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4/27/2022 771 主流媒体开始悄咪咪报道辉瑞副作用了

Share the joy

今日话题

主流媒体开始悄咪咪报道辉瑞副作用了

主流媒体一直都在引导舆论方向,去年一整年都在引导民众,病毒好可怕,唯有打针才行,还把非mRNA的打压下去,我当时就提出强烈质疑,不仅质疑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还质疑为啥只推mRNA毒针。

后来才了解到mRNA毒针里的mRNA不会容易从体内排出,会被人体的蛋白质合成系统重复利用,而且还有可能会参与到人体的DNA的合成里去,而强生公司的灭活疫苗就不能完成这样的使命,所以就被深层政府否定了。

而随着FDA不得不公布辉瑞文件,mRNA毒针的毒害性终于被暴露出来了。

令人气愤的是主流媒体和腐气这样的博士似乎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一样,还在宣传毒针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还在催促没打针的人快去打针,打过针的赶快去打加强针。

不过,从上个月末开始,已经有主流媒体开始试水,静悄悄地挑一些“无伤大雅”的副作用来披露披露。

比如3月底的报道:

看到他们的操作步骤了没?先发表一篇论文,然后是媒体跟进,报道世卫组织等这样的卫生防疫部门开始研究,过一段时间就得出结论

想大力宣传的话,就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出来走一遍,而想悄咪咪报道的话,就挑那么一两家。

如果想掩盖更大的问题,他们就大力宣传某个小问题,否则一个话题一段时间只有一两家提起,大家看这个听力的问题,从2021年就有相关的研究论文发布,而几乎没什么媒体关注,甚至有媒体出来“辟谣”,直到今年2月份才开始再次关注这件事:

我们来看深层政府的科学打手霍普金斯医学院去年是如何辟谣的:【COVID-19 故事提示:研究表明突发性听力损失与 COVID-19 疫苗接种无关

2021 年 6 月 3 日

根据联邦政府汇编的数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研究人员确定,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接种 COVID-19 疫苗的人比未接种疫苗的人患突发性听力损失的风险更高。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出现突发性听力损失,应立即寻求耳鼻喉科医生的治疗。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试图解决最近的报告,即突然的感觉神经性听力损失——一种由于内耳受损而发生的情况——被怀疑是 SARS-CoV 疫苗接种的潜在副作用-2,导致 COVID-19 的病毒。到目前为止,他们的结论是:接种疫苗不会增加突发性听力损失的风险

5 月 20 日, JAMA Otolaryngology–Head and Neck Surgery发表了一份详细介绍该团队研究结果的研究信函。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全国各地的研究人员在接种 COVID-19 疫苗后出现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的患者有所增加。

“突发性听力损失可以自然发生,因此尚未确定 COVID-19 疫苗接种后发生的突发性听力损失是巧合还是与疫苗有关,”该研究的合著者、耳鼻喉科助理​​教授Daniel Sun 医学博士表示。】

看到没?一个姓孙的华人助理教授在为虎作伥

你说,现在的新闻报道不可信也就罢了,科学论文也不可信啊。那么,究竟谁能代表科学、代表真相?

而这几天,关于疫苗会引起肝炎的新闻也在发酵扩散中:

而这个报道基于这篇论文

而对于脑雾这样的永久性神经伤害早在去年就有人提醒大家,可惜当时被科学杂志描述成极少数,让大家觉得这种事情是不会砸在自己脑袋上的,反而是主流媒体宣传的病毒的可怕性让大家觉得冒险一下很值得。

病毒战战情

全世界

今天全球数据

今日新增确诊 71万人,新增死亡2695 人,这是每日新增人数的曲线变化:

美国

美国CDC官方报道:

毒针

加州今天的数据

毒针

Alameda今天的数据:

毒针


Share the 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