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众里寻她

Share the joy
  •  
  •  
  •  
  •  
  •  
  •  
  •  
  •  

高中第二年是要分文理科的,高考时考试的科目不一样。当时远忠分科的时候,问妹妹报什么好,对死记硬背历史地理一向头疼的妹妹说理科吧,不都说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嘛。

远忠想想自己的历史地理虽然下功夫能背会,可是问答题答不好,语文也不是很好,学文科似乎没啥长处,初三的时候自己做数学推理还经常教一教同学们,如果多练练,应该也可以,所以就选择了理科。

8|9年夏天,远忠也迎来了高考。可惜考试时间一紧张,压力一大,脑袋貌似不转圈了似的,考试远远没有平时考得好, 基本上啥也没考上。

青云觉得他完全可以复习一年再试,明华也觉得上了这么多年学,就这么放弃了可惜,母女俩一合计,青云就去自己母校求老师们给自己哥哥一个机会,机会倒是求到了,远忠自己却打了退堂鼓,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到考试时就紧张,再来一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就如当年初三班上的女生一样,屡试不过, 白白耽误了青春年华。反正高中毕业,可以干的事情也很多,比如自己喜欢玩无线电,去学习一下无线电修理,算是一门手艺,可以帮乡亲们修理电器挣点修理费。所以他就放弃了高考这条路,自己去参加了个无线电修理班,买了一套工具,和本村的一个堂叔俩人玩起了无线电修理。

这一年秋天天刚副科长转正,成了行管科科长。远坤也因为受伤从城里回到了家,陆陆续续开始有人上门说媒,因为虚岁22岁的他在农村已经算是老大不小了,所以亲朋好友们就想把自己认识的适龄女孩介绍给他。

远坤的第一个相亲对象家住东乡,人家想找一个真正的城里人,或者是城边的,看不上远坤,而远坤也嫌弃那女孩眼睛有问题,一看就不咋正常,一拍两散,见了一面就没了下文。

他的第二个相亲对象是在暑假里见的面,一个小个子女孩,是家里的老大,在家附近的街上开了个缝纫部,很有头脑,比较能干。远坤家里为了这个女孩,意见不一,争论纷纷。

明华和在家过暑假的青云都觉得人一要心眼好,二要能干,这样才能带领全家走正道走致富路,觉得这女孩不错, 虽然个子不高,但有远坤的基因在,将来的孩子也不会矮到哪里去。天刚觉得自己儿子相貌堂堂,怎么也要配一个漂亮的,天天面对面看着就舒心,挣钱养家的事情男人干就好了。听得明华心里撇撇嘴:自己脸黑就这么不招待见,天刚这是一定要把自己的遗憾在儿子身上补回来?

大家问远坤:你咋想?远坤犹犹豫豫:这个个子太低了,而且嘴巴也会说,会不会娶过来惹娘生气?

得,当事人嫌弃,啥也别说了,接着找。

见第三个的时候大家都眼前一亮。这位张姑娘个子高挑,面红齿白,细眉大眼,一张红唇尤其娇艳,微微一笑百媚生。一顿午饭吃下来,远坤和天刚当场拍板:就她了!姑娘的名字也好听,艳瑞。张姑娘也是家里老大,还是青云老干娘的娘家堂侄女, 所以算是亲上加亲。

农村人喜欢为自己家多灾多难的孩子认干亲,一般找一个有很多儿子女儿的好姐妹当老干娘,像青云的老干娘有两个儿子,五个女儿, 跟明华关系非常好。大家都觉得这样的人家正气足,能帮助压制自家儿子(女儿)身上的邪气,利于孩子长大。有四个儿子的明华也收过干儿子干闺女。一个干儿子是淘气玩雷管的时候把手指头炸掉了几个,他外婆是本村的,觉得明华人好儿子多,就让自家女儿带了儿子来认了干亲。干亲也像正常亲戚一样走动,逢年过节的,大人带着孩子去看干爹干娘。有些干亲等孩子长大就慢慢断掉了,有些能维持一辈子,一直到老人去世。

农村的孩子一般都是散养,孩子自己会走会跑的时候,就在村子里跟着一帮大大小小的孩子们玩,尤其是女孩子们,很小就开始帮助大人带孩子,远林家的女儿小娟就是。陶姑娘的妹妹婚后生了几个女孩,还想要一个男孩,就把最小的偷偷放在姐姐家。这个小姑娘自从会走路就由小娟带着, 小娟一放学就开始哄孩子,带着小妹妹到村里跟其他孩子一起玩。平时大人在田野里忙碌,饭点的时候回家做饭,饭好之后,冲着村里吼几嗓子,自有听到的人传话给孩子们,“你妈叫你回家吃饭了!”

这种散养有一定的风险,没大人带着,出事故的几率比城里孩子大得多。孩子们打架都是小事,有时候调皮孩子从高高的麦秸垛或者树上往下跳,擦伤破皮摔断胳膊腿儿的事时有发生,这些也算小事,时不时会出些造成残疾或者要命的事情来。尤其是夏天,孩子们爱跳进池塘里洗澡,偶尔有淹死人的,青云的一个小学同学放学后扒着铁闸门忽悠来忽悠去,闸门倒下,瞬间去了天堂,第二天就再也不用去上课了。

这一天,小娟放学后照样带着妹妹去玩。不久村里一个小叔叔开着拖拉机从远处过来了,有调皮的男孩子带头往拖拉机的后车厢上爬,抓着后边或者两边的金属框架,爬上去就可以呆在车厢里,享受一会儿免费搭载。小娟看别人玩得兴起,一个个都上去了,她也想去试试。也不知是身小力轻,还是拖拉机突然加速,一不小心,她就从旁边掉下去被卷进了车轮下,前面的司机还一无所觉,突突突接着往前开。就这样,后车厢的车轮从小小的身体上一压而过,孩子登时肚破肠流没了气息。

车上车下的孩子们都吓得惊恐大叫,司机这才意识到出了什么事情。收到消息的远林飞奔赶来时看到一副惨象,也没敢让陶姑娘近前看女儿最后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当时远在北京上学的青云突然想给自家侄女买一个新书包,当暑假里她回到家先给妈妈看她给侄女买的新书包时,明华才告诉她,侄女没了,青云当时就懵了,一个暑假都没去哥哥嫂子家,她实在接受不了自己娇小可爱的侄女咋就没了的事实, 怕到哥哥嫂子家里看到侄女用过的东西时自己会无助崩溃。

无论何事发生,生活还是需要继续。擦干眼泪的远林和陶姑娘干脆就收养了外甥女,也算抚慰一下丧女之痛。

远坤跟张姑娘定亲之后,刚好麻袋厂开始大力招工,所以张姑娘也去了麻袋厂上班, 当了纺织女工。90年秋天俩人结了婚。

远坤结了婚之后,天刚决定牺牲我一人,幸福他俩人。他把职工宿舍腾出来让远坤夫妻俩住,自己开始了天天骑车上下班的生活。

91年的腊月,俩人的儿子出生。青云听说自己又有侄子了,一放寒假就迫不及待地买火车票回家,一进院子就风尘仆仆地扑进了三哥三嫂的房间里,看着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小人,觉得好可爱啊。给孩子起名字的时候,大家选中了青云想的“迪”字,青云觉得迪字发音干脆,听着响亮,希望能引导孩子积极向上,做一个正直善良爱学习的人。

当时看见青云一回家就啥都不顾地冲进哥哥嫂子的房间里,明华的一颗心就没落下来,因为在农村有很多不成文的规矩的,尤其是跟产妇坐月子有关的。

一就是产妇月子里不能瞎吃,不能啥都吃。所以一般的产妇就吃面食和鸡蛋,面糊糊里打鸡蛋花,鸡蛋葱花面条,一天吃上五六顿饭,一个月下来一个被照顾地很好的产妇可以吃掉几百个鸡蛋。

二就是产妇月子里不能洗澡不能吹风。产妇最多在院子里溜达溜达,最好别出门,农村的厕所不在室内,所以就是上厕所,也要用个围巾把头包严实了再出去,否则被风吹了会留下头疼的毛病。洗澡更是危险之极的事情,农村没暖气没空调没热水器的,为了自己今后几十年的身体着想,一般产妇也就忍下来了。

二就是不是亲人莫靠近。产妇坐月子的时候最虚弱,邪气寒气容易入侵,产妇受了刺激,也容易回奶。所以邻里们也不到产妇家里串门,有事找上门的,最多就是在大门口说一说。

青云虽然算是亲人,但大冬天的带着一身寒气就进屋,明华怕这寒气影响儿媳妇。所以青云一出去,就被明华揪到厨房里训斥了一顿,告诫她以后进门一定要暖和一会儿,再去嫂子屋里。后来发现嫂子奶水不足,青云也吓一跳,以为自己真的影响了三嫂。后来从三哥那里知道,三嫂自从两个星期的时候办了米面酒席,见了很多娘家人之后就一直奶水不足,才把心里的愧疚减轻了一些, 她可舍不得让那么可爱的小侄子吃不饱, 万一这个吃不饱完全是因为自己造成的,岂不是天大的罪过?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