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远走高飞

Share the joy
  •  
  •  
  •  
  •  
  •  
  •  
  •  
  •  

远坤和媳妇在麻袋厂都属于合同工,所以麻袋厂一倒闭,合同工就解散了。俩人觉得指望种粮食种棉花,不仅辛苦还收入有限,所以就决定在南阳城北租种别人家的菜地,一个人种菜,一个人卖。孩子嘛,有明华在家带。

就这样夫妻俩在北关种了三年的菜。

95年的时候,张姑娘娘家要开养鸡场,缺人手,想让远坤夫妻去帮忙。远坤觉得这也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所以就不再种菜卖菜,俩人去了张姑娘娘家,住进了鸡场旁边的窝棚里,这一住就是一两年。

96年这一年对明华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年,因为这一年里,她的几个孩子纷纷蜕变,只是她觉得孩子们大了,自己的生活他们自己做主,所以她虽说不上无所察觉, 但也觉得只要孩子们生活在慢慢变好就行。

首先是黄姑娘的表姐夫准备到另一个地方发展,想转让南阳的公司,远德顺势就把他在南阳当地的资产和客户接盘下来,算是自己当了老板。

这一年远坤觉得小舅子一家稳定下来了,不那么需要自己了,就提出自己回家开养鸡场的想法。远坤选了靠近公路边的自家责任田,在田地里盖起了鸡舍,小舅子帮忙选了鸡苗。就这样夫妻俩开始了天天住在自家鸡舍旁边的简易房子里的生活, 也算是自己当了老板。

远坤的孩子有时候跟着奶奶,有时候跟着自己爸爸妈妈,后来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每天三顿饭就有妈妈来操心,明华才算又完成了一项任务。

按照明华的想法,每个孙子都至少要带到5岁,她还没完成任务,因为她还有一个儿子需要操心。

好在远忠在这一年也升级当了爸爸,明华很高兴:再完成这一个任务,她就圆满完成奶奶这一角色了。年底远忠夫妻俩去了四川之后,孩子更是全天候跟着她,不像其他几个孙子,平时跟着奶奶,还能时不时见到爸爸妈妈,这个小的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见到爸爸妈妈。

农村很多年轻人出门打工都是这样,老人家在家帮忙带着孩子,也算是被生活所迫,没有办法的选择。尤其是中国,托儿所一般不会收3岁以下的孩子,大城市里居不易不说,托儿所就是一大笔费用,出门打工挣的钱还舍不得花在孩子一个人身上。

这一年楚同学研究生上了一年了,当时国家对出国留学限制降低,不再要求有海外关系, 大家纷纷行动。他也再次开始琢磨出国读书工作的事情。当时申请一所学校,需要投递托福和GRE成绩,递交申请表,缴纳申请费,平均一所大学需要花费七八十美元。还好当时青云晚上不再在自己单位加班,而是在外给一个台湾老板打工,直接给美元现钞,一个月她能额外挣四百。这笔钱大部分用来让楚同学申请学校。他97年毕业时已经定了去美国的一所私立大学Case Western,剩下的就当了盘缠路费。

那两年是出国的高峰,以前一直被压制着出不了国门的学子们,闸门一开如洪水一般,一下子出去很多,跟青云一起做软件的师兄师弟们也都一个个离开了。因为丈夫的关系,青云也开始准备,上新东方的英语补习班,考托福,考GRE。

到了97年底,楚同学考虑让青云办理探亲手续,过去之后也申请学校读书。办理探亲手续第一步就是办护照,当时青云是集体户口,户口本都在人事科保管着。为了拿到户口本,需要办理一大堆类似离职的手续,缴纳各种费用,包括赔偿国家培养费,五年合同不到期的违约费,档案保管费,等等。虽然据理力争只是想办护照去签证,等暑假合同期满人才会走,但是没人相信,所以一笔笔罚金手续费交下来,一万多块钱,青云成了光毛秃雁,不仅花光了所有积攒下来的工资,还动用了打工挣的美元,这一下把青云跟母校的情谊都缴没了,毕竟按照当时单位给发的工资剩下的半年也挣不了那么多,亏得她还另外打了工,否则连赎身钱都凑不齐。

既然学校这么无情无义,她也不用等到暑假了,办完手续直接出门打工去了,干到暑假也算为自己挣了路费。单位领导也觉得自己英明,就知道她干不到暑假。这就如很多一拍两散的情侣般,一个不信任,另一个伤透了心,很难走到最后。

当时的签证非常不容易,极易被拒签,青云第一次去签证就被拒掉了,白白给美国大使馆交了几百块签证费。钱是小事,心理压力大增,毕竟被拒签以后再被拒签的几率也大增了。当时的校园网上出国留学版到处都是签证攻略,大家都纷纷分享自己签证或成功或失败的经验,后来者把能想到的东西都提前准备好,不给签证官任何缺失资料的借口,但能不能签到F1/F2类留学/陪读签证,好像依然没有什么规律可循,似乎端看当时签证官的一念之差,给出的拒签理由十有八九只有一个:我怀疑你有移民倾向。感觉就像签证官在心里扔了一枚硬币,正面—过,反面—不过的样子, 而且这个“怀疑”一词本来就带着主观判断, 非常不好反驳, 所以一旦给出这个原因基本上就给签证判了死刑, 想反败为胜的话, 只能另辟蹊径。

当时很多成功案例表明F1亲自回国接F2的,签证率很高。98年6月份学期结束,楚同学决定亲自回国来接老婆。俩人一起再次去签证,谢天谢地,这次签过了。青云赶紧定了跟楚同学返程的同一航班的高价机票。出国前俩人回了一趟老家,拜别了两家父母和兄弟姐妹们,在克林顿总统访华的那一天,搭载上飞往美国克利夫兰的飞机,与美国总统在空中擦肩而过。

考虑到Case Western是个私立大学,如果没有奖学金的话,学费自己掏不起,所以楚同学就想换一所学校,即使青云申请不到奖学金,自己也能付得起学费,Purdue的计算机专业不错,而且TA/RA的家属可以按照州内学生收费读研究生课程,所以他就在回国接老婆前办理了转学手续,回国拿到的美国签证也是到Purdue的。

Case Western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Purdue在印第安纳州的西老佛爷(West Lafayette),楚同学回国时东西都还在克利夫兰,所以他们就先飞往克利夫兰,收拾了东西,清洁了租住的房屋,处理了大床垫,办理了退房手续,开着楚同学半年前买的旧尼桑轿车,一路向西南进发,去往印第安纳。

到学校当天,在留校做助研的中国同学的帮助下,在网上找到一个出租地下室的人家,开车去看了看,环境位置都不错,说是地下室,只是一面墙在地下,另一面在地上,沿坡而建的结果,白人老夫妻很和蔼慈善。他们当即决定租住两个月,因为俩人申请开学后住学校的已婚学生公寓,那个虽然没这个便宜,但是在学校里,不用开车上学,冬天经常下大雪,万一耽误了上课就不好了。

当时俩人口袋里只有1000块左右,靠这些钱要过七八九三个月不是那么容易,所以俩人能省就省,自己做饭,肉就买最便宜的鸡肉,吃的最多的是醋溜土豆丝,因为印第安那州是个农业大省,土豆便宜啊,豆腐都没舍得买,因为当地算是个大学城,只有一家中国小店,每周老板开车到芝加哥中国城进货,豆腐这类中国食品不是一般的贵。

开学前青云申请了研究生被拒,只能先报了两门研究生课程,这个不受录取不录取的限制。交了几百块学费之后,俩人更没钱了。好不容易熬到开学第一个月的月底,楚同学终于发了工资,俩人才舒了一口气。等到学期末,青云两门功课成绩都高居榜首,心想这次再申请应该没问题了吧,所以再次交了研究生的申请表之后,俩人揣着一学期攒下的800块跟另外三位研究生同学租了一辆车,搭伴长途跋涉去了弗罗里达游玩。

回来的路上遇到大风雪,好在有惊无险地回到了学校,另一个坏消息却在等着他们,青云又被拒了。青云赶紧联系她修的两门课的老师,两位老师都答应她去跟系里讲,不过现在大雪封门需要等铲雪车清理之后才能出门,就这么着,在煎熬了几天之后,终于等到好消息–被录取了。录取为正式学生之后就没了选课限制,不过为了取得好成绩,青云还是就选择了一学期三门课程,因为在美国上研究生跟国内不一样,每门课都非常注重实践,编程项目都是一个接着一个,每天需要大量的时间写程序,经常需要早上七八点去学校上课,一有空就到机房呆着,晚上十二点甚至两三点才回宿舍就寝。

青云开学不久就邮递出去新的改变身份的申请,把签证身份从陪读家属改成学生。这么着急是因为改成学生之后就可以当助教助研,挣取一份微薄的工资了。虽说微薄,也有一千块美金左右,这在中国的时候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当时青云在母校工作也没能拿到一千块人民币的月薪, 更别说美元了。不过在本来就忙碌的学业中抽出时间来当助教助研,使本来忙碌的生活更加忙上加忙,这对本来就勤劳踏实能吃苦的中国学生们来说,倒是不觉艰难。大家周末的时候如果没有什么需要赶工的话,也可以呼朋唤友一起搭车逛商店,买菜,踏青,钓鱼。印第安那州是个农业大省,大学城也是不缺农田的,已婚学生公寓周边是一片片肥沃的土地,学生家属可以去申请一片当菜地种。种菜能手们不仅可以自给自足,有剩余的还可以放到那家中国小店里去寄卖,所以穷学生可以买到便宜新鲜的中国蔬菜,家属也可以挣些零花钱,小店还不用什么都要到芝加哥去进口,可谓一举三得。

听说青云出了国,明华的娘家大嫂就埋怨她:“你咋让她去那么远的地方?就这一个闺女,你还不想办法把她留在身边。要我说,当时大学毕业就该弄回南阳的。”明华回答:“她自己打小就想走得远远的,留肯定是留不住的。我还能活多少年?孩子们一辈子却还很长,他们能走远也算是有自己的本事。我不能太自私,一个个都拴在身边,身边有一个就够了。而且他们俩都是南阳人,将来回来探亲肯定是两家都要探的,这比找个外地女婿强,我已经很知足了。”

2000年,青云夫妻先后毕业,分别加入微软公司,很快在公司附近的小城里安家落户。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