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5/26/2021 436 病毒起源调查开始 Dan Scavino的推文分析 杜波伊斯 斯特朗 离谱太太

Share the joy
  •  
  •  
  •  
  •  
  •  
  •  

疫情

全世界

今天全球确诊人数已经1亿6909万了,死亡人数已经351万。

今日新增确诊 55.9万人,新增死亡 1.2万人,这是每日新增人数的曲线变化:

美国

美国CDC官方报道,  今日新增病例2万,新增死亡545。确诊人数已达3299万,死亡人数58.8万。

疫苗:

加州今天新增确诊 1155 例,死亡新增54例。

疫苗:

Alameda今天新增确诊42例 ,死亡人数下调2例。Dublin新增1例。

疫苗:

今日话题

病毒起源调查开始

在台上表演的拜登政府终于演到了调查病毒来源这一幕戏了。如果一直追着看我的日记,大家应该知道我对病毒来源早有定论,我觉得不仅要把中共揪出来,更得把幕后的深层政府的爪牙们抓出来,比如Fauci之流。

这次的病毒来自武毒所之说主流媒体也非常配合。

我们看一看一向比较亲中共的路透社今天是如何报道的,【总统拜登(Joe Biden)总统下令助手寻找导致COVID-19的病毒起源的答案,他在周三表示,美国情报机构正在寻求相互竞争的理论,包括在中国发生实验室事故的可能性。

拜登说,情报机构正在考虑两种可能的情况,但仍对他们的结论缺乏强烈的信心,并正在激烈辩论哪一种可能性更大。

总统的书面声明说,这些结论在拜登的一份报告中得到了详细介绍。拜登在3月要求他的团队详细说明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是由于与受感染动物的人接触或实验室事故引起的”。

拜登关于私人和不确定性美国情报评估的不寻常公开披露,揭示了他的政府内部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起源的一场激烈辩论。这也为该病毒可能是从中国研究实验室而非自然界中出现的理论提供了依据。】

中共甩锅甩了一年了,最后这口锅眼看就要落到自己头上,真的急了。不过我觉得是时候他们该抛出他们跟NIH和EcoHealth的勾当了,将中国的科研人员描述成被Fauci和Peter Daszak的金钱购买和高大上的理由忽悠了,因为这帮人给世人的说法是研究功能增强实验是为了研究针对病毒的治疗方法。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周四晚间表示,将问题政治化将阻碍对COVID-19起源的调查。

主流媒体开始推中共在武毒所研究病毒武器时造成的泄露这个曾被他们斥为阴谋论的说法。

【拜登说:“我现在已经要求情报界加倍努力,收集和分析可以使我们更接近确定结论的信息,并在90天内向我报告。”

“作为该报告的一部分,我要求可能需要进一步调查的领域,包括针对中国的具体问题。”

自政府于2020年初首次认识到该病毒具有严重的健康风险以来,美国机构一直在追求COVID-19的起源。

本周早些时候,美国政府消息人士称,在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期间散发的一份仍属于机密的美国情报报告称,中国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于2019年11月患病,以至于他们寻求医院护理

这种早期情报的来源或美国机构对其的可靠程度尚不清楚。其中一位消息人士称,目前尚不清楚患病的研究人员是否住院,或者他们的症状是什么。

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正在调查美国机构如何报告和收集有关COVID-19起源,传播方式以及政府如何回应的信息。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共和党人本月初发布的一份报告特别关注了武汉病毒研究所

共和党的报告断言,“大量的间接证据使人严重怀疑该COVID-19的爆发可能是泄漏”,暗示武汉实验室正在从事生物武器研究,而北京曾试图“掩盖”该武器病毒的起源

华盛顿呼吁世界卫生组织对COVID-19的起源进行第二阶段调查

世卫组织紧急事务主任迈克·瑞安(Mike Ryan)在日内瓦星期三说,该机构希望“在未来几周内”提供其拟议下一步措施的最新信息。

中国驻世界卫生组织代表团星期二说,它呼吁“所有各方”“采取开放和透明的态度”,以配合世界卫生组织对病毒起源的尝试。】

不知道90天后拜登在哪里,到时候美国总统肯定不是他。现在各州都开始推动对大选舞弊的调查了,而只需要几个州翻盘拜登就得领盒饭卷铺盖走人,说不定还是去关塔那摩这样的地方。

Dan Scavino的推文分析

今天也去做一下Anon,试图根据Dan的推文来看看Q贴文。

这个的发帖时间是东部时间5:49pm,17:49。

Q的549号帖子是一张照片:

毛泽东身边这两位老外是谁?我去查了一下,说是1957年在武汉会见美国黑人学者杜波伊斯和美国记者斯特朗。

我又去查了一下杜波伊斯,【杜波依斯相信,资本主义是种族主义的主要原因,他一生都怀有对社会主义事业的同情。】

【1931年,NAACP和美国共产党开始出现裂痕,逐渐产生了竞争关系。这一年,阿拉巴马州斯科茨伯勒地区的9个非裔美国男孩因强奸罪名被逮捕,美国共产党迅速回应表示支持斯科茨伯勒男孩(Scottsboro Boys)。 杜波依斯和NAACP认为插手此案对反对种族主义事业没有帮助,因而坐由共产党组织其反对活动。 但是,共产党人大范围的宣传和巨大的资金投入很快使杜波依斯感到,共产党人正试图取代NAACP在非裔美国人中的地位。 面对共产党对NAACP的声讨,杜波依斯反过来批评共产党对美国种族主义现状认识不足,对NAACP的恶意攻击也非常不公正。 于是,共产党领导人反过来指责杜波依斯是“阶级敌人”,他和NAACP的其他领导者构成一个特殊的精英群体,他们表面上为黑人权益而战斗,但是实际与黑人工人阶级毫无联系。】

【1934年,杜波依斯一反他关于种族隔离的立场,声称对于非裔美国人,平等基础上的隔离是一个合理、可接受的目标; 而这更加剧他与NAACP的裂隙。NAACP的领导者们非常震惊,要求杜波依斯收回他的言论,但是遭杜波依斯拒绝。后来导致杜波依斯退出NAACP。】

【在接受亚特兰大大学的教职之后,杜波依斯撰写了一系列总体上支持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当时他并非共产党或工会的强烈支持者,但他感到马克思对于社会、经济的科学分析,对于解释当时非裔美国人在美国的状况非常有用。马克思的无神论观点也引起杜波依斯的共鸣;他经常批评黑人教堂钝化了黑人对种族主义的敏感度。 在1933年,杜波依斯撰文表达拥护社会主义,却宣称有色人种与白人的矛盾不可调和——这个极富争议性的立场出自他对长期排斥黑人的美国工会的厌恶。当时,杜波依斯并非美国共产党的支持者;即使在1932年的总统选举中,美国共产党的候选人是非裔美国人,也没有获得杜波依斯的支持。】

在1936年,杜波依斯开始周游世界,其中包括了游历纳粹德国、中国和日本。 在德国,他宣称自己受到了热情而尊重的礼遇, 但一回到美国,他便发表了对于纳粹政权的反感态度。 他十分欣赏纳粹对德国经济的改善,但他对纳粹处置犹太人的方式感到极度恐惧,并将其描述为“对于文明的攻击。其惨状只有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和非洲的奴隶交易能与之比肩”。】

这位被共产主义思想洗脑不彻底啊,理论和实践一对照,让其精神分裂了。看来那张照片就来自他这次的周游世界。

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对美国的渗透绝对不是从中共开始的,而是很早就有,他们没期望立竿见影,准备用一百年时间改变美国人的思想,看美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的认知,他们确实做到了。

【亚瑟·斯平加恩(Arthur Spingarn)评价说,杜波依斯在亚特兰大期间,“用他的生命和无知、偏执与懒惰作斗争,创造出只有他才能理解的思想,提出了改变社会的愿望,而这种改变也许一百年后才能被人们所理解。” 。之后杜波依斯拒绝了菲斯克学院(Fisk)、霍华德大学的聘请,以特殊研究部指导的身份重新加入了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即NAACP),并很快以充足的活力和决心投入到工作中。】

而那位女记者【安娜·路易丝·斯特朗,(英语:Anna Louise Strong 1885年11月24日-1970年3月29日),美国左派作家、记者。以其对共产主义运动和亲苏联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报道与支持最为著名。】

【斯特朗一生6次到中国旅行、采访。安娜·路易丝·斯特朗1925年第一次到中国,报道省港大罢工实况,采访了罢工领导人苏兆征

1927年第二次到中国,由上海经汉口,深入湖南农村采访,写下《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一书。

抗日战争期间又两次访问中国,第一次由香港到达武汉,年末前往山西南部的八路军总部进行采访。报道中国共产党参加抗战的史实,写成《人类的五分之一》一书。第二次在1940年末访问重庆,采访蒋介石和周恩来。

1946年第5次到中国访问了延安。在延安会见了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1949年在苏联被指控为美国间谍与米哈伊尔·马尔科维奇·鲍罗廷一同被捕。1955年指控被撤销。1958年取回护照。

斯特朗之墓,位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1958年第6次到中国,并定居北京,时年72岁。之后主编《中国通讯》。她一生写了大量新闻报道和30多部著作,其中《中国的黎明》、《中国人征服中国》等书在世界各国产生了很大影响。1970年3月29日因心脏病在北京逝世。

斯特朗与埃德加·斯诺艾格尼丝·史沫特莱被并称为“3S”。1984年,中国曾专门成立“中国三S研究会”(后改名为“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邓颖超任名誉会长,黄华任会长。】

我觉得Q贴这张照片的意思是要揭露深层政府对中共的支持和扶植由来已久,可能中共的建立都是深层政府鼓捣出来的。当时国共两党内战,如果不是美国突然停止对蒋介石一方的资助,中国的现状可能就是另一个模样。历史不能重来,在谁的统治下生活更好还真不好说,毕竟蒋介石到了台湾也是给台湾带去了白色恐怖的。

Q的1749号帖子是:

那个链接已经被封掉了。爱国者们要大觉醒哦,我们要一起战斗。

Dan的最新推文引用了一篇新闻报道:

福奇博士与 17 个以前的自己版本展开激烈辩论

“该病毒是在实验室中创建的!” 如今的Fauci愤愤不平地说道,使过去的Fauci摇摇手指并着重摇了摇头。

“不,不,不,那是一个疯狂的阴谋论!” 过去的富奇说。“实际上几乎是对的!您没有检查Snopes吗?无论如何,至少我们可以同意我们应该永远戴上双层口罩。”

“不,不再需要口罩!” 目前的福西说。“我们只是在政治舞台上穿着它们。”

“这很侮辱!他们绝对不是戏院!” 五月福西说。

那时,突然从2020年3月开始出现另一种版本的Fauci,它与当前的Fauci一致,但又走了一步,他说:“口罩是无用的,它们只会使人感觉更好!”

然后,另外两个Faucis于2020年3月结盟,称他为“反科学面具否认者”。

然后出现了另一个Fauci,然后一个又一个,然后又一个又一个,然后所有的东西都松开了,Faucis互相尖叫,互相称呼为“ Q anon Crazy”和“渐进极权主义者”,具体取决于Fauci的版本。

最终,一个令人不安的休战被叫停,因为所有的福奇们都同意他们至少所有人都希望的同一件事:永远留在聚光灯下。】

这篇文章讽刺了福奇前后不一的各种说法。不过根据这几天的追责提案,我估计福奇博士很快就要下台了,他面临的也将是反人类罪和关塔那摩小岛上的单人间。

今日分享

两个影响力不大的中文博主都能不断互掐,可见现在大重置和大觉醒势力互斗已经到了如何紧张的程度。

被攻击的一方在节目中根本不提被攻击的事情,照旧做自己的节目:

攻击的一方不断在自己的电报群发言,我觉得都没眼看了。不过今天她发的一段文字,我倒觉得说得蛮有道理,不再是完全的人身攻击,而是带了理性思考。

【離譜太太今早去市場買菜,順道去水果店、茶餐室、雜貨店繞了一圈,順便對攤販及顧客做了隨機採訪。(之前算地方上的半個媒體人)。

我發現,在疫情突然嚴重下(一日7478宗病例),市民都對疫苗出現饑渴心理,紛紛埋怨登記預約了幾個月,還是沒有接到政府通知

我問他們是否知道各國有人打了疫苗出現副作用甚至是死亡的事情。他們說知道,但是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再問他們,他們預約打的是什麼疫苗,他們說完全不知道。政府給什麼,就打什麼

這是更危險的。萬一哪一天,馬來西亞真的進口的都是中共疫苗,哪是怎樣的情況? 別忘了,馬來西亞華人的中共膠情結是堅韌不拔的。

因此,對於這些對疫苗堅信不疑的人來說,這個時候去告訴他們完全不能打疫苗,他們是會強烈抗拒的。

我覺得在這個火燒屁股的節骨眼(他們這麼認為,當然我完全不以為然),倒不如有中立人士詳細解讀分析英美德台共的疫苗種類及副作用。這些資料悠關這群人將做出的重要決定,他們會願意平心靜氣地聽一聽,反而可能因此打消了之前堅定要打疫苗的決定,或者是,他們最後真的還是決定去打疫苗了,但是他們會做出最明智的選擇,而不會盲目地去打了一個糊里糊塗的針。

我想,在疫苗的真相還沒出來之前,許多豬明方釋放出來的各種視頻,我們都要重新驗證那些是不是DS製造出來的視頻材料。(我已經嚴重懷疑這是他們的鋪陳)

對持有證據並質疑的人,我們要採取開放的態度。因為,一個不小心,我們可能突然發現,自己是被誤導了的人也不一定

我會這麼說的原因是我發現我們正在走的方向和川普的聲明似乎一直在碰撞及背道而馳

我們是更相信川普,還是更相信自己?That is a question.

到底川普支持疫苗及討疫苗功勞是邪惡的,還是豬明派別把所有疫苗都歸類為妖孽是邪惡的?

不覺得有矛盾及衝突嗎?

重申一次: 

我個人是不會去接種covid疫苗的,而我家人也不會接種

那是因為我們”站著說話不腰疼” 😂,畢竟我可以不需要去接觸人群,也沒有人強迫我接種疫苗。但是社會上大部分人群,不一定有你和我的條件,他們承受的壓力是巨大的。我們要站在他們的角度來想及分析事情,才不會非黑即白,或者造成分裂。】

对一个一项揭露深层政府的邪恶面目的博主来说,为了挺蔡英文而跟自己以前的认知完全背道而驰也不可能。所以,这位离谱太太这样的转变应当是可以预见的。

理不辩不明,就是这个道理。只不过双方杠起来的时候,都有不文明的用语,毕竟谁都不想承认自己是对方口中的傻逼。

打赏作者 

码字不易,谢谢鼓励。一杯茶水钱,胜似千千万


Share the joy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