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金榜题名

Share the joy
  •  
  •  
  •  
  •  
  •  
  •  
  •  
  •  

85年远忠和青云初中毕业,青云顺利考入南阳县的第一高中,远忠差了点,没考上什么学校,就选择到小姑父家附近的初中复读一年。

高中的生活比初中好多了,尤其是南阳县的重点高中。男女生宿舍都是高低铺,夏天还可以撑蚊帐,一个人一个铺。食堂也好,早上稀饭馒头,中午就有菜,菜里还有肉,晚上的面条里也有菜有肉。虽然是南阳县的高中,可学校坐落在南阳城边上,所以也有城里人托了关系进来念书的,虽然城里人觉得这学校的伙食太烂了,可对青云来说,这简直是天堂的生活,比在家的生活都好。在家的时候,她住的床是妈妈退休的织布机改造的,而且还跟爸爸妈妈合住一屋,爸爸妈妈的床靠北墙,自己的小床靠南墙。家里也不是天天有肉吃,只有特殊的日子家里才会买块肉打牙祭。

从孩子们上初中开始,明华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周末做好吃的,好吃的也不过是萝卜白菜多做点,多煮上几个咸鸡蛋咸鸭蛋,偶尔还可以把家里多余的大公鸡杀掉一只,打打牙祭。有一阵子家里养了肉兔,每周可以宰一只。天刚也回家了,孩子们也回家了,大家辛苦一周了,都好好吃一天补一天。尤其是孩子们,正长身体的时候,住在学校里,连菜都没有,唉,可怜啊!孩子们上学都上成豆芽菜了。这是明华朴素的想法,她真觉得还不如在家吃饱了饭好,怪不得戏里都说是“十年寒窗”呢,可不就是寒嘛。更别说真到了寒天,天天坐在书桌前读书,也不怎么活动,也没个暖气。

女儿是个怕冷的,一进入阴历十月份,就开始手脚生冻疮,穿多厚都不管用,整个人跟块冰似的,冰坨子再用被子捂着,它也热不了不是?越想孩子是越觉得可怜,所以冬天俩孩子一回家,第一件事儿就是先用辣椒杆熬水泡手泡脚泡腿,泡完之后当天夜里冻红肿的地方就发热发痒,这样泡两次,冻疮就会好很多。晚上明华跟女儿睡,把女儿的腿脚都抱在自己的怀里,好好暖暖,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热量都传过去,让她一周都是热乎的。

还好青云也是个省心的。当时初中毕业的时候,很多学生都考中专,一旦考上中专,就是商品粮,城镇户口,成了吃国家饭的,这是很多农家子弟最容易的跳出农民身份的途径。青云初三班上有一个女生复习了七八年就是为了考上中专,可惜她似乎犯了考试恐惧症,平时在班里考试还可以,每次中考的时候都失利。青云是一门心思想上大学,所以中专不予考虑,直接报考了高中。

上了高中,青云跟明华说学校的好,明华还是固执地每周末吃好的,总觉得学校再好,也没有家里的饭好,周末就好好补补。

青云高二的时候,远忠去了南阳县第二高中,本来他分数稍微有点低,黄姑娘有亲戚在那里,就托了后门进去了。

到了第二年春节放假,远忠就去帮二哥二嫂卖书。卖了一寒假,把手脚都冻烂了,哥嫂也没说奖励点啥。二哥二嫂觉得自己为他找学校出了力,他来帮忙卖书也是应该的;远忠心想,我帮忙卖书冻成这样你们也没表示,连感谢的话都没有,以后我再也不去给你们帮忙了。

说起这种帮忙帮出嫌隙的事情,在城市和农村亲戚间很常见。城里人觉得乡下人穷,连饭都吃不起,自己给个帮忙的机会,让乡下亲戚混到好饭好菜三顿饭,乡下亲戚应该感激,更何况有时候还有工钱。而乡下亲戚觉得城里人都太会算计,对人不够厚道,拿乡下亲戚不当亲戚看,像对待佣人一样。

当时青云在上初中的时候,她有个表哥就给明华建议,上啥学啊?多么花钱,到我们家来帮我们带带孩子,孩子大了,到我们店里去干活,可以早早挣钱。被明华拒绝了,她说青云想上学,我们会一直支持她。回去问了青云,青云果然也是一口回绝:我才不愿意给当保姆呢,现在看似挣钱了,一辈子就只能当保姆打工挣小钱了。

说起打工,还得说一说远坤。远坤像远德一样,刚开始也是在车站加入别人的工程队,一起搬运货物。干了一年多之后,也是觉得挣的钱不多不说,还被天刚直接代领了,自己一分没拿到,就想了个方法,跟另外一个人合作,组织了自己的装卸队伍,直接接活儿,工资自己去领,比跟着别人多挣一些,说起多挣,也是相对的,一个大盐包100斤,装卸一次大概要走四五十米,装卸1吨才7毛钱。年轻人仗着有力气,远坤有时候一次扛两包,有时候赶工,一天要干10几个小时,甚至熬通宵,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挣五六十块钱,所以可以想象需要扛多少包才行啊,真的是一份辛苦钱。

远忠放暑假的时候,远坤也拉他干过一段时间,有一次干了一个通宵装卸石子,到早上的时候一不小心,伤了脚趾头,鲜血直流,他趁机就再也不干了。

87年夏天的时候,有一次装卸的时候,远坤一不小心手指被两个车厢间的结合部挤着了,把两个指甲挤没了,恢复了很久。刚好天刚升任铁路局的行管科副科长,不再担任站长,远坤趁机也不干装卸了。

经过3年的学习,终于迎来了高考。7月7号开始,高考三天。考试结束的那天下午,天刚去学校接女儿,问她考得怎么样?女儿心里也不是特别有谱,毕竟一下考场就意识到自己有做错的。

后来大家回到学校,拿到标准答案给自己估分数,青云估计了580分的总分,她觉得很可惜,好多题做错了,可是老师们已经很高兴了,这个分数不低的。

估完分数就开始报志愿。志愿表是一张表格,上面填学生的一般信息,下面的列表里填写三类大学的校名和专业,作为学生自己的志愿学校。

在填写学校的时候,确实纠结了一番,怕好的学校自己分数不够,怕填了不那么好的学校自己分数超过了分数线又会后悔填低了。如此纠结了一两天之后,青云还是选择填上“清华大学”作为自己的第一志愿,浙江大学作为第二志愿。

至于专业,青云从来没有犹豫过。原来在高二的时候,当时的班主任肖老师去省城参加电脑培训,回来就跟青云说计算机是多么神奇的发明,它通过识别0和1两个数组成的数字串就能实现很多事情,进行很复杂的计算,将来计算机肯定更能干,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青云的志愿表看起来很整齐,左边第一列不同的学校名称,第二列清一色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填完志愿表,一上缴就没啥事儿了,静候佳音就是了。录取通知书都是寄到学校,学校的教学楼的墙上一大块黑板,上面会写着学生姓名和被录取的学校。学生是不会被多个学校录取的,因为各大学的招生办都是按照档案来录取学生,拿到档案才会考虑,拿不到档案是不会考虑的。学生的志愿表贴在档案封面上,根据学生的分数和录取线的高低,先送到填报的满足录取线的第一志愿的学校去,如果这个学校看了档案不想要,就传递到志愿表上的下一所学校去。

这个学校的填写真的很有讲究,像清华大学和浙江大学都是一类大学,如果清华大学不录取的话,浙江大学可能已经招满了第一志愿就是浙大的,即使分数比一般学生高,也有可能浙大不会选择这个学生。所以青云能被清华大学录取,对她来说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否则她很有可能被自己填写的第三甚至第四志愿的学校录取。

这个情况一家人都是稀里糊涂不知道的。远德就觉得在城里总是听说这个在跑关系,那个在查档案,到了自家小妹这里,啥动静没有,会不会被人顶替啊?他这一说,全家人都紧张,好在还没紧张出个章程来,通知书就下来了。一看,“清华大学”,家里人高兴坏了。有很多村民不知道“清华大学”在哪里,还以为要去几十里地外的“青华”求学,就觉得这家人没必要这么高兴吧?!

青云上了大学,远忠还在读书,明华不想让远坤一辈子就种几亩地,所以就想让天刚想想别的方法。刚好铁路局的新任局长新任长官三把火,想扩展业务,其中跟车站最紧密的就是麻袋产业,所以局长认为与其高价买别人的,不如自己开一个麻袋厂,自产自销。

开厂需要招收技工,所以天刚就给远坤报了名,因为是初中毕业,所以就派遣他和其他一批新招的员工去杭州培训,远坤负责学习如何维护修理制麻袋的机器,其他人学习如何操作机器制作麻袋。就这样远坤开始了上班生活。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