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男人尊严

Share the joy
  •  
  •  
  •  
  •  
  •  
  •  
  •  
  •  

远林和陶姑娘结婚没多久就分家另过,但他们一直跟明华和弟弟们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刚开始还好,随着几个弟弟妹妹的生活越来越好,远林家的生活几乎还是原地踏步,天刚就越看远林越不顺眼,越觉得他经常干些脑袋缺筋的事情。

远林生性善良,为爸爸妈妈弟兄们积极出力出工而且绝对是不计回报的,对朋友也是侠肝义胆。没改革开放之前,大家都老老实实种地为生,倒也没啥区别,改革开放之后,机会多起来,心思活络的就想办法发家致富,对农村人来说,种地种菜是本分,只能解决温饱,要致富需要的是其他门路。

说起这兄妹五人来,中间的三个兄弟都纷纷尝试种田以外的办法来发家致富,二弟最能折腾,实践的事情也最五花八门,为了多挣钱,春节期间都暂停了卖书改卖气球。三弟也是干苦力种菜养鸡啥都尝试,四弟虽然只喜欢结交知心之人,但也尝试了多种方法,种地的时候,还尝试过用洗衣粉兑水当碱性农药来用,虽然被老爸骂了个狗血喷头,却也是实验起各种方法来乐此不疲。一头一尾的两位倒是一心一意,大哥是一门心思种田,不仅种了自家的,还帮忙种了明华和其他兄弟的,种出个“不思进取”,小妹是一门心思上学,上出个 “书呆子”来。

这几个儿女在爸爸心中的地位大不一样,孩子们小的时候,除了小女儿一向乖巧听话不需要他操心,其他几个儿子可没少让他头疼, 这孩子们长大成家了, 让自己头疼的竟然还有一个。

大儿子是你说啥就是啥,看似没一点他自己的想法,有点像扶不起来的刘阿斗,大儿 媳妇虽说大腿骨折过腿脚不方便,人胖就犯懒,可也没有这么个懒法,天天家里也不收拾利落干净了,一家人个个蓬头垢面的,竟然出得了门?这陶姑娘天天就琢磨着上牌桌打牌, 不上牌桌能憋坏了? 说起这坏习惯来,老大那烟瘾, 本来挣钱就不多,还烟瘾那个大哦,钱都抽烟去了, 弄得自家盖房子还得东拼西借,戒烟就这么难? 天刚自己戒烟之后痛斥儿子:“你老爸我当年的烟瘾比你还大,我还不是说戒就戒了?” 好不容易跟老丈人学了个木工手艺, 到处给人帮忙不要工钱, 就自己混了几顿饭;好不容易有钱买了拖拉机和收割机,农忙时又是天天先忙着免费帮助狐朋狗友们,那些人有几个真心拿你当朋友?仿佛你的东西和汽油都不要钱似的 ;原本期待颇高的大儿子咋就不能让人信服他能担起老大的重任呢?这长子长孙也是,学校不好好上,初中都磕磕巴巴才混毕业,在家也一身懒骨头。唉!天刚是看见他们就生气,算了算了,你们别在我面前出现了,我眼不见心不烦。

二儿子反过来,几乎可以说是天生反骨,你说啥他都有不同意见,仿佛就想跟你对着干似的,天刚想着好在在自己打磨下他终于成才成器了,以后家里有啥大事情也算有了托付之人, 所以二儿子二儿媳妇反驳他, 他也能好言好色。

三儿子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自己硬着脸皮在单位给他找了个工作,出去培训还能让别人回来告状,也不知道这明华平时是咋带孩子的,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工厂解散了,不老老实实种菜买菜,反而去媳妇娘家无偿帮工,这心眼儿都长哪儿去了?真是娶了媳妇忘了爹娘,忘了爹娘也就罢了,咋也不想想给自己的小家挣钱?好在后来这工也没白帮,自己学会了养鸡办起了养鸡场,经常给自己鸡肉鸡蛋吃,嗯,这个孩子也算长大了,还算比较孝顺。

这四儿子上到高中毕业,是不是上傻了,竟然拿着洗衣粉当碱水用?这修理电器也没前途啊,家用电器日新月异,用几年坏了大家都买新的,谁还去修那破烂?让你第一次去丈人家拜访,竟然都不知道八色礼都有啥,没吃过猪肉,难道没见过猪跑?谁不是平时多操心,才能学到东西,你这心都操到哪里去了?好不容易让你接了班,还没能干多久,你二哥二嫂给的主意挺不错,为啥就不听呢?唉,总算在四川安家落户,有了长久职业,这终于快不用我操心了。啥?腰间盘突出,弯不了腰上不了班了?一家人靠啥生活啊?好在儿媳妇不错,开个小店做生意, 比上班强一些。到处去传教?传教比养家糊口重要?唉,不管了不管了,你爱干啥干啥吧。

天刚觉得还是我这从小疼爱的姑娘最给长脸,名牌大学毕业,还有个名牌大学的女婿,还出国留学,还在美国大公司里上班。无论走到哪里,别人一提起来,我就感觉脸上有光啊。可惜太远了,自己过不去,女儿也不能常回来看看,连俩外孙女也是才见过一两面,还满口的叽里咕噜,听不懂她们讲的啥。一想到见一面少一面,唉,我这心里,难受!你们跟她视频聊天别叫我啊,我也不会说话了,看了心里难过!

已经当了爷爷奶奶的远林和陶姑娘依旧不受天刚的待见。虽然天刚半身不遂,不能开口讲话,可是提到远林夫妇,他还会钢牙咬得吱吱响,左手里的拐杖会挥来挥去。一看老爸不喜,俩人就很少上门,经常派道龙夫妇和俩小孙子送吃送喝, 照顾爸爸的任务更是交给了儿媳妇。

明华也是恨铁不成钢,经常在他们面前唠叨指点,家里这个需要清洗,那个需要整理,地里该种这个,那个该赶快收割, 指挥不动的时候,就自己动手帮他们把事情做了。远林却非常的郁闷,爸爸看不起自己,妈妈也看不起自己。我都是已经当爷爷的人了!如果长在美国,他肯定会大吼一声:leave me alone!

到了养女20岁左右,开始有人上门来提亲。远林告诫儿子儿媳妇:不许给你奶奶提,你妹子的婚事一定要我说了算。媒人是熟人,经常跟自己称兄道弟的,关系比较近,介绍的这个男方家在南边,开发区之外,家里田地还比较多,有个姑姑嫁到了南阳市,比较能干也有钱,估计将来会扶持这唯一的侄子,虽然大家都说这孩子有点缺心眼,可是远林觉得缺心眼的孩子老实本分, 大家不都觉得自己缺心眼么?没觉得自己笨啊。

等到男方上门来相看的时候,一听说孩子的姑姑也要来,嗯,那我们也需要一个能说会道的镇场子,请弟妹回来帮帮忙,一个电话就把黄姑娘从城里请回来了。一见面,黄姑娘就看不上男方:大哥你这啥眼光啊?这孩子哪是缺心眼,简直就是傻子一个。一点眼色都没有,大人说了才动一动,有那么多田地怎么了?将来父母没了,自己撑不起来还不是坐吃山空?你看他那个样子,也不是多会干活的,将来那么多地你准备让巧儿一个人种?姑姑家有钱,那是姑姑家,跟他没关系,就他那个样子,也做不来生意。大哥,我看还是算了吧,巧儿又不是傻子,也不缺胳膊少腿的,年龄还小,还是等两年再说,或者慢慢找好好挑挑。

远林却是倔劲上了头,大家越说不行,他越要把这事儿做成了。巧儿自己也不愿意,去了城里打工,想避一避。远林就找上门去,一定要她回家成亲,不答应?在家装病,让儿子去把妹妹叫回来,捎口信给女儿:你这个不孝女,老爸我快被你气死了你也不回来看看!你要是心疼你老爸就赶紧给我回来!

没办法,巧儿回了家,远林跟未来亲家一商量,一拍即合,那边想尽快娶,这边想尽快嫁,就这样火速地把女儿嫁了过去,年龄不够?不怕,专门走了后门办了结婚登记。哼,让你们看看,这主我做得做不得?!

明华在电话里跟女儿抱怨:你哥他这是咋想的?我都说不管这事儿了,只是跟他说一下那孩子真不行,他竟然提前把巧儿匆匆嫁过去了,生怕我把这事搅黄了,我咋感觉是我把巧儿害了。

青云劝她:老妈,说实在话,我挺同情我大哥的,他这一辈子就没得到过你和爸爸的认可。我爸爸那是面子上明摆着,对我大哥失望,你这是虽然没有明说,但人家几十岁的人了,你还帮着安排这安排那,一副不放心的样子,我二哥三哥还会说你偏心,你呀,这是出力不讨好,两面都得罪。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放手让他自己去干,啥事都自己说了算,你千万别插手别发言了,这样他也有面子,他有啥想不通的反而有可能问你,到时候你再发表意见,你不是常说,不哑不聋,不做阿翁嘛, 对媳妇这样,对自己儿子也该这样。该放手时就放手吧,对谁都有好处。你放手了,自己也更清闲了,我大哥怨气也少了,我二哥三哥也不觉得你偏心了。你就一心一意守着我爸,过好俩人世界吧。

明华:这样真的好?哪个父母不盼望孩子成器,过上好生活?

青云说:你操了一辈子心了,人家都当爷爷奶奶了,你还操心啊?

明华:可是,在我眼里,你们永远都是孩子。

青云:嗯,我们永远都是孩子,把这句话放心里,别指挥了,真的,这件事你听我的,以后谁家的事情都别管了,而且孩子是鼓励出来的,不是挑剔出来的,我爸那不管浇水施肥只管摘桃的做法不怎么好,你这天天唠叨想手把手教的做法也不好。你想啊,我们如果谁说了你偏心不公正,你就不高兴,我大哥听了你的唠叨也会不高兴的。不管你说得有理没理,人家一反感,就更不愿听你的了, 而且我们真的都成人了, 不需要父母管了。所以你真的别管太多了,好好信主,帮我们祈祷祈祷就好了。

明华:哪能说不操心就不操心的。

青云:那你慢慢学吧,拿出你学习圣经的劲头来,试着把孩子们的事情放下。

明华真的开始不怎么管孩子们的事情了。巧儿在婚礼几个月之后,就因为实在过不下去,自己离家出走了。过了几年之后,娘家也没消息,婆家也死了心,答应解除这门婚事,为儿子另择媳妇。一直悄悄关注着娘家动向的巧儿这才跟家里联系,离婚再婚,现在已经是儿女双全了。高高兴兴哄外孙的远林,已经完全忘了当时自己是如何逼迫女儿嫁给别人的了。


Share the jo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