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7/22/2022  857 深层政府还在俄乌冲突上添柴加火 最新新冠数据

Share the joy

深层政府还在俄乌冲突上添柴加火

最近看到拜登政府和欧盟又是大笔大笔地往乌克兰输送金钱和武器。

我都懒得打开新闻看了,不过这里还是引用一下路透社的报道链接。不是“和平似乎遥不可及”,而是他们故意想让和平遥不可及。

这帮人借口制裁俄罗斯,把自己国家的老百姓坑苦了。5亿欧元的军事援助?欧美这两天慷纳税人之慨,送去了差不多7.7亿欧元。

对了,欧元最近贬值厉害,前些天跟美元一兑一了,最近几天也只是轻微回弹:

现在还看不清深层政府骚操作的,只能说被他们成功洗脑了。

今天还看到一篇报道,深层政府不仅使劲往乌克兰送钱送武器,还送人,不过这些人都是退伍军人,会不会发展到送正规军?

2名美国人在乌克兰顿巴斯地区死亡

美国官员周五晚间表示,据信在俄罗斯长达数月的入侵期间一直在协助乌克兰的两名美国人在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东部地区死亡

据美国广播公司新闻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说:“我们可以证实最近两名美国公民在乌克兰顿巴斯地区死亡。 ” “我们与家属保持联系,并提供一切可能的领事协助。

“在这个困难时期,出于对家人的尊重,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

至少有另外两名美国志愿战士在乌克兰被打死,另外两人被俄罗斯军队俘虏。

52 岁的斯蒂芬·扎比尔斯基(Stephen Zabielski)于 5 月在扎波罗热州的 Dorozhnyanka 村因踩到地雷 而丧生。

据滚石杂志报道,据美国海军陆战队退伍军人特里斯坦·内特尔斯(Tristan Nettles)称,这位海湾战争退伍军人和五个孩子的已婚父亲在执行扫雷任务时,在茂密的植被和多雾的条件下不小心触到了绊线。

据他的母亲说,22 岁的退役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小威利·约瑟夫·坎塞尔 (Willy Joseph Cancel Jr.)于 4 月在乌克兰遇害。

Cancel 去世时是一个 7 个月大儿子的父亲,他受雇于一家私人军事承包公司在乌克兰作战

据信,39 岁的 Alexander Drueke 和 27 岁的 Andy Huynh 都是来自阿拉巴马州的美国退伍军人,他们在哈尔科夫附近被亲俄叛军俘虏,并面临死刑威胁。

在两人被捕后录制的视频采访中,一名审讯者告诉 Huynh,根据共和国法律,他有资格被判处死刑

上个月,顿巴斯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判处一名摩洛哥和两名英国战士死刑。

美国平民也在武装冲突中丧生,目前已接近第五个月。

67 岁的詹姆斯·惠特尼·希尔 (James Whitney Hill)上个月在切尔尼戈夫 (Chernihiv) 面包生产线上的一次袭击中丧生。家人告诉《华盛顿邮报》,他在乌克兰生活了 25 年,当了 25 年的老师。

51 岁的《纽约时报》前撰稿人布伦特·雷诺在希尔死前几天也被俄罗斯军队在伊尔平的脖子上开枪打死。

而现在这些“志愿军”被打死、被俘虏、被判刑,政府要管么?要趁机扩大战争规模么?

病毒战战情

好久没更新新冠有关的数据了。今天看看这些数据都高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地步。

全世界

今天全球数据

今日新增确诊 1百万人,新增死亡 2076人,这是每日新增人数的曲线变化:

美国

美国CDC官方报道:

美国大约3亿人,新冠死亡100万了?

其中打过至少一针毒针的有54.4万,才六分之一的人?这个数据是不是严重缩水了?

加州今天的数据

毒针

单单加州就有322万人打过毒针,全国才有544万?怎么可能,所以这数据一点儿参考价值都没有。

Alameda今天的数据:

Dublin迄今为止,一共有10476阳性,这应该包括一人多次阳性的状态,而Dublin上次人口普查一共有居民64695,所以大约只有不到六分之一的人得过新冠,而现在早就放开了,很多人都不戴口罩也不保持社交距离,说明这个病毒擦身而过就能感染上的可能性很小。那么,隔离政策什么的,纯粹就是另有目的。

我最后一次记录Alameda的数据是2月16日。所以,这五个月内有大约281人去世,当然,这去世的原因并不一定是新冠了,还很有可能是毒针引起的。

毒针

喔噻,Alameda的工作人员已经不在乎数据了,这个板块的内容变成了阳性和死亡数据了:


Share the 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