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5/15/2022 789 今天月全食 NIH院长招了

Share the joy

今日话题

今天月全食

今天是月全食,这次月食叫花儿血月(Flower Blood Moon), 在我们这里并不能看到月亮全黑的状态,不过今天晚上我们这里有云彩,所以,月全食遮盖最大的时候,云层挡着,根本看不到。

之前和之后我还能看到朦朦胧胧的发红的整个月亮,根本没闹清楚月食处于什么阶段,查了才知道自己刚好看了月全食后四分之三。

我刚开始去看的时候,月亮是右下角是明亮的,像个上玄月,刚刚再去看的时候,月亮已经亮了左下方一小半,像个下玄月:

速度很快,两分钟就有这样的变化:

我去点击那个模拟器才发现我是断断续续看了前半段、消失和后半段,感情自己根本没拉下观看这次的月食发生的关键阶段:

朋友跑到附近的葡萄园看月食,看来月食的起始时间还是蛮早的,天空还这么亮的时候就开始了,怪不得自己没看到前边一部分。感觉他的这张照片被苹果手机直接强化了月亮脸上的苹果红:

NIH院长招了

今天看到一篇《美国之音》的报道。报道也是引用了其他报刊的报道。

美国国立卫生院院长证实该院在新冠疫情初期曾应中方要求隐匿病毒基因测序

华盛顿 — 美国国立卫生院(NIH)代院长罗伦斯∙塔巴克(Lawrence Tabak)向美国国会证实,美方卫生官员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曾按照中方科学家的要求,隐匿了病毒的基因测序,但他强调相关数据目前仍然存在档案库中。

根据《纽约邮报》的报道,塔巴克是星期三(5月11日)在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一个小组委员会的一场听证会上作上述表述的。

塔巴克说,国立卫生院将来自疫情最初爆发地中国武汉的数据从“公共查阅处撤下”,但是研究人员仍然可以通过磁带库中的“磁带储存器”获取这些数据。】

我去查了一下原文,这是链接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代理主任劳伦斯·塔巴克周三向立法者证实,美国卫生官员应中国科学家的要求隐瞒了 COVID-19 的早期基因组序列,但坚称数据仍在存档中。

塔巴克告诉众议院拨款小组委员会,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从公众视野中消除了”来自中国武汉大流行中心的数据,然后补充说研究人员仍然可以通过古老的“磁带驱动器”访问这些数据。

《名利场》最近报道称,应中国科学家的要求隐藏了这些信息,尽管有可能解决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还是从动物自然传播给人类的问题。

众议员 Jaime Herrera Beutler (R-Wash.) 要求 Tabek 解释为什么美国官员会遵守这样的要求。

“毫无疑问,我们有关测序档案,测序阅读档案馆的联络沟通确有可以改善之处,我对此也完全承认,”塔巴克说。“如果我还能说一点,档案馆从未删除这些测序,只是没有在被查询的时候向人提供。”

“所以等一下,你仍然还有这些数据?”博伊特勒追问。

“我们拥有这些信息…任何人与测序阅读档案馆有关系的人都被允许提出除去测序这样的要求,”塔巴克解释说。“那位调查员的确就这么做了,但是我们从未将它删除。”

“所以你现在已经没有这些信息了?”博伊特勒问。

“我们有。我们从不删除信息。我们保存信息,”塔巴克澄清说。

“好,所以研究者可以向国立卫生院提出申请,从你们那儿获取这些信息?…所以信息仍然还在那里?” 博伊特勒又问。

“是这样。信息从未丧失过,”塔巴克说。

(插播广告:也可以看看福奇在 2020 年 4 月的电子邮件中将武汉实验室泄漏理论斥为“闪亮的物体”)

《名利场》在3月份刊登的一篇文章中报道说,生物学家杰西∙布鲁姆(Jesse Bloom)去年发现,新冠早期病毒的基因测序从美国的一个联邦政府经营的数据库中消失了。

当布鲁姆提出这个问题时,据说他遭到当时国立卫生院院长法兰西斯∙科林斯(Francis Collins)以及白宫首席医学顾问安东尼∙弗契(Antony Fauci)等一批研究人员的斥责。

布鲁姆曾让科林斯和弗契看了他的学术论文的草稿,结果在去年6月举行的一场视频会议上科林斯和弗契就表示强烈反对布鲁姆用“令人可疑”这样的词语来描述中国科学家移除这些基因测序的要求,弗契说他(布鲁姆)的用词“另有所指”,暗示“掩盖”

另一位应邀参与视频会议的生物学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Christian Anderson)表示,武汉研究人员有权要求撤下早期病毒的基因测序,而布鲁姆对此提出质疑是不道德的。

新冠疫情2019年年底在中国武汉市爆发以来已经在全世界肆虐了两年半,但是有关病毒溯源的工作仍然毫无进展。中国政府也拒绝对世界上有关重新进行溯源调查的呼声既不作出积极的回应,也不愿提供合作。】

感觉福奇等一帮伪科学家和砖家已经被扒皮一次又一次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相信他。

这帮人不仅害人还害己

【推 Covid-19 疫苗的澳大利亚顶级医生在睡梦中失去了女儿

澳大利亚顶级医生兼南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医学协会主席米歇尔·艾奇森(Michelle Atchison)在她唯一的女儿意外死亡后精神崩溃。

周四,艾奇森博士在她的推特账户上宣布了她 26 岁的女儿凯林的意外死亡。

根据现已删除的 Twitter 帖子,Caillin 周三在睡梦中去世。

“我们生活中的光已经熄灭了。我美丽的独生女昨天去世了,”艾奇森博士在推特上写道。

“她再也没有醒来。这完全出乎意料,我的丈夫和我的心都碎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艾奇森补充道。

目前还没有关于凯林死因的信息。】

大家都在推测,她的女儿肯定是在老妈的鼓励下打了毒针,然后在睡梦中“心脏病”发作去世了。

今天看到一段视频,mRNA发明人马龙博士接受采访,他表示FDA早知道mRNA疫苗有害却隐瞒下来。

【没有“轻度”心肌炎之类的东西:“由此造成的死亡和损害不会消失”

Robert Malone 博士:“如果您测试了正确的酶,大多数疫苗接种者可能会发生亚临床心肌炎。这是一件大事。”

“死亡和由此造成的损害的事件范围不会消失。它的行为更像是心肌炎的经典特征,其五年死亡率 约为 15% 至 20%。”】

这样的言论我根本不敢跟打过毒针的朋友们分享,怕吓着他们,他们是由于恐惧病毒才去打的毒针,如果我现在跑过去跟他们说:毒针比病毒更可怕!那岂不是更让他们惶恐不安。所以,我现在要么不提,要么就是说既然没感觉,那应该是比较幸运的,没啥副作用呗。

我感觉人的情绪会对健康有着很大的影响,与其让其生活在恐惧中,还不如不让他们通过我这里知道毒针的危害。至于以后主流媒体会做什么样的报道,会不会被他们看到,我真的无法预料,也无法阻拦,一如当初我阻拦大家去打针一样,人小式微,无力阻挡。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历史的巨轮就这么滚动下去。

病毒战战情

全世界

今天全球数据

今日新增确诊 52万人,新增死亡1523 人,这是每日新增人数的曲线变化:

美国

美国CDC官方报道:

毒针

加州今天的数据

毒针

Alameda今天的数据:

毒针


Share the 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