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姐弟翻脸

Share the joy
  •  
  •  
  •  
  •  
  •  
  •  
  •  
  •  

说起远德的婚事,还需要回到82年年底说起,当时天刚的大姐已经出嫁的二女儿来走舅家,看到二表弟,就想起本村黄家的五姑娘来。五姑娘不仅勤劳能干,还能说会道,绝对的持家能手,就想介绍给二表弟。当时远德也20岁了,在农村按照虚岁来,也二十一二,有的这么大的小伙子都当爹了,所以天刚明华就点头同意了,这样远德跟五姑娘在天刚二外甥女王二妮的安排下,渐渐开始了交往。

到了83年10月份,俩人交往已经快一年了,有时候五姑娘没跟王二妮打招呼就过来。有一次王二妮到舅家来,四个舅舅一家家去拜访,到了三舅家,三舅妈就提起来说又看到黄姑娘来了,王二妮就说我咋不知道呢?王二妮回:我不知道。三舅妈说你这当媒人是咋当的?我经常看见黄姑娘从门前过,你不会都不知道吧?王二妮回:我真不知道。三舅妈还说不过没关系,你这媒人酒快要喝到口了。王二妮又说这么大事我咋不知道呢?三舅妈接着说他们都在准备婚事了,肯定年底前要娶过门的,你这媒人难道还被蒙在鼓里?王二妮说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太不把我这媒人看在眼里了。三舅妈赶紧说:那你权当我没提过哈,你还是自己去问问你大舅妈去吧。

直肠子的王二妮就气鼓鼓地到大舅妈明华这里来论理:你们是不是要过河拆桥啊?媳妇我给你们说了,你们定了日子要娶媳妇办婚宴竟然不告诉我!

明华被问得一头雾水:谁说的?我们哪儿准备娶媳妇了?你看看,这屋里啥都没准备。再说娶媳妇能不告诉你这个媒人吗?你是不是听谁给你嚼舌头了?别听别人瞎说。告诉我谁说的,我们去问问她为啥这样瞎说。这不是挑拨离间吗?

王二妮突然想起来三舅妈说的是让自己假装不知道的。心想如论如何不能把真心疼爱自己的舅妈给卖了。所以就反驳道:反正我知道你们想过河拆桥,五姑娘经常不跟我打招呼就来,别以为我不知道,别以为我好欺负!说完气鼓鼓起身就走了,留下一脸愕然的明华。

其实当时王二妮对舅舅已经很不满意了,舅舅在当站长,车站货物运输需要很多草衫子,一种茅草麦秸织的席子一样的东西。自己家和五姑娘家都有做这个,两家处于竞争状态,舅舅可能收五姑娘家的多一些,让自家的销量越来越少,觉得舅舅不看在她给介绍儿媳妇的情况下照顾自己,就是看不起自己,甚至有了毁了这门婚事的想法,再加上知道五姑娘不通过自己这个媒人就私下走动,更是火上眉梢,当即就回家找妈妈告状去了。

第二天是周日,天刚照例回家过周末。明华跟他提起来这件事,他不知道外甥女已经对他很不满了,还不以为然,觉得自己的外甥女就是一个直肠子,下次她再来的时候,好好跟她说说就是了,哪有外甥女记恨舅舅舅妈的?再说这都不让舅妈解释清楚,也太不把舅妈当回事了。天刚觉得自己一直辛辛苦苦挣钱帮着大姐养着他们兄妹几个,就为别人几句话就这么不尊重舅妈,也就是不把自己这个当舅舅的放在眼里,想想也是一肚子气。决定先晒她一下,让她知道好歹。

周日晚上上床睡觉后,明华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舒服,浑身不对劲。就跟天刚商量:要不你明天别去上班了,我觉得好难受,你明天呆家里,如果不行的话,可能需要你带我去看看大夫。

第二天早上明华还是不舒服,天刚就没有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就骑车去上班了, 而是起床做了早餐,让远忠和青云吃完饭背着书包上学去了。

当时远林夫妇住前院,远德在车站打工,远坤那些天被明华支去城里帮姨家表哥们盖房子帮忙去了,也不在家。俩小的一走,就剩下夫妇两人。过了一阵子,明华觉得好了些,就决定起床干点活,要不然锅没刷,猪羊鸡鸭都还没喂呢。明华正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听见大门嗵得一声响,她赶紧到厨房门口往外看,天刚也到了堂屋门口往外看,就看见天刚大姐领着自己的三个女儿气势汹汹冲进来,一看天刚在家,不容分说,天刚大姐自己冲着天刚而去,仨姑娘冲着明华而去,大姐一把揪着弟弟的衣领子,一边往屋里推,一边用另一个手噼里啪啦打,而另外三位,把明华堵在厨房里,劈头盖脸一通打,一边打一边骂。

吵骂声惊动了五邻四舍,远林夫妇最近,人到了却不知道如何是好,先救爸爸?被姑姑给了几巴掌,自己又不能对长辈动手。去救妈妈?三个泼妇似的,远林觉得无从下手,陶姑娘一向行动不够敏捷,也插不上手,整个人都被吓傻了,愣在那里。远林反应过来:赶紧去叫奶奶来!

老太太一来,唬了一大跳,这是要打死人的架势啊,赶紧劝停。大姑娘一口咬定弟弟弟媳不把她放在眼里,现在还在狡辩自己没欺负她家闺女,她就是要打得她服软。敢欺负她女儿,她一定要替自家闺女出口气!

老太太一听,快要气死了,“噗通”一声就给自家闺女跪下了,“作孽啊,你再不停手我就给你磕头了!”老太太真要磕下去了!

大姑娘一看,如果自己妈妈真给自己磕头,以后这娘家自己也回不来了,想到这儿,她不得不停了手。挨了姐姐很多巴掌的天刚顾不得其他,赶紧冲过去把明华护住,打散了仨外甥女,他把明华抱进屋放在床上,明华真被仨泼妇打得已经气息奄奄。天刚暗恨这仨外甥女下手如此之狠,对待杀父仇人都不至于如此狠手,明华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抓伤挠伤道道,清淤片片。

天刚出门对着母女四人大吼一声:给我滚!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们!

四个人还是忿忿的脸色,老太太一向知道自家儿媳妇是什么样的人,更知道儿子对大闺女家的付出,就问自家闺女为了啥事打上门来,听了她们的诉说,老太太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咋养了个这么没脑子的女儿?让她们这就回去给明华赔礼道歉。四人哪愿意,老太太最后放了话:以后就是到死,你也别再回来了,就当我没你这个闺女!

就这样,天刚与母亲都与大姑娘断了关系。大姑娘直死都没能回娘家看过母亲,母亲再也没有去过大姑娘家。每年孩子们还照常来看望外婆和其他几个舅舅,却是再也没跟大舅舅家来往过。

天刚的大外甥去小姨家的时候,问小姨知不知道自家为何跟大舅家断了来往。他小姨(八姑娘)说:难道你不知道么?你妈带着你仨姐妹把你大舅妈打了一顿,差点打死人。大外甥听了简直快惊掉了下巴。他托小姨去大舅家说情,说这几个外甥一直很敬重大舅大舅妈的,这事儿肯定是自己妈妈和姐妹们不对,希望大舅大舅妈允许他们替自己妈妈陪罪,亲戚关系不要说断就断了。可是那些年,明华一听到他们的名字,一看见他们家的人,旧事就涌上心头,每次都心疼得无以复加,好多天都会很不舒服,所以无论如何也不想不愿再见到她家人,说什么也不想再有这门亲戚。自己不小心多年养个白眼狼也就罢了,快被狼咬死了,难道还要原谅了狼,让狼以后有机会再咬自己?

有了这么一出,远德和黄姑娘俩孩子的婚事也受了影响。明华想,这事儿冤有头债有主,不能赖了黄姑娘,黄姑娘虽然自己来过几次,但次数也不多,而且看俩人感情还不错,那就让他们接着交往吧。

天刚却为了这事有点恼火,现在没了媒人,干脆早点把婚事办了得了,就完全踢开外甥女,另找了熟人当媒人,匆匆忙忙决定腊月里办酒席,让俩人结婚。远德一向反叛,如果随着他,说不定他自己还想早点结婚,这自己还没想呢,就被逼着结婚,不忿!天天提要求,大到组合家具,小到蚊帐挂钩,不给准备齐了不结婚!天刚被他弄得火起,不过还是一一满足了他的心意,期望他这个婚能结的顺心如意。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