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闯荡江湖

Share the joy
  •  
  •  
  •  
  •  
  •  
  •  
  •  
  •  

85年刚过完春节,远德的儿子出生了,眉清目秀的,跟妈妈一样漂亮。

明华想了个“赵道申”的名字,当时两个字的名字已经开始流行,黄姑娘觉得道申不好听,还不如赵申,远德觉得申也不好听,改为“森”,明华不同意,觉得他大伯叫“林”,他叫“森”,这不压了远林一头嘛。可是明华的意见可以忽略不计:我们儿子的名字还不能自己做主?明华一项心宽,这也不是大事,爱叫啥叫啥吧。

不像远林和陶姑娘,远德和黄姑娘在家里基本上是当家做主说了算的,所以也没急着分家。到了86年,明华一看老二结婚快两年了,孩子都这么大了,当时远林可是早早分了家的, 以示公平,大家都应当差不多时间分家。而且远德和黄姑娘个性都比较要强,都喜欢做主,俩人经常为了一点小事拌嘴,这俩拌嘴就像是家常便饭,看着吵得挺凶各不相让的样子,也不影响感情,经常饭桌上吵架厨房里和的,明华不喜欢,一听见吵架她就胸闷,人家吵架的俩人没事,她自己能胸闷一天,刚好她那时候差不多到了更年期,稍微有一点不顺心,就伤心难受得要命,动不动就哭天抹泪的,好似受了儿子媳妇虐待似的。为了减少矛盾,也为了眼不见心不烦,干脆大家还是分开单过吧。

远德想起自己当时在车站挣的钱来,原来远德在车站辛辛苦苦挣的钱都被天刚代领了,美其名曰:我帮你收着,将来你结婚用。虽说结婚的时候,爸爸给置办了家具等,现在分家了是不是应该再给点儿分家费?他本来不想提,可是老爸一向太抠门,当时俩人结婚没多久,黄姑娘就怀孕了,怀孕的人总是有特别想吃的,有一天她就想吃点猪头肉,可是爸爸借口没钱不给买,远德就很生气,现在明华提起分家的事情来,就让远德万般往事涌心头,愤愤不已,所以他又提出一大列的清单来,要求各种崭新的锅碗瓢盆厨房用品!

当时远林家在村南面盖了一处新的宅院,全家搬去了那里,远德一家三口就挪到前院,支起新炉灶,用起了新餐具。明华带着几个小的住在后院。

后院已经很多年了,所以天刚决定推翻重盖三间北屋。最后的一天,把里面的界墙垒好了,也抹了石灰,晚上天刚和垒墙的五堂哥就坐在堂屋靠界墙的地方,喝酒聊天,青云刚好送菜进来,突然窟嗵一声,整个界墙土崩瓦解,把俩人埋了进去,把青云吓坏了,大叫一声,厨房里烧火做饭的几个人赶紧过来,一阵烟尘过后,就看土坯满地,俩人好好的坐在桌子两边,也是吓愣在那里。俩人站起来拍拍满身满脸的灰尘,还嘀咕着:这界墙没垒结实,需要重新垒了。明华又是感谢神灵祖宗保佑一番。

且说远德一家,孩子有奶奶照看,家里里里外外有妻子照料,他又开始琢磨了:还能干什么更挣钱呢?到车站出苦力的事情他是不愿干了。刚好明华大姐家的几个儿子开了一个打字部要招人,打字部的主要业务是给一些事业单位油墨印刷一些小批量资料,后来时兴名片,打印部也开发了名片业务。那时候还没有什么个人电脑,所以就是活体印刷,字盘上一个个汉字需要背下来都在哪里,往蜡纸底板上打印的时候,打字机就像一架大号的旧式英文打字机,转筒上卷着蜡版纸,打字头安置在一个可以左右前后移动的架子上,操作者手里拉着控制杆,拉到对应的汉字的位置,啪一声按下去,下面的汉字就被夹起来,刻在蜡纸底板上,再自己送回原位,然后拉到下一个字的上头,打下去的时候,对应汉字的笔触在接触蜡纸的时候把蜡弄掉了,这样一张底板准备好了之后,放在油印机上,用墨筒一推过一遍,油墨就通过没有蜡的笔触留在了下面的白纸上,一页成品就被印出来了。

这个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容易,需要熟练背诵各个汉字的位置,而且要心细手快,否则错了一个字,就毁了一张底板纸,又不能慢腾腾一个个字去找,半天打不出一张底板来。所以他们的打印部招工不易,不是什么人都干得了这种活的,需要有一定的学历,认识所有的汉字,还需要记性好,很快能记住,更需要手巧的。心思活络会画画高中毕业的远德,虽然年岁大了些,这些活还是能干下来的。而且他脑袋灵光,还可以帮着跑业务。

就这样85年的某一天远德干起了坐办公室的打字员生活。干了两三年之后,他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有时候表兄弟们觉得管束不住他,他也觉得施展不开自己的手脚。就跟媳妇商量干点儿别的。

俩人商量的结果就是去城里摆书摊卖书。88年,当时孩子还小,三岁多,就留给奶奶明华全天候照顾,地嘛,农忙时回家忙几天,平时留给大哥一家照顾,说好了每年给多少袋麦子,代缴公粮,其余收成不管多少都给大哥了。俩人起早贪黑在南阳城东的一条大街上摆起了书摊,一个三轮车,停下后,左右伸出两个板子,上面摆满了书籍,大多是杂志漫画小说等。很多人围着翻看,喜欢了就问了价钱付了款买走。因为没有店面租金等,书的价格比一般书店便宜,所以生意还不错,就是需要眼睛够用,因为拿了书不付款就走的大有人在。在大街上辛苦一天,晚上回到租住的小公寓里。渐渐地跟左邻右舍熟悉了,大家会来借书看,黄姑娘又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做了好吃的,东家送点儿,西家端一碗的,也交结了一些朋友。

有一天淘气的赵森在邻居家猴子似的在拖拉机上爬上爬下,他突然从拖拉机上往下蹦,脑袋磕着了,听到哭声的明华过来一看,哎哟,乖乖,脸上直流血,发现眉毛被磕破了一片,她赶紧把那一片按了回去。

周末青云从学校回来,发现漂亮的小侄子破了相,问妈妈怎么回事。妈妈很内疚地说自己没看好孩子,孩子调皮,从拖拉机上往下跳,磕着破相了。明华非常害怕远德夫妻俩埋怨她没看好孩子,青云安慰了妈妈一会儿,这事儿也对她触动很大,她觉得这种让父母单独全天候带孩子的方法很不可取,虽然家乡都是这样,可她觉得自己将来有了孩子的话,一定不要这样。本来老人家上了年纪腿脚就不如年轻的灵便,孩子两三岁开始,就爬高上低不好带,更别说跟猴子似的男孩子了。老人家心里绝对会担惊害怕的。出了事故,如果是自己带自责也就罢了,让老人带,老人还要遭埋怨,即使你不埋怨,老人也内疚,实在不应该,毕竟谁带孩子都有可能出问题的,让老年人后半辈子一直内心不安也太不孝了。所以青云下定决心,将来自己的孩子条件允许就一定要自己带。

说起带孙子来,这也算中国一大特色。像明华婆婆70多岁的人了,因为天刚以外的男孩子们成婚晚,孙子们出生的也晚,所以这么大岁数的人还要帮忙带孙子,尤其是同住的一直未婚的二儿子领养了一个女孩,小小孩子就没有奶水喂,自家儿子也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而她这当奶奶的体能也跟不上,更别说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孙子需要照看,所以老太太每天的生活苦不堪言,本来就火爆脾气,更是免不了时时发脾气骂人。

明华一看,老太太天天这样气呼呼也不是事儿,就想找出个办法来。当时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基督教也传进了河南,经常有村里的老太太一起去邻村聚会,明华人缘好,所以经常听起这些老太太跟她聊起来聚会的事情,信奉基督,就不许骂人打架,要心宽不要生气,要互相友爱。她越听越觉得自家婆婆应该去信奉基督,所以就经常劝婆婆,提出自己可以帮忙替她带孩子,周日让婆婆跟着其他老太太一起去聚会,权当出去散散心。去过一阵子之后,听了很多村民的见证,老太太自己觉得主真好,就开始真心信奉,脾气也越来越温和,骂人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