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4/1/2021 381 特斯拉 科萨人 地平说 CERN 虚拟世界

Share the joy
  •  
  •  
  •  
  •  
  •  
  •  

疫情

全世界

今天全球确诊人数已经1亿3018 万了,死亡人数已经 284  万。

今日新增确诊70万 人,新增死亡1.1万 人,这是每日新增人数的曲线变化:

感觉最近感染病例的增加速度超过了死亡的增加速度:

美国

美国CDC官方报道,昨日新增死亡917,新增病例6.4万。确诊人数已达 3027万,死亡人数43.5 万。

加州今天新增确诊 2234 例,死亡新增 154 例。

Alameda今天新增确诊93 例 ,死亡人数没有变化。

疫苗:

Dublin是1587 例,新增  4例。

今日话题

今天是愚人节。所以呢,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些烧脑的听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

被刻意隐藏的大发明家特斯拉

昨天散步时,我跟帅哥提起特斯拉的无限能源,他还觉得这不可能,后来我觉得是有可能的。

今天还想找点儿资料呢,刚好遇到新闻小语谈论这个话题:

特斯拉是在一个旅馆房间里去世的,去世后他的实验室被当地政府拍卖了,很多东西散落人间,但大部分的手稿和资料被FBI拿走了。

这个《历史》频道的视频也讲到了特斯拉跟外星的沟通:

特斯拉的研究成果究竟去了哪里?一部分被解密:

特斯拉据传是被深层政府杀害的,科技也被深层政府窃走了。而凶手跟布什家族脱不了关系,老布什总统的父亲George Scherff是特斯拉的助手,跟希特勒关系密切,他经常偷偷看特斯拉的东西,显得很好奇的样子,所以被成为好奇的乔治:

这件事被特斯拉的作家朋友写进了美国人喜爱的小人书《好奇的乔治》里:

那个推文里有个链接,里面详细描述了整件事情,【最近的证据浮出水面,详细说明了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在被接受对两名特勤局特工Reinhardt Galen和Otto Skorzeny进行全天面试后的第二天被谋杀。使他窒息后,他们偷走了特斯拉的所有蓝图和文件。

奥托·斯科曾尼(Otto Skorzeny)是希特勒(Hitler)的保镖,也是刺客,这是二战后作为项目回形针计划的一部分潜逃到美国的众多纳粹分子之一这些纳粹分子中的许多人最终都为NASA,CIA和其他美国特勤局工作

尽管他本该死于1975年,但Skorzeny于1999年再次出现。在病床上向与他女儿约会的那个人供认时,他透露了特斯拉助手的身份,而这位助手正在从他身上偷东西。

他说,这个名叫乔治·谢尔夫·斯纳(George Scherff Snr)的人就是普雷斯科特·布什(Prescott Bush),布什是美国第41任总统的父亲,也是现任总统的祖父。】

【莱因哈特·格伦(Reinhardt Gehlen)是一名高级党卫军官兼刺客,他在回形针行动中被偷运出德国。Skorzeny是希特勒的保镖和党卫军间谍/刺客,他们是战后在Paperclip项目下来到美国的。Skorzeny和GHW Bush在将纳粹(SS)情报与OSI合并以与“ Wild Bill” Donovan和Allen Dulles组成CIA方面发挥了作用。这些人也是CIA心理控制实验(例如MK-ULTRA)的一部分。党卫军军官和医生约瑟夫·曼格勒(Joseph Mengele)是奥斯威辛集中营的臭名昭著的“死亡天使”,战后从德国逃到了南美。小布什(George H. Scherff)成为美国第41任总统,因为GHW布什(GHW Bush)和小乔治(George H. Scherff)是尼古拉·特斯拉(Nicola Tesla)的“值得信赖的助手”。】

布什一家是深层政府的人,这一点儿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传得最广的是在老布什的葬礼上,很多深层政府的人都收到了一封信,上边写着“他们都知道了”。

给小布什的信上写的是,“对不起”。

科萨人

我今天在一个群里看到了对深层政府的描述。扒到了科萨人那里。

【目前世界範圍內流傳的猶太人歷史,是經過猶太控制的世界媒體渲染過的,很多人都以為現代的猶太人直接起源於中歐東歐地區,這其實是錯誤的。

相信很多人以前連可薩猶太這個詞都沒有聽說過。在西方媒體宣傳中,他們巧妙的對猶太歷史進行了轉基因和粉飾,將可薩猶太這段歷史切除,同時歪曲猶太在歐洲的歷史,通過大量的篡改和美化,世人都誤以為現在的猶太人就是聖經中摩西帶領下的那個猶太人。其實,並非如此。以血緣來說,今天的猶太人只是信仰猶太教的民族,並非古猶太人的后裔。通過影視作品進行大量的宣傳,猶太的形象瞬間高大上,但是事實果真如此嗎?真相往往讓人不寒而慄!

現今世界自稱為猶太人那一群傢伙(例如:羅斯柴爾德、馬克思、比爾蓋茲、札克伯格….) ,其實,他們的祖先是一群由大興安嶺與西伯利亞遠赴歐美的高智商游牧侵攻部族(sabi),而不是古代閃米特族的正宗猶太人。他們在遷徙到西歐、大洋洲、北美前曾在俄羅斯南部的哈薩克斯坦與格鲁吉亞等國的區内建立了一個名為可薩(khazaria)的國家,所以他們又自稱為可薩人。

八世紀中期,可薩國巔峰時期在布蘭國王帶領下被要求集體改信猶太教,建立了全面的猶太教信仰體系,從這個時候起,可薩“猶太人”正式出現,並且對世界歷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近世幾百年裡,可薩人為了保持自己種族的高智商,所以開始對血統講究起來,他們採用近親结婚的方式以保持血統的純正,這樣就會只有他們有足够的能力、財力、智商領導世界政府與整個世界,以實現他們想將地球人類控制在五億人以下的夢想。

公元100至800年時的可薩地區是一個極惡社會。當時的可薩人發展出一個由邪惡汗王統治的國家,這名汗王通曉古巴比倫時代的黑魔法,並且將少數懂魔法的心腹納入自己的朝廷,當時的鄰近國家對鮮卑可薩人的評價就是一群竊賊丶劊子手丶攔路劫匪。古代可薩國没有法治,只有控制、强權、暴力與邪恶的統治,他們被其他周邊國家視為一個無法無天的自私國度,邪惡的可薩國允許其人民侵犯甚至侵略鄰居和旅行者,從國王一直到百姓都是一樣邪惡。

大約在公元750年,俄波聯合向可薩國王布蘭下了最後通牒,他必須在三種亞伯拉罕一神教裡選一個信奉,並將其作為國教,藉此清洗邪惡思想的鮮卑可薩人,可薩布蘭王勉強同意並選擇了猶太教作為該國的國教。然而,宣稱有猶太教信仰的鮮卑可薩人其後依舊從事着邪惡的勾當:搶劫並且殺害行經可薩的鄰國旅人。可薩匪徒還經常偽裝成被他們殺害的旅人——因而此後他們成為喬裝和偽造身份的行家。直到今天,他們仍然在世人面前戴着虚假和偽善的面具,私底下仍繼續進行著兒童血祭等其它巴爾(baal)崇拜儀式。

他們殘忍的殺害兒童來祭祀,因為他們相信這將為他們提供越來越多的邪惡力量。布蘭王秘密崇拜巴比倫塔木德教(祭拜巴爾/魔鬼/惡魔),假以猶太教為表面來掩飾,這些邪教從外表上看和猶太教律法很相似,所以他們將其用來掩人耳目,他們製造出改邪歸正的假象,暗中却繼續崇拜惡魔,這種自私自利到極端的扭曲心態,形成了不人道與犯罪的可薩暴徒集團。可薩人雖表面改信猶太教,實際是將古巴比倫魔鬼崇拜渗透進塔木德猶太密教。在大約公元1250年,俄羅斯和波斯以無法辯駁的理由把邪惡的可薩王國毀滅掉,出兵的名義是为了制止可薩人侵害自己的同胞,並且遏止鮮卑可薩人綁架嬰兒和孩童進行血祭的儀式

當年被俄波軍隊滅國而倖存於世的可薩惡霸們制定了一個永世復仇計畫:誓言消滅當年攻打可薩的俄羅斯和臨近諸國。所以,後來的波斯被伊斯蘭教顛覆成伊朗,俄羅斯被顛覆成蘇聯。

可薩人在跑到西歐不久後,就成為了梵蒂崗的銀行家,被各國國王、王后和歐洲國家的皇室成員稱為“猶太教徒”或“宫廷猶太人”, 他們很容易被古老的歐洲黑貴族所接受,他們實踐巴比倫黑魔法行為,並慘無人道利用孩童的犧牲,從邪惡的黑暗中獲得權勢,可薩人能被古老的歐洲黑貴族擁抱並成為工具,是因為歐洲黑貴族們也是信奉黑魔法儀式的魔鬼教徒,很明顯的,可薩人與古老的黑貴族們是同一鼻孔出氣的,在秘密黑魔法和神秘儀式上彼此分享,比如孩童祭祀。很快的,他們就進入了英國皇室和其他歐洲皇室内。他們控制了倫敦金融城,並最終控制了所有歐美的貨幣創造和分配制度,這些體系都被建立為私人的虚假金融系统與有害的高利貸體系。

可薩黑幫利用巴比倫的金錢魔術渗透和挾持全世界的銀行業,這種金錢魔術就是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不勞而獲,並且利用敲骨吸髓的高利貸賺取高額利息。可薩黑幫利用他們龐大的財富創建了金錢奴隸制黑魔術為基礎的銀行體系,他們宣稱這種黑魔法是他們進行無數次兒童獻祭後黑暗魔王巴爾(baal)傳授給他們的法術。

可薩王和他的親信們透過德國的“鮑爾”家族渗透到德國貴族社會並且執行巴爾(baal)的邪惡計畫,其後紅盾的“鮑爾”(意指秘密兒童血祭)家族把家姓改為羅斯柴爾德(又叫做石頭的魔鬼兒子),你也許會很清醒的認知到,幾百年來,很多可薩人一次又一次改名換姓,是為了讓他們自己更好的延續在生活的國家的優勢地位。他們可以獲得在那個國家中足夠的重要地位,這樣可以讓他們滿足各地真正主人的需求,有很多證據証明,羅斯柴爾德家族今天仍然延續他們的欺騙傳統。這個家族對知情人士宣稱:正因為他們經常進行兒童血祭和供奉邪神巴爾(baal)的獻祭儀式,巴爾才會賜予他們這種黑魔法和秘密的金錢力量。可薩黑幫極度厭惡巴爾神之外的信仰,這種極端想法促使他們謀害和消滅世界各國的君主和皇室成員,他們也對美國總統使出同樣的手段——利用縝密策劃的陰謀架空總統的權力,如果他們的計謀没有得逞,他們就會訴諸暗殺

前面提過,可薩人的起源與閃米特族没有血緣關係,聖經中摩西帶領的閃米特猶太人是古希伯來人,現代阿拉伯人的祖先也是希伯來人。而現代猶太人的主體則是可薩猶太,他們來自於東方,和閃米特猶太人在血緣上是八竿子打不著的。據美國霍普金斯大學DNA研究結果,現代以色列人和古希伯來人基因構成相似度很低。這也就作證了現代以色列的猶太人是標準的李鬼,聖經中的摩西帶領的猶太人才是真正的李逵。李鬼冒充李逵,這種變臉術也只有掌控西方媒體的可薩猶太有能量做到這一點。可薩猶太這個李鬼,冒名頂替閃米特猶太在聖經中的地位,這種鵲巢鳩占和借屍還魂的手法,在歷史上曾經玩過三次。他們通過輿論傳媒將可薩猶太人塑造成聖經中的閃米特猶太民族,還利用猶太民族祭煉了一千年的金融點金術成功的控制了歐洲、美國各個領域。

可薩暴徒在17世紀謀殺英國皇室成員,並且安排自己的人馬取而代之,並且在18世紀謀害了法國皇室成員。後來他們又刺殺了奧匈帝國的斐迪南大公,進而引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1917年,可薩暴徒透過布爾什維克奪取俄羅斯政權(10月革命)。沙皇和皇室家族都被殘忍地殺害,沙皇的三女兒死後還被毀容。俄羅斯皇室所有的金銀財寶和藝術珍品都被洗劫一空。

上世紀七十年代,華爾街崛起後才為後人熟知,目前的華爾街被可薩猶太牢牢控制著。通過金融衍生產品,華爾街掏空了整個美國。這些鮮卑可薩人謊稱是猶太人,到了美國控制了美國的傳媒、金融等多個體系,妄圖控制美國甚至最終控制全球,這些頂級的可薩領導人因其在政治陰謀、人類妥協和勒索方面的專業知識、催眠藥物和特殊毒藥的管理而聞名,很多人的死亡表面看似乎是由於醫療條件所造成的,實際很多都是被可薩人毒死的,歐美已經被一群擅長大規模謀殺可薩匪徒接管,可薩暴徒早已在積極地利用操縱出來的疾病、有毒化學品、垃圾食品多次地嘗試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頂級左翼可薩財閥没有國家概念,有的只是利益,唯利是圖。可薩財閥們希望世人都變蠢,却無一例外要自己保持聰明來領導世界。羅斯柴爾德家族在美國獨立戰爭中失利之後,他們此後就和美國開國世代誓不兩立,就如同他們在西元1000年被俄羅斯聯軍滅國之後如出一轍。他們發誓要讓俄羅斯人和美國開國世代們永世不得翻身。於是他們計畫滲透並且劫持美俄兩國的政府,他們利用馬克思列寧的共產理論在俄國進行了暴虐統治,他們也預備要將美國的資產洗劫一空。

羅斯柴爾德家族在俄羅斯發動十月革命,並且對無辜的俄羅斯百姓進行慘忍血腥的報復。自從可薩汗國滅亡之後,可薩暴徒花了好幾百年的時間策畫這場復仇行動。羅氏家族利用自家的私有中央銀行網路,匯款給布爾什維克份子,讓他們可以滲透俄羅斯社會,進而為可薩暴徒發動血腥革命。俄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亞歷山大·索忍尼辛說:「大家必須曉得,布爾什維克的領導階層都不是俄羅斯人。他們統治俄羅斯,卻厭惡俄羅斯人和基督徒。他們基於種族仇恨,毫無人性地屠殺了數百萬名俄羅斯百姓。平心而論,布爾什維克份子犯下了人類史上最血腥的屠殺暴行。世界對這項滔天罪行的無知和漠視,足以證明全世界的媒體是被一群罪犯們掌控著」。可薩暴徒利用縝密的計畫和滿腔怒火的布爾什維克份子,對俄羅斯人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復仇。布爾什維克份子在羅氏家族的指示下,對將近100萬名俄羅斯人(包括婦女、孩童和嬰兒)犯下各種罪行:強暴、酷刑、大肆燒殺擄掠。

可薩羅斯柴爾德家族曾經從鴉片生意中賺取的暴利讓他們垂涎更有利潤的勾當,他們曾透過家族的國際間諜網路,打聽到土耳其鴉片的強烈成癮性。他們暗中收購土耳其鴉片,然後運到中國販售。數百萬中國百姓深受鴉片毒害,之後還因此而爆發了影響中國政局的鴉片戰爭,無數的黃金和白銀回流到羅氏家族的金庫。 他們也暗中出資援助美洲殖民地並且創辦哈德遜灣公司和其他貿易公司,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剥削美洲這塊新大陸,羅氏家族為了掠奪美洲大陸的豐富資源,指使手下屠戮美洲原住民,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加勒比海地區和南亞大陸亦採取相同的掠奪模式,造成了數百萬無辜百姓死於非命。羅氏家族旗下的國際奴隸買賣是一門把受害者當成牲畜對待的無良勾當,除了古老的意大利黑色貴族以外,可薩人認為天下世人都跟螻蟻走獸没有區别。這個邪惡的家族很早就知道: 只要他們能貸款給参戰双方,戰爭就是賺取暴利的大好方式。但是,為了榨取穩固的收入,他們還必須讓世界各國通過税法,以便强行收取各國民眾的金錢。

1912年4月14日深夜,鐵達尼號沉船了,當時的船上,有三位全球知名的富豪巨頭。他們三人強烈反對建立“美聯儲”,是因為它的建立將使“銀行中央化”,並會控制全球經濟。我們可以說:如果聲名狼藉的“美聯儲”不存在的話,我們今天就會享受更高水平的生活,而不是到處存在壓力和經濟債務。有人說,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將謀殺任何反對他們銀行的人,這種可怕的敵對有什麽結果呢?結果是三位巨富被殘酷地謀殺了,在鐵達尼號被無情地吞沒在大海中時喪身。

1913年, 一群收受羅氏家族賄賂的美國國會議員趁着平安夜强行通過了違法且違憲的聯邦儲備法案,羅斯柴爾德家族幾乎買通了所有的選舉和任命的美國政府官員,那些不向他們低頭的人就被腐敗的競爭對手排擠或驅逐,所謂的選舉都是由可薩暴徒一手控制的,随後靠著羅氏德家族關係上台的威爾遜總統簽署了這份叛國法案,建立了他們自己的所謂的銀行系統——美聯儲,劫持了美國的貨幣創造和分配制度,令可薩黑幫在美國打下了一座橋頭堡。這是利用複雜的賄賂、勒索和人為妥協方案等手段在國會獲得足够的選票和總統的支持,這顯然是非法、違憲的反常行為,這是歷史上最重型的金融犯罪,自從私有的美聯儲成立以來,已經100多年過去了,十個美國人中有八個都是債務奴隸。

美聯儲成立之後,可薩黑幫也收買國會議員,要求他們同意成立美國國税局:一間在波多黎各注册的私人討債公司。没多久,他們又成立聯邦調查局來作為自己的保鏢和秘密眼線,並且負責掩飾他們的兒童獻祭儀式和戀童癖網路,根據美國國會圖書館的資料,聯邦調查局没有官方的總部,而且依法不得成立或支付雇員的薪水。很快的,美國所有的政客、機構、公司、執法、軍事和内部系統等,都被羅氏家族用同樣的方法劫持了。對,没錯,可薩暴徒已寄生在美國了,在這班寄生蟲成功控制了主人的大腦之後,也意味著農奴和工資階級將被無情榨壓,而且没有什么討伐權。曾經有人想反抗,結果被暗殺,例如我們熟知的幾位美國前總統,他們想與深層政府對著幹,但他們低估了可薩猶太黑幫的邪惡程度。也曾經發生過被假恐怖事件掩飾下的真謀殺真威嚇,例如911事件

美國被改造成了可薩暴徒的工具,也寄生在全球其他地方,就像約翰·帕金斯(John Perkins)在他的經典著作《經濟殺手的自白》(懺悔書)中所描述的那樣,這些可薩暴徒的口號是:如果可能的話,收買所有人,否則就轉移他們或幹掉他們。直到今天鮮卑可薩人仍然暗中繼續進行着兒童血祭的儀式,他們相信只要不斷地血祭孩童和嬰兒,巴爾(baal)神就會信守諾言,賜予他們整個世界的權力和財富

按照本杰明.福德曼所言,「第一次世界大戰是猶太人策劃並推動美國參戰。」鄂圖曼帝國割讓敘利亞、巴勒斯坦並由英法託管。鄂圖曼帝國實質上的滅亡。之後,再由英國轉讓巴勒斯坦給猶太人。二戰時,各國的領袖都和猶太人牽扯不清,英國首相丘吉爾的父親就是羅斯柴爾德的夥計,丘吉爾的母親是猶太富豪的女兒,所以丘吉爾起碼是猶太的盟友。美國總統羅斯福是共濟會32級成員,他堂叔老羅斯福也是共濟會成員,老羅斯福是前總統被殺後接任總統,他們都是猶太人扶持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其實也是可薩猶太人策劃推動的,通過二戰,他們大致上達到了數個目的,例如: 1 . 清洗猶太人中的原生猶太人,只保留可薩猶太人,淨化可薩民族血統和猶太教義。 2 . 二戰前大量可薩猶太人已經移民去美國,讓猶太人對美國各個方面的控制能力大大加强。 3 . 利用二戰,徹底控制歐美,戰爭是最快的經濟和政治洗牌方式。 4 . 二戰後,因為戰爭導致歐洲死亡了幾千萬白人男人,猶太的歐洲凱樂奇民族混血計畫 (參考附註一) 才有實施的基礎。 5 . 二戰後,因為原生猶太人被大量屠殺迫害,政治正確“反猶太就是反人類”才能得以實施。 6 . 二戰後,世界因此得出“結論”:納粹的極端民族主義是邪惡的,因此推理出“民族主義”是戰爭的根源,也是邪惡的,必須反對民族主義,於是,國際主義思想潮流得以順勢推廣。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猶太人就是美國的皇族,他們利用代理人統治美國和歐洲。馬來西亞前總理演講時也直說:猶太人通過代理人統治這個世界。

最富的可薩人與梵蒂崗的耶稣會、教皇、黑教皇共同組成了控制世界的權力塔尖。頂層的最富有可薩黑幫家族是上流社會的裝扮,他們穿着最昂貴的名牌衣服,他們住着豪宅,參加或主辦慈善活動,並通過他們龐大的免税慈善基金會假裝關心人們、關懷孤兒幼童,但他們實際上都是最邪惡的兩面派,他們直接從這些免税基金會中隱藏的巨額販毒集團利潤中獲利,自上世紀六十年代鮮卑可薩控制美國經濟後,他們就開始逐步削弱總統的權利。

可薩暴徒透過以色列和他們在美國的手下摧殘民眾的生活,並且讓人類活在一個經濟凋敝、百業蕭條、犯罪猖獗、毒品和酒精氾濫、愚民教育、自來水和牙膏含氟 (參考附註二)、疫苗含汞、政客貪腐的瘋狂世界。

這些所謂的西方領導人以消滅全球90%人口為目標。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製造和傳播諸如SARS、禽流感和埃博拉(伊波拉)等疾病。他們是911和福島大規模謀殺事件、馬來西亞客機MH370/MH17失事的幕後黑手,據日本軍方情報顯示,大約為數100萬名的陰謀份子,在幕後秘密推動削減90%美國人,然後奴役倖存者的惡毒陰謀。這100萬人是自稱猶太裔、穆斯林或福音派基督徒等的人士,但卻崇拜撒旦。

在整個權利鬥爭中,美國總統就好比是鮮卑可薩汗國的可汗,而背後的鮮卑可薩資本集團才是鮮卑可薩國王。如果總統是個蠢蛋、貪婪者或者是個不懂政治的外行人,那麼他才是可薩資本集團最喜歡的人選。最好的辦法可能是右翼派系的美國軍方最高統帥部醒悟過來並縝密籌劃,智取這群“邪惡的龍頭”,以叛國罪逮捕所有這些可薩統治集團的頂層邪惡成員,美國或這個世界才有救。

附註 1 : 凱勒奇是共濟會高級成員,他的著作《現實的理想主義》,提出了著名的凱勒奇移民混血計畫。他的理想是由“猶太貴族”統治的一個由歐亞非混血組成的統一的歐洲。實際上,猶太人精英早在上世紀20年代就設計好的大移民混血計畫——“瓦解主體民族、創造混血兒、抹殺主體民族的記憶和歷史的計畫”。他們最終的政治理念就是創造一個“没有國界/没有種族/没有道德感/没有歷史/没有文化”的新人種。這種思想,與共濟會不謀而合。要把整個世界雜種化,把整個社會原子化,這樣底層人民就永遠形不成合力,不會對上層造成威脅。

附註 2 : 許多牙醫師誤以為自來水和牙膏含氟的目的是為了預防蛀牙。事實上,這些過量的氟不僅會傷害腦部和甲狀腺功能,也降低了美國民眾的平均智商;使他們變成溫順的愚民。強制施打疫苗則是為了打壓孩童們的智商,並且製造一大群未來的潛在慢性病患者。

內文是取自網路資料,若有疏漏,敬請補充。】

我本来想利用Google翻译器把繁体弄成简体的,后来发现,咋变了字体显得短了不少呢,才发现Google又搞鬼了,有些句子整个都不翻译了,全部去掉。

关于科萨人的三次借尸还魂,国内的搜狐网上有一篇文章也做了详细描述。

最近Q披露的很多事件里,就包括了大量的人口拐卖和儿童性犯罪等案件的爆发。最近DC被围栏围起来,据说里面根本没人,主要是便于军队从地下设施搜救儿童。有很多视频显示晚间有大批大巴出人国会山和白宫附近,而很多时候,白宫都黑着灯,根本没人居住的样子。

拜登一伙人的活动是在“Red Castle”的白宫电影摄影棚举行的。

地平说

今天是愚人节哈,再说一个。

最近,看了不少这方面的东西。我觉得这个说法非常有趣。

其中最让人无言以对的应该是这张图片:

世界各地的宗教和传说里说的都是地平,只有NASA说地球是个球。而大部分的人根本没有离开过地球,离地面最高也就是坐飞机,而飞机的航线又不是直线,会沿着海岸线飞行,这都没法证明地球是个球体。

但有人就试图从飞机航线来推断地球究竟是平的还是圆的:

还有人拿出经常预言成功的辛普森一家那个动画片来佐证,地球就是平的:

看着这些古代传下来的说法,似乎地球是个平面,上边有一些结界像锅盖一样盖着而已。

那么边界在哪儿?据说北极是中心,边界在南极洲,巨大的冰山阻挡着人们环球探索的脚步。

再过三周就有一部纪录片上映了,到时候一定去见识一番:

今日分享

今天猪妹的鸡血视频讲到了俄罗斯和乌克兰间的冲突,更讲到了那个离子对撞机CERN:

关于这个CERN,老高与小沫讨论过这个话题,还不止一集:

我们是不是真的生活在虚拟世界里?

我估计探索得多了,真有一种生活在虚拟世界里的感觉。以前总觉得眼见为实,现在技术发展到虚拟技术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我们怎么知道自己看到的就是真的?

打赏作者 

码字不易,谢谢鼓励。一杯茶水钱,胜似千千万


Share the joy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