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1/24/2020 SIP 253 销毁选票被抓现行? GSA局长给拜登的公函信 安提法又不安分了? 中国在美外宣花费曝光 Great Reset Event 201 BBB

Share the joy
  •  
  •  
  •  
  •  
  •  
  •  

疫情

全世界

今天全球确诊人数已经 6010万了,死亡人数已经  141 万。

今日新增确诊54万 人,新增死亡11713 人,这是每日新增人数的曲线变化:

美国

美国今天新增确诊17万 例,死亡新增2110 例。确诊人数已达 1277万,死亡人数26.4 万。

加州今天新增确诊 1.7万 例,死亡新增 94 例。

Alameda今天新增确诊 235例 ,死亡人数没有变化。

Dublin是434 例,新增 2 例。

今日话题

在销毁证据?

林伍德律师推文下还看到一条跟前两天提到的一件事有关的事件。前几天提到有人看到负责大选的办公楼外有碎纸卡车,那人一直追着,应该也是报了警。

今天林伍德转了一则推文:

【报告: @ A1Shreds发表声明:“我们坚信民主进程,感到乔治亚人和所有美国人都应该对选举过程充满信心。我们已与乔治亚州SOS的选举部门以及 @联邦调查局 寻求帮助…”】

下边有人评论:你敢保证这些部门不是赶紧接着消灭证据?

这人评论很有道理,这些资料本来就是选举部门联系碎纸公司来销毁的,而联邦调查局也存在威胁证人改口的例子。

GSA局长Emily Murphy给拜登的公函

我昨天在说到美国总统权力交接时提到过一个链接,是Murphy女士写给拜登先生的,说明她为何放行交接手续,今天很多人解读这封信,所以我就把中文译文放在这里。

原文在这里:确认信[PDF-100 KB]

【亲爱的拜登先生

作为美国总务管理局的局长,我有能力根据经修正的1963年《总统过渡法》,提供某些选举后资源和服务,以协助总统过渡。参见3 U.S.C.第102条注释(“法案”)。我认真对待这个角色,由于最近涉及法律挑战和选举结果证明的发展,今天在发送此信以向您提供这些资源和服务。

我的成年生活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公共服务上,而且我一直在努力做对的事情。请注意,我是根据法律和现有事实独立做出决定的。在我做出决定的实质或时机上,我从未受到任何行政部门官员(包括在白宫或GSA工作的人员)直接或间接施加的压力。需要明确的是,我没有收到任何延误决定的指示但是,我确实通过网络,电话收到针对我,我的家人,员工,甚至我的宠物的安全性威胁,以迫使我过早做出这一决定即使面对成千上万的威胁,我也始终致力于维护法律

与媒体报道和暗示相反,我的决定并非出于恐惧或偏向。相反,我坚信,法规要求GSA管理员探悉,不强制认定,所谓明显的当选总统。不幸的是,此次选举涉及法律挑战和不完整的统计数字法规没有为此情形提供任何程序或标准,因此我希望从先前的选举中获得先例GSA不会决定法律纠纷和重新计算的结果,也不会确定此类诉讼是否合理或不合理这些是宪法,联邦法律和州法律留给选举证明程序和具有适当管辖权的法院的决定的问题。我认为,负责改善联邦采购和财产管理的机构不应把自己置于基于宪法的选举程序之上。我强烈敦促国会考虑对该法进行修正

如您所知,GSA管理员不会挑选或证明总统选举的获胜者。取而代之的是,根据该法案,GSA管理员的角色极为狭窄:提供与总统过渡有关的资源和服务。如上所述,由于最近的发展涉及法律挑战和选举结果证明,我确定您可以应要求访问《法案》第3节中所述的选举后资源和服务总统选举的真正获胜者将由宪法中详细规定的选举程序确定

该法和2020年10月1日的第116-159号公共法的第7节提供了直到2020年12月11日的持续拨款,为您提供了6,300,000美元以执行该法第3节的规定。此外,根据《公法116-159》授权拨款1,000,000美元,用于提供任命方见面会和过渡目录谨在此提醒您,该法案的第6节对您强加了报告要求,以此作为从GSA接收服务和资金的条件

如果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请联系联邦过渡协调员Mary D. Gibert女士。

真诚的

艾米丽·墨菲

管理员

美国总务管理局

抄送:尊敬的爱德华·考夫曼

尊敬的杰弗里·辛特斯

马克·梅多斯议员

克里斯·里德尔议员

我们可以看出来,Murphy女士从未承认拜登是当选总统,此次交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而且只是打开了一扇门,至于拜登能不能进去,那就看他能不能拿出相应的证据和法律条文来表明他有资格领取和使用这些资源。

如果他在没有合理合法的手续下,强行霸占和使用这些资源的话,估计后续的追责他会吃不消。不过,看拜登这迫不及待地要夺权的架势,估计会硬着头皮来的。

这会不会是不作不死、自己作死的节奏?如果没有选举舞弊,没有心虚的话,那就等川普打完官司呗,何至于现在利用媒体、社交平台、安提法、黑命贵和不明真相的支持者对川普及其支持者甚至这些依法行事的官员进行人身攻击和恐吓?吓唬家人也就算了,连人家的宠物都一起威胁,这简直是一网打尽、鸡犬不留的恶行了。估计当年领头抄家的红卫兵小将们都不敢与之抗衡。

安提法又不安分了

今天早上林伍德大律师发了一个推文,包含了一个推文截屏,截屏是安提法头头写的,川普总统这周日中午之前还没有承认败选的话,他们将去保守地区,堵住路口和超市门口,让川普的支持者无法团聚、无法购物买日常用品和食品等,还强调说他们可是要持枪的哦:

【早上好。耶利哥的城墙正在坍塌。不久,我们将把我们的国家带回来。Twitter现已删除了下面的“威胁”。不用理会星期日的截止日期。在感恩节与亲人聚会。为美国假期做准备。爱护他们。感谢上帝。】

这个推文下面有个评论说:好可笑哦,难道保守人士就不会持枪吗?

中国继续在美国搞大外宣

Daily Caller上发布了一篇文章,揭示了中国如何在美国媒体界大撒币。

【由中国共产党宣传部控制的《中国日报》 @WSJ $ 85,000, @latimes $ 340,000,@ForeignPolicy  100,000美元,2020年5月至2020年10月在美国其他报纸上投放广告】

WSJ是指华尔街日报,latimes是洛杉矶时报,ForeignPolicy 是指对外政策。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

【在过去的六个月中,即使受到对北京在西方的虚假宣传努力的严格审查,中共宣传部控制的英文报纸也向美国媒体公司支付了近200万美元的印刷和广告费用。

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FARA)本周提交给美国司法部的宣传工厂的内容披露,中国日报支付华尔街日报超过$ 85,000个和洛杉矶时报$ 340,000为宣传月和2020年10月之间的活动。

该文件显示,《中国日报》还向《外交政策》杂志支付了100,000美元,英国《金融时报》223,710美元和132,046美元给加拿大媒体Globe&Mail。

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媒体向多家报纸公司支付了总计1,154,666美元的印刷成本,其中包括《洛杉矶时报》的110,000美元,《休斯顿纪事》的92,000美元和《波士顿环球报》的76,000美元。(相关文章:《中国观察》:《洛杉矶时报》发布有偿中文宣传)

根据FARA提交的文件,在过去六个月中,《中国日报》总体上在印刷,发行,广告和行政管理方面的支出超过440万美元。

由中国共产党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及其宣传机构控制的《中国日报》多年来一直向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报纸和杂志付费,以发行看起来像合法新闻文章的社论

根据FARA在6月份提交的《美国日报》披露的消息,从2016年末到2019年10月,《中国日报》向《华盛顿邮报》支付了超过460万美元

据披露,从2016年到2020年4月,《华尔街日报》获得了600万美元的广告费。

截至2020年,《华尔街日报》已从《中国日报》获得461,489美元的广告收入。

中国日报》的插页被称为“中国观察”,通常提供有关中国经济,中国文化或中国地缘政治观点的亲北京的说法

《华尔街日报》拥有一个由《中国日报》赞助的网站,其中包括《中国日报》首次发表的多篇文章,称北京是去年开始在武汉处理冠状病毒大流行的。

苹果首席执行官:控制中国的爆发》是《华尔街日报》网站上一篇文章的标题。

有几篇文章批评了美国官员,他们指责中国政府误导西方关于大流行的观点,并允许该病毒在全球范围内传播。

特朗普日报的中国言论被斥责》和《美国旋转病毒的名字被谴责》是《华尔街日报》网站上两篇文章的标题。

自7月份以来,该杂志尚未在其赞助页面上发表任何文章。自2020年6月30日终了的一个月以来,《中国日报》的FARA档案没有列出对报纸的任何付款。

为了回应对印刷版付费安排的批评,一些美国报纸与《中国日报》切断了联系。华盛顿自由灯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在8月份报道说,《纽约时报》悄悄地清理了其发布的广告网站,这是与《中国日报》达成交易的一部分。

2月,国务院将《中国日报》和其他四个北京控制的新闻机构指定为“外国使团”,由于它们与中国政府的密切联系,它们与外国使团一样。

《华尔街日报》未回应有关其与《中国日报》关系的置评请求。《洛杉矶时报》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我觉得这位做调查研究的记者还是单纯了些。这些在媒体上发表的文章会被出口转内销的,到了国内,就成了美国XX媒体报道,以证明中共的XXX受到了美国人民和精英界或者政界的认可。

今日分享

大重组计划

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词汇是在看Carlo Maria Viganò大主教写给川普总统的第三封公开信时,在这封公开信里看到的。

这封公开信我曾经提到过。这里再贴一遍译文。

【致美利坚合众国唐纳德‧J‧川普总统的公开信

2020年10月25日,星期日

基督王的庄严日

总统先生:

请允许我在这个时候致信给您。此刻,反上帝和反人类的全球阴谋,正在威胁着全世界的命运。

我以大主教,使徒继承人,前使徒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的身分,给您写信。

我是在民间社会和宗教机构都保持沉默的情况下,给您写信的。

愿您接受我的这些话,作为“在旷野里呼喊的声音”(约翰福音1:23)。

正如我在6月份给您写信所说的那样,这个历史时刻,在一场与善的力量进行的生死决斗中,邪恶势力已然结盟。邪恶势力在反对光明之子时,十分强大而有组织,而光明之子却迷失了方向,失去了组织,被他们属世和属灵的领袖所抛弃。

我们每天都有感觉到,那些想破坏社会根基的人,对自然家庭,尊重人的生命,爱国,教育和商业自由的攻击,与日俱增。

我们看到各国元首和宗教领袖,都在迎合这种对西方文化及基督教灵魂的自杀行为,而公民和信徒的基本权利,则被以健康危机的名义剥夺,而这种健康危机越来越充分地显示出,它是建立一个非人道的隐蔽暴政(faceless tyranny)的工具。

一个称为“大重组”(The Great Reset)的全球计划,重组中

它的设计者是一群全球精英,他们想征服全人类,采取强制措施,彻底地限制个人和所有民众的自由。

在一些国家,这一计划已经得到批准和资助;在其他一些国家,这一计划仍处于早期阶段

在世界领导人-这一地狱计划(infernal project)的帮凶和执行者的背后,成为帮不道德的人物,在资助世界经济论坛和“ Event 201”(全球瘟疫大预演),推动其进展

「大突破」的目标,是强行推动健康独裁,强行应对杀(应对瘟疫的)自由措施,其背后隐藏着确保全民收入和取消个人债务的诱人承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做出这些让步,其代价是放弃所有权,遵从从比尔‧盖茨与主要制药集团合作,推动一项Covid-19和Covid-21疫苗接种计划。

除了巨大的经济利益,激励这些“大重组”的倡导者之外,在实施疫苗接种的同时,可以要求提供健康护照和数字身分证,并跟踪全世界人口相互接触的情况

不接受这些措施的人,将被关进拘留营或被软禁,他们的所有财产将被没收。

总统先生,我想你已经知道,在今年年底至2021年的前3个月期间,一些国家将启动“大重组”计划

为了达到此目的,进一步实行封锁的计划将会实施,官方将以所谓的第二波和第三波大流行为理由

您很清楚,为了散布恐慌,将严厉限制个人自由的行为合法化,简化地挑起一场世界性的经济危机,他们已经采取了各种手段。

在其设计者的本质中,这场危机将使各国诉诸于“大重组”的做法,变得不可逆转,从而给世界以最后一击,彻底消除这个世界先前的存在和记忆。

但是,总统先生,这个世界包括人,情感,制度,信仰,文化,传统和理想:这些人和价值观,并不像自动机器,他们不像机器那样服从,因为他们被赋予了灵魂和心灵,因为他们被一种精神纽带绑在一起,这种纽带从上天那里汲取力量,从我们的对手想要挑战的上帝那里汲取力量,就像路西法在时间之初,通过“ non serviam”处理的那样。 【注:拉丁文的意思是「我不会侍奉」,路西法的意思是「我不会侍奉上帝」】。

我们很清楚,许多人对这种善恶冲突的提法,和使用“世界末日”的寓意感到恼火。据他们说,这种提法会激怒灵魂,加剧分裂。

当敌人自以为顺利到达其意图征服的城堡时,却意外被人发觉,他们此时感到愤怒,一点都不令人惊奇。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没有人发出警报。

深暗势力(deep state)对那些谴责其计划的人的反应,破绽百出,语无伦次,但可以理解。

就在主流媒体这个帮凶,通过向世界新秩序(新世界秩序)的过渡进程,成功地变得不痛不痒,不为人知的时候,各种欺骗,丑闻和犯罪却被曝光了

直到每月前,人们还很容易把那些谴责这些可怕的计划的人,污蔑为“阴谋论者”,我们现在看到这些计划,正在被替换成最小的细节。

直到去年2月,都没有人会想到,在我们所有的城市里,市民仅仅因为想走在大街上,想呼吸新鲜空气,想保持营业,想在星期天去教堂,就会被拦截。

然而现在,这种情况正在世界各地发生,甚至在如明信片般优美的意大利。许多美国人认为意大利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小国,它有古老的路线,有教堂,有迷人的城市,有特色的村庄。

而当政客们被封锁在他们的宫殿里,发布像波斯总督一样的法令时,商业正在衰退,商店关闭,人们正常的生活,旅行,工作和祈祷被阻止。

这一行动的灾难性心理后果已经显现,首先是绝望的领导人,和我们的孩子自杀,他们与朋友和同学隔离,被告知独自坐在家里对着电脑上课。

在《圣经》中,圣保罗对我们提到“阻止”非法秘密实现的人(反对罪孽之谜的人),即“kathèkon”(希腊语,最后的守护者)(帖撒罗尼迦后书2:6-7)。

在宗教领域,这个矛盾邪恶的人是教会,特别是教皇制度;在政治领域,是那些阻碍建立世界新秩序的人。

现在很清楚,担任彼得教廷主人的人,从一开始就背叛了自己的角色,而去捍卫和促进全球主义意识形态,支持从教会队伍拥护他的深层教会(the deep church)的议程

总统先生,您已经明确表示,您要捍卫国家,一个上帝之下的国家,捍卫其基本自由和不容置疑的价值,而这些价值今天却被否定和反对。

亲爱的总统先生,正是您,才是“阻碍”深暗势力的人,是黑暗之子最后攻击的人

因此,有必要让所有善良的人们认识到,即将成为古代的大选的时代本质:不是为了这个或那个政治纲领,而是因为您的行动,所带来的普遍启示,在这个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最能代表这个世界,我们的世界,那个他们想通过封锁手段抹去的世界。

您的对手也是我们的对手:它是人类的敌人,他“从一开始就是杀人的”(约翰福音8:44)。

在您的周围,聚集着那些带着信心和勇气的人,他们认为您是反对世界独裁的最后一道防线

另一种选择是投票给一个被深暗势力操纵,被丑闻和腐败严重破坏的人,他将对美国做出像方济各(Jorge Mario Bergoglio)对教会,孔特总理对意大利,马克龙总统对法国,桑切斯首相对西班牙等等进行的事情。

乔‧拜登有把柄被人捏在手里,就像梵蒂冈“魔圈”(梵蒂冈的“魔圈”,围绕着教皇的圈子)的教长们一样,将被肆无忌惮地利用,让非法势力既干涉国内政治,又干预国际事务

显然,操纵他的人,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比他更坏的人,一旦有机会,他们就会用这个人取代他

然而,在这幅凄凉的画面中,在“看不见的敌人”这种似乎不可阻挡的前进中,出现了希望的因素。

敌人不懂得爱,它不明白,要想征服人群,说服人群像牛一样被烙印,仅仅保证全民收入或取消抵押贷款是不够的

这个长期以来忍受着着仇恨和暴虐的权力滥用的人群,正在重新发现他有一个灵魂;他明白,他不愿意用自由,来换取其身分的同质化和消除其特质;它开始理解家庭和社会关系的价值,理解将诚实的人团结起来的信仰和文化纽带的价值。

这场「大重组」注定要失败,因为策划这场「大重组」的人不明白,还有人愿意走上街头捍卫自己的权利,保护自己的亲人,给自己的子孙一个未来

在光明之子坚定而勇敢的反对面前,全球主义非人道的“大同”计划(全球主义项目的拉平人性)将会悲惨地遭到失败。

敌人的身边有撒旦,他只知道仇恨

但在我们这一边,我们有全能的主,有排兵布阵准备战斗的神,还有最神圣的圣女,她将敲碎那古蛇的头颅。“神如果支持我们,谁还能反对我们呢? 」(罗马书8:31)。

总统先生,你很清楚,在这个关键时刻,美利坚合众国被认为是防御墙,全球主义倡导者所宣布的战争已经发动

将您的信任放在主的身上,以使徒保罗的话为力量:“我靠着那加强我能力的(神),凡事都能做。”(腓立比书4:13)。

成为神圣天意的工具,是一项重大的责任,取决于您一定会得到您所需要的一切恩典,因为许多用祈祷支持您的人,正热切地为您恳求。

带着这种上天的希望,和我为您,为第一夫人和您的盟友祈祷的保证,我全心全意地向您送上我的祝福。

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

+卡洛‧玛丽亚‧维加诺

山雀。乌尔皮亚纳大主教

前教廷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

听着怎么就像一尊提出来的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我听了很多身边的朋友说过的神迹,这些虔诚信主的人有时候真能体会到一般人体会不到的东西。

现在后头来看大主教的这封公开信,很多事情真的被他说中了。

那么,这个大重构究竟有没有?他提到的Event201呢?

我用Great Reset查了查,看到了这个词竟然真的是最新的世界经济论坛的主题

迫切需要全球利益相关者合作,同时管理COVID-19危机的直接后果。为了改善世界状况,世界经济论坛正在启动“大重组”倡议。】

社会环境:【Covid-19危机及其带来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动荡,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的决策环境。在关注生命,生计和地球的全球背景下,从卫生,金融到能源和教育的多种系统的矛盾,不足和矛盾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暴露。领导人发现自己处于历史性的十字路口,应对着应对中长期不确定性的短期压力。】

机遇:【当我们进入塑造经济复苏的独特机会之窗时,该计划将提供见解,以帮助告知所有那些确定全球关系的未来状况,国民经济的方向,社会的优先事项,商业模式和管理全球公共事务的人们。借助论坛社区中各个领导人的远见和广泛的专业知识,“大复位”倡议具有一系列方面的内容,可以建立新的社会契约,以尊重每个人的尊严。】

这也是一尊一直说的这次遍布全世界的大疫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世界大变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性交汇,既为我国从富起来走向强起来、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创造了重要历史机遇,又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注入更为强劲的中国力量。】

这个大变局难道不是一尊联手WHO一起人为创造出来的?中共政府在WHO的帮助下,极力抨击和打压所有限制中国人出入的国家,让病毒从武汉这个始发地随着人群流入了全世界。

那个Event201又是什么呢?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与世界经济论坛以及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合作,于2019年10月18日在纽约州主办了201活动(Event 201),这是一次大规模的流行病演习。演习说明了应对严重的大流行病以减少大规模的经济和社会后果期间需要建立公共/私营伙伴关系的领域。

关于新冠病毒和我们的大流行演习的声明

近年来,世界范围内的流行病事件越来越多,每年约有200起。这些事件正在增加,并且对健康,经济和社会造成破坏。处理这些事件已经使全球能力紧张,甚至没有大流行威胁。专家们同意,这些流行病之一成为全球流行只是时间问题,这种流行病具有潜在的灾难性后果。一场严重的大流行(称为“ 201事件”)将需要多个行业,各国政府和主要国际机构之间的可靠合作。】

卧槽,注意到没有?于2019年10月18日在纽约州主办了201活动(Event 201),这边10月份刚刚举办完大演习,那边武汉就爆发了新冠大流行。这也太巧合了吧?巧合地没有天理了。

这一霎那我突然非常理解为啥那么多人质疑比尔盖茨了。这些年一直在大力推广疫苗,今年又是投那么多钱去搞疫苗开发,是不是给韭菜施肥等着年底割韭菜呢?真的是为了世界人民的健康吗?我只感觉到了恶意满满。怪不得有黑客入侵WHO和盖茨基金会的电脑呢,估计是在找证据。

微软是美国几大IT公司唯一在中国畅行无阻的,Dominion更是基于Windows操作系统。而今年年初,比尔盖茨宣布退出了微软的董事会,算是做了一次切割,你有种把微软的股票全抛了!只退出董事会,是不是怕影响到他的钱袋子?

再来看大主教信中提到的各国领导人。

先以拜登提出的竞选口号来查询。

我还没输入完呢,就出来一大堆类似的。难道这个口号真的是已经在一大票领导人中形成了共识?

我找到了一篇Gnews上的综合报道,倒是能省了我不少时间。

【“Build Back Better“(BBB)译作“更好的重建”,最初是在联合国“仙台减少灾害风险框架”文件中首次正式描述的,该文件在2015年3月14日至18日于日本仙台举行的第三届联合国世界减少灾害风险会议上达成了共识。 它被联合国成员国采纳为仙台灾后恢复,减少风险和可持续发展框架的四个优先事项之一。联合国大会于2015年6月3日通过了该文件。

 2020年乔·拜登竞选团队将其用作了竞选的口号(BBB也是英国首相的经济口号,更有网友嘲笑乔·拜登剽窃了英国首相的口号用作竞选口号。)。政客们冠冕堂皇的描述BBB是一项旨在未来灾难和冲击过后降低国家和社区人民风险的战略。BBB是灾难后恢复的一种方法,它将减少灾害风险的措施整合到物理基础设施,并增强社区的抵御能力,以应对物理,社会,环境和经济方面的脆弱性和冲击。

无独有偶,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声称,在大流行性失业导致英国经济萎缩之后,他的政府将“做得更好,更环保”(Build The Back Better)。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也向议会提出了“要求重新设定本届政府恢复经济以更好地重建的方针”。(“to reset the approach of this government for a recovery to build back better,”)

巴基斯坦卫生部长Mirza在一条推文中说:“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将巴基斯坦列为七个国家之一,全世界可以从中学习如何与未来的流行病作斗争。 巴基斯坦人民感到非常荣幸。他表示:“世卫组织总干事谈到了公共卫生系统的重要性。 他说,人们谈论“更好地重建(BBB)”,我相信现在已经到了重建的时候了。“ 巴基斯坦总理伊姆蘭 (Imran Khan)也多次在公共场合表示了BBB的重建计划。

Build Back Better 究竟意味着什么?是正义还是邪恶?是拯救是世界还是控制世界?

如今,各国政府,银行和其他大公司,环保组织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所有人都声称BBB是确保大流行恢复政策的一种口头禅,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最近的一份报告说: 触发投资和行为改变,这将减少未来发生冲击的可能性,并在发生冲击时增强社会对其的适应力。” “更好地重建COVID-19之后的可持续,有弹性的恢复, 还敦促各国政府“关注福祉和包容性”,并使大流行性疾病投资与“长期减排目标”保持一致,并考虑到 气候影响,减缓生物多样性的丧失以及供应链的循环性增加。”这些听起来都很不错,但是更像是口号。擒贼先擒王,治病要治根,对于病毒的真相不去了解,对于每天剧增的死亡数字不去关心,口号喊的再响亮有何意义?人类历史上未曾有过有效应对生化武器的策略,但是毫无疑问消灭生化武器的有效办法即是消灭它的源头。

世界对病毒真相的冷漠,也不得不让人们对BBB计划提出质疑真实的意义恐怕在于利用灾难,重建政府的威望,从而来控制民众。然而,这不是一个国家的行为,这是各个国家联手的计划。对于各国政府对COVID-19的回应,可能存在真正的机会来收回社会经济中私有化或市场化的部分(例如住房,儿童保育,药品保险)。

例如,今年7月底,加拿大政策替代中心CCPA 发布了《替代联邦预算恢复计划》,以说服加拿大公众和政府,他们需要考虑的范围甚至比目前大多数“BBB”计划都要大。但是,CCPA的恢复计划与加拿大要求更好地重建的其他呼吁之间存在根本差异。 弹性恢复工作组包括Trudeau的前参谋长Gerald Butts(现任商业咨询公司欧亚集团),只是在COVID时刻重新包装了一些旧的和新的市场治理技术。 这些措施包括“利用私人资本,有针对性的减税和激励措施,监管沙盒(以实现创新)以及行为上的“轻推”-以刺激就业并产生持久的经济活动。”】

再想想最近的美国,由于大选结果处于争执阶段,民主党控制的州又开始强硬的封禁措施。不得不感慨,这次疫情已经成为一个政治工具了。

打赏作者 

码字不易,谢谢鼓励。一杯茶水钱,胜似千千万


Share the joy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