝窝头呢!那个更是咽不下去。

农村的学校条件普遍很艰苦,没有床铺,大家都是拿一条茅草或者麦秸编织的草席摊在地上,一条小被子铺在草席上,另一条大被子盖在身上。女生还有专门的寝室,男生大部分都是住在教室里,白天上课,晚上把桌椅集中起来放在旁边,有些同学睡在桌子上,一些同学睡在地上。

饮食更是简单,早上稀饭馒头,午饭馒头稀饭,晚上面条馒头。菜?没有。如果觉得寡淡无味的话,可以自己从家里带瓶咸菜,新鲜的不行,因为没有冰箱什么的,那些放不住。

教室也算不上窗明几净,小小的几扇窗户,刚开始大家晚上上自习都是点蜡烛,后来学校买了汽灯,天黑以后就点汽灯,偌大的教室里点两盏,一盏挂在前排上头,一盏挂在中间偏后的地方。这样的条件眼睛条件本身就不好的能不近视真是太难了。

远德干了三年强体力劳动后,他觉得体力活太重而且自己一分不落袋,就萌生退意,想换一种。

能干什么呢?远德在车站附近开个小饭馆卖简单的胡辣汤油条。车站那么多打工的,每天都要解决三餐问题,大家不求吃得好,只求吃得饱。所以他租了一个小小的门面房,简单的床铺在里间,外面就是灶台和用餐的地方。胡辣汤还好,炸起油条来满屋子的油烟。没过一个月他的铺盖就成了油乎乎的了,挣的钱给他准备了新铺盖就不剩啥了,热而且人身上天天一股油烟味,他自己也不喜欢,刚好家里催他结婚,干了没多久也就结束了。

[catlist categorypage=”yes” numberposts=11 pagination=”yes” orderby=date order=asc starting_with=”3″]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