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1/4/2022  962 关键时刻润回国?

关键时刻润回国?

历史总是会重复自己,而很多人却不会从历史里吸取教训。

厉害国的封城一波又一波,有些城市都来了好几遍了,人们总是还在担心被感染,还在每天耐心做核酸,把不配合的人当成阶级敌人。

供销社回来了:

还是上市公司,这真的很与时俱进。

国营食堂也回来了,最初的低价、分量足、营养搭配丰富让人们觉得大食堂就是好,等国营食堂把其他小饭馆都给挤出市场成为唯一的时候,只有稀汤的大锅饭就回来了。

国营食堂以国家为靠山,其他不管是不是连锁,饭店都没那么大的竞争力,迟早会被踢出市场的。

公私合营也来了:

为啥这时候要推进供销社和国营食堂?要推动一切都归到党妈的手里?

我觉得是中共政府知道大饥荒要来了,在大饥荒来之前,将私营的跟物资供应、尤其是食品有关的都要统管起来,否则中国人口就要跳崖式减少了。而统一分配会保障更多的人度过饥荒期,虽然有可能吃不饱,但不至于饿死很多人。毕竟有人才能有长久的韭菜收割,没了人,就没了劳动力了,就啥都没有了,毕竟钱是不能生钱的,是在人群里流通起来才行。

这种想法是好的,但太多的人都是在富裕的环境中长大的,哪怕是最偏远的农村,也不是缺衣少食的。让人们一下子回到几十年前的生活状态,估计很多人会起义的。

我一直在建议家人存粮,至少半年的量,每消耗一点儿最早的粮食,就补充一点儿新粮食,保障半年的量,而且还能保证在粮食变成陈粮被虫吃之前消耗掉。

可惜没几个人听我的,都跟我说,超市里粮食多的是,随时可以买,为啥要屯?都生虫子了。

中国也在紧锣密鼓地推动数字货币,更是把不能回国的海外华人、贪官藏在家里的人民币都作废了,数字货币比纸币发行起来更容易,还更容易控制,可以加上各种限制,加上有效期,跟社会信用代码一起使用,到时候大家就成了现代化的奴隶。

而就在这个历史特殊时期,很多华人科学家要润回国投入新社会的建设。

前两天的报道:

哎呀,这个颜宁疫情前可出了一阵风头的,当时说是回国后没有相应的待遇,没有科研环境,所以才回到了普林斯顿大学,现在这是国内的环境更适合她发展了?

【颜宁是一位结构生物学家,从普林斯顿博士毕业回到清华任教,成为“清华最年轻教授”。

2017年4月,颜宁离开待了10年的清华大学,成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首位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雪莉·蒂尔曼是世界著名分子生物学家、普林斯顿大学建校200多年来的首位女校长,这样的头衔在美国教授序列里被认为是独一无二的。

颜宁的科研成果更令人瞩目——2009年以来,她以通讯作者身份在国际最有影响力的顶级学术期刊《自然》《科学》《细胞》上发表了19篇论文,其中两篇被《科学》“年度十大进展”引用。

颜宁的回毫无疑问会让很多中国人感到兴奋,更多科学家回来报效祖国,振兴中华的同时,为全球科学事业做出贡献!】

而这一切都归咎于川普总统反华、拜登总统也反华。

不过看过这一条消息,大家就知道为啥科技界也是川普清理的领域了,美国真的是千疮百孔,被深层政府带着中共的打手们渗透得没有一方净土了。

【独家:中国如何完全进入德特里克堡的美国生物防御中心

在一次骇人听闻的、历史性的国家安全渎职行为中,美国政府官员制定了政策,允许中国“殖民”美国研发计划的每一个组成部分,包括军队

正如大多数坏主意一样,这一切都始于克林顿政府时期

从 1996 年开始,克林顿官员邀请中国人民解放军 (PLA) 的科学家进入美国陆军实验室,以下是例子。

从字面上看,罗春元从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药理毒理研究所(中国化学战项目的一个组成部分)直接进入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在那里他进行了为期十年的研究。与位于马里兰州阿伯丁试验场的美国陆军化学防御医学研究所开展研究合作。

2012 年离开 Walter Reed 后,罗春元成为美国专利商标局的专利审查员,有可能获得与生物和化学战防御相关的所有美国专利。他还出现在人才数据库中,一些人认为这表明了中国共产党 (CCP) 的兴趣或友谊。

尽管谎称自己的国籍是加拿大,但向春生还是被分配到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在那里他研究高致病性和潜在的生物战剂埃博拉病毒他现在是中国浙江大学的教授,与中共和解放军的高层关系密切

令人震惊的是,在克林顿的计划下被带到美国的一位中国科学家穿着美国陆军制服,在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的美国陆军医学研究支队研究先进的激光技术

目前尚不清楚她在圣安东尼奥任职后做了什么,但现在有一位李国平正在为中国太空计划工作,该计划使用激光技术用于射电望远镜

迄今为止,促使中国渗透美国研发项目的最重要因素是中共利用的合法移民程序

与大多数贫穷的非法外国人穿越我们的南部边境大规模入侵美国不同,中国一直在向美国派遣高技能的专业人士,他们在商业和学术界获得了关键职位

这个公式40年来一直保持不变。

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年轻科学家将完成博士学位。或在美国进行博士后培训,然后被美国大学或研究中心聘用,最终申请美国公民

这位在美国工作的中国科学家随后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家建立广泛的研究合作,并成为更多年轻共产主义中国科学家在美国接受培训的“锚点”,其中一些人吸收了美国的知识、技能和技术回到中国,而其他人也成为美国公民。

洗涤,冲洗,重复。

除了克林顿将解放军科学家直接安置到美国军事研究中心的计划外,中国科学家经常在进入军事设施之前通过美国的民间机构进行“消毒”

位于德特里克堡内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 弗雷德里克国家癌症研究实验室最初是中国科学家获得 USAMRIID 的“软肋”

例如,由于例子太多,无法在此记录,因此 2007 年的科学出版物是关于 2002-2004 年第一次 SARS 大流行中的冠状病毒,题为“人类单克隆抗体对 SARS 冠状病毒分离株的有效交叉反应中和”。

它的作者代表了来自弗雷德里克国家癌症研究实验室、USAMRIID 病毒学部门和 Anthony Fauci 博士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 (NIAID) 的科学家的合作。

个别作者也很有趣。

关于两位受过中国培训的弗雷德里克国家癌症研究实验室科学家朱忠宇和肖晓东的发表历史,人们首先注意到的是,他们的工作涉及的不是癌症而是病毒,其中许多是高度危险的病原体也被研究通过中国的生物战计划

另一位作者是受过解放军训练的科学家蒋世博

回国担任上海复旦大学教授之前,姜世博曾在纽约血液中心林兹利·金博尔研究所工作近二十年

在此期间,他与美国其他主要病毒研究实验室建立了广泛的合作研究网络,并获得了超过 1700 万美元的美国研究资助,其中绝大多数来自 Fauci 的 NIAID

同时,蒋世博与解放军实验室保持广泛的合作研究,详见此处,同时邀请他的美国实验室和培训与中国军方有关的科学家,例如 2007 年被引出版物的另一位作者何玉贤

一位在中国受训的科学家,曾宪坤“Kevin”Zeng,利用这条途径首先在弗雷德里克国家癌症研究实验室研究果蝇,然后成为USAMRIID的永久雇员,在那里他可以访问美军最敏感的信息关于生物战防御

曾贤坤获得博士学位。东南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发育基因与人类疾病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南京。

实验室与南京军区密切合作,南京军区现在是解放军东部战区的一部分

就在2015年10月,曾宪坤还在南京自称东南大学。

即使在受雇于 USAMRIID 期间,曾贤坤仍与中国的病毒研究项目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张照片显示了 2018 年 10 月 9 日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关于致命的埃博拉病毒和马尔堡病毒的讲座。

曾宪坤于 2015 年被另一位中国科学家孙梅国带入 USAMRIID,此前曾在马​​里兰州切维蔡斯的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共同工作后,孙梅国赞助他担任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美国陆军医学研究和物资司令部研究助理。孙梅国现在是美国陆军军事行动医学研究计划中神经感觉研究的组合经理

在过去十年中,德特里克堡所有美国军事和民用生物防御项目的整合使得受过中国培训的科学家更容易进入

国家机构间生物防御园区位于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的德特里克堡。其伞形组织是美国国家生物研究机构间联合会(NICBR),这是一个由八个美国联邦政府机构组成的生物技术和生物防御伙伴关系和协作环境:

  • 美国陆军医学研究和物资司令部 (USAMRMC),国防部
  • 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 (NIAID), DHHS
  • 国家癌症研究所 (NCI), DHHS
  • 美国农业部农业研究服务
  • 国土安全部科学技术局,国土安全部
  •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CDC)、DHHS
  • 美国国防部海军医学研究中心 (NMRC)
  •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DHHS

德特里克堡的两个主要生物防御研究中心是 USAMRIID 和最近成立的民用部分,即 NIH 的综合研究设施,它是 Fauci 的 NIAID 临床研究部的一部分。

NICBR的使命是管理、协调和促进对一些最危险的新兴传染病和生物防御病原体的研究,以制定医疗对策并改善医疗结果。

德特里克堡现在大型、多机构、军民联合项目的性质,其中很大一部分由外部承包商管理,对国家安全的重视程度最低,使其容易受到潜在的渗透。

2007 年 11 月,巴特尔纪念研究所赢得了一份价值 2.57 亿美元、为期 10 年的合同,将在德特里克堡运营一个未来的 NIH 生物防御实验室,该实验室最终将被称为 NIH 的综合研究设施。

巴特尔还赢得了一份价值 2.5 亿美元、为期五年的合同,在德特里克堡运营国土安全部实验室。该合同有五个可选的一年延期,总潜在价值为 5 亿美元。

当时,巴特尔表示将提供多达 119 名科学家和技术人员,为福奇的 NIAID 计划的高遏制综合研究设施配备人员,并为国土安全部的国家生物防御分析和对策中心提供 120 名人员。

根据巴特尔的说法,分包商将包括中西部研究所、Loveless 呼吸研究所、查尔斯河实验室、Tunnell 咨询公司和华盛顿科技集团。

需要注意的是,科学出版物中的新闻稿和致谢一再并且可能是故意拼错了“Loveless”,这实际上是偶尔引起争议的Lovelace Respiratory Research Institute

许多中国科学家在被 NIH 综合研究机构的承包商和分包商雇用后,才得以进入德特里克堡

Yu “Lucy” Cong 自 2012 年以来一直在位于德特里克堡的 NIH 综合研究机构工作,先是在巴特尔纪念研究所工作,最近在劳利马政府解决方案工作,两者都是 NIH 的承包商。

Yu “Lucy” Cong 拥有锦州医科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和北京协和医学院免疫学硕士学位。1995年至2003年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性疾病预防控制所病毒性肝炎科工作。

她在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的导师和研究合作者是谭文杰她的另一个单位是位于武汉的中央战区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并且是最近(2018 年)关于致命 MERS 的出版物的合著者与解放军科学家赵光宇和周宇森一起研究冠状病毒

作为德特里克堡综合生物防御研究计划的科学家,于聪还在2018 年发表了一篇关于 MERS 冠状病毒的科学文章

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德特里克堡综合研究机构的承包商工作并研究世界上最危险病毒的其他中国科学家包括:蔡英云、余水清和周焕英

除了Xiankun “Kevin” Zeng 和Mei Guo Sun,其他一直在USAMRIID研究高致病性病毒的中国科学家还有Jun Liu、Xiaoli Chi、Lian Dong和Chih-Yuan Chiang

德特里克堡国家跨部门生物防御园区聘用的中国科学家在多大程度上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目前尚待完全确定。

这样做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怪不得赵立坚在疫情之初就指责是德特里克堡病毒泄露呢,这是内部有自己人啊。

克林顿、布什父子、奥巴马这样的卖国总统必须清除,必须为这些卖国行为付出代价,否则不足以平民愤。

而这些被提到名字或者自己心里有鬼的,眼看红潮要来,当然要逃之夭夭。人是回国了,但回国之后的命运会不会比当年回国的科学家好一些呢?这可真的不敢保证,毕竟共产党是最善于卸磨杀驴的了。想协恩图报?党妈根本不会给你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