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14/2022  911 基因编辑技术

基因编辑技术

我前几天想看看被深层政府推崇的mRNA治疗技术是何时开始大力发展的,所以,就在油管里搜索一下世界经济论坛频道里的视频。

这个是2015年由2020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Jennifer Doudna在世界经济论坛给的讲座,讲如何利用mRNA定点改造DNA。

在这个视频中的3:20开始,她提到定点基因编辑如何大面积影响小鼠的下一代,以前需要一年来改变小鼠的基因,他们的技术成熟了,只需几个星期甚至不是专业人士也能制造出体内的DNA完全都被改变了的小鼠。其后她还提到这个技术已经开始大面积多领域利用,改变真菌、细菌、动植物、甚至人类,她预言在不久的将来,人类有可能因此改变。说mRNA针剂不会改变人类基因的,真应该问问这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这位是另一个Jennifer一年后在Ted论坛上给出的演讲,【基因编辑现在可以改变整个物种——永远

视频的简介是这样写的:【CRISPR 基因驱动允许科学家改变 DNA 序列,并保证由此产生的编辑遗传特征被后代继承,从而开启了永远改变整个物种的可能性。最重要的是,这项技术引发了一些问题:这种新力量将如何影响人类?我们要用它来改变什么?我们现在是神了吗?与记者 Jennifer Kahn 一起思考这些问题并分享基因驱动的潜在强大应用:开发可以消灭疟疾和寨卡病毒的抗病蚊子。TEDTalks 是 TED 会议上最好的演讲和表演的每日视频播客,世界领先的思想家和实干家在 18 分钟(或更短的时间内)就他们的生活发表演讲。寻找有关技术、娱乐和设计的讲座——以及科学、商业、全球问题,艺术等等。】

而这里提到的CRISPR技术就是Jennifer Doudna领衔研究出来的,她也是因此而获得诺贝尔奖的。视频里的Jennifer Kahn是伯克利毕业的一位记者和作者。

在这个视频里,从2:30开始,她讲述了如何利用2个被基因改造的红眼蚊子去影响蚊子的后代,看得我是脊背发凉,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一点比尔盖茨的蚊子是如何改造出来的了,也明白了他这一群基因改造蚊子今年在全世界各地释放后的后果有多么严重了,2只的影响里就那么巨大,他释放的可是几百万几千万只基因改造过的,估计很快全世界就没有原始天然的蚊子了。

而现在的所谓西方社会超过半数的人都已经打过mRNA针剂,这些人的基因很有可能就被改造了,他们的后代就几乎都是基因改造产品了,剩余不多的没打针的人的基因还能延续几代?

她在视频里也提到,经过基因改造的如果超过了原始基因,物竞天择也会让这些原始物种消失的。我就想到了我喜欢看的网文,现在榜单上越来越清一色的重生和穿越了,不是这个话题的都上不了榜单。

有了榜单这样的吸引力,有几个作者愿意去写根本上不了榜的话题?这就是物竞天择的结果。看看Doudna获过的奖项,就知道很多私人基金会都在鼓励这样的研究。比如,洛克菲勒基金会,小扎和他老婆的基金会和Google创始人建立的基金会颁发的生命科学突破奖,荷兰皇家的喜力奖,台湾的唐奖,香港的Lui Che Woo奖,日本的日本奖,以色列的哈维奖和瑞典的诺贝尔奖。

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这些奖项都是或者成为深层政府吸引青年才俊发展方向的奖项。当然还有主流媒体的推波助澜,比如说时代杂志的人物榜单。

【Doudna 是Searle 学者,并获得了 1996 年贝克曼青年调查员奖[61] [62] 2000 年,她因对核酶的结构测定而获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最高荣誉Alan T. Waterman 奖,该奖项每年表彰 35 岁以下的杰出研究人员。[13] 2001年获得美国化学会生物化学礼来奖[5]

2015 年,她与Emmanuelle Charpentier一起获得生命科学突破奖以表彰她对CRISPR /Cas9 基因组编辑技术的贡献。[63] 2016 年,她与 Charpentier、Feng ZhangPhilippe HorvathRodolphe Barrangou一起获得了加拿大盖尔德纳国际奖[17]同样在 2016 年,她获得了喜力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学奖。[64]她还是格鲁伯遗传学奖(2015 年)、[65]唐奖的共同获得者(2016 年),[16]日本(2017 年)和奥尔巴尼医学中心奖(2017 年)。[66] 2018 年,Doudna 获得了NAS 化学科学奖[67]洛克菲勒大学Pearl Meister Greengard[68]和美国癌症协会的荣誉勋章。[69]同样在 2018 年,她获得了Kavli纳米科学奖(与 Emmanuelle Charpentier 和Virginijus Šikšnys共同获得)。[70] [71] 2019 年,她获得了哈维奖2018 年 Technion/Israel(与Emmanuelle CharpentierFeng Zhang共同)[72]和福利改善类别的LUI Che Woo 奖[73] 2020 年,她获得了沃尔夫医学奖(与Emmanuelle Charpentier共同获得)。[74]同样在 2020 年,Doudna 和 Charpentier 因“开发了一种基因组编辑方法”而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4] [3]

She was elected to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in 2002, [7]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in 2003,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 in 2010 and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Inventors in 2014. [5] In 2015, together with Charpentier , 她 成为美国 微生物 学会 的研究员. [75] She was elected a Foreign Member of the Royal Society (ForMemRS) in 2016. [76] In 2017, Doudna was awarded the Golden Plate Award [77]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Achievement . [78]2020 年,她获得了古根海姆奖学金[79] 2021 年,教皇方济各任命杜德娜和另外两名女性诺贝尔奖获得者唐娜·斯特里克兰(Donna Strickland)和艾曼纽·夏彭捷(Emmanuelle Charpentier)为宗座科学院成员。[80]

她与 Charpentier 一起被评为2015 年时代100 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19]并且她与其他 CRISPR 研究人员一起获得了 2016 年时代人物的亚军[33]

这人的姓氏也很有意思,Doudna,Dou-DNA,逗DNA?生来的使命就是逗逗DNA。😜

天知道这样继续发展下去,会发生什么,这个记者Jennifer自己都觉得前途太可怕(9:45),不过她很乐观,觉得好在科学家都是很认真小心对待基因编辑的,而且她觉得想通过基因编辑改造行为的话,需要很长时间的研究,看看究竟哪段基因在控制那种行为、如何改写又得长时间研究。

我觉得这就是她的“天真“之处了,深层政府想搞乱人体,想降低世界人口,管它是哪个基因片段呢,只要能改变人类的基因片段、扰乱人类的正常行为、让其乱起来就行了,随便改改十有八九是要改坏的,所以如何编辑根本不是他们关注的要点。

而人类的设计是如此的复杂和完美,一点点的改动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mRNA扰乱人类的DNA的后果十有八九是坏的,这就大大缩短了他们制造mRNA毒针的时间和难度。

这不,今天就有一篇论文再次爆出来,mRNA毒针要改写人类基因:

背景

发现嵌入人类 DNA 的序列与 SARS-CoV-2 基因组中的序列几乎相同,并通过 Long Interspersed 表达的内源性逆转录酶活性鉴定了 SARS-CoV-2 RNA 与人类 DNA 的合理整合核元素 (LINE)-1 (人类 DNA 的 17%) 引起了人们对基于信使 RNA (mRNA) 的疫苗接种的长期安全性的担忧。最近的数据表明,SARS-CoV-2 RNA 序列可以转录成 DNA,并可以通过反转录转座子主动整合到受影响的人类细胞的基因组中。作为补充,在一些 SARS-CoV-2 感染的患者样本中,有证据表明大部分 SARS-CoV-2 序列整合和随后产生 SARS-CoV-2-人嵌合转录本。

结果

在这篇综述中,移动遗传元件在心血管、神经、免疫和肿瘤疾病的发病机制中的潜在作用以及 SARS-CoV-2 疫苗接种对人类 DNA 干扰的可能性进行了重新定位。易受伤害的人类干细胞和配子体可能是不需要的 RNA 干扰的第一个目标。鉴于疫苗中编码 SARS-CoV-2 刺突糖蛋白的 RNA 进行了许多遗传操作,这些操作旨在提高刺突蛋白翻译的稳定性和效率,因此对于可能随之而来的细胞生理学和体内平衡的潜在破坏仍有很多不确定性。预测的后果对人类健康构成严重风险,需要澄清。

结论

迫切需要进一步的毒性评估,以量化对可能对接种 mRNA 的人群产生不利影响的规范 DNA 过程的干扰的潜在出现。】

这篇论文的概述刚好印证了我的猜测。他们就是要干扰人类的DNA。

施瓦布在2015年就说了新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就是对人的改造:

而致力于基因改造种子的孟山都的新主人疫情爆发前夕也在讨论通过mRNA疫苗基因改造动物和人类,不止是植物种子了:

而2019年2月份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他们已经开始讨论要简化流程推动mRNA疫苗了:

其后不久,2019年底就爆发了大疫情,2020年就快速推出了mRNA疫苗,然后人人都被逼着打针,不想打针?用舆论压死你。

大家还觉得这些都不是相关联的么?

而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都是法轮功的媒体,这两家媒体和众多法轮功自媒体上,报道大选舞弊和疫苗副作用很用力,乌俄冲突就完全站在了乌克兰一方)最近也爆出大部分最近死亡做了防腐处理的尸体中打过疫苗的很多都被发现有超长的凝血组织:

英文的大纪元需要注册且是英文报道,这是一个网友做的中文总结

报道中防腐师是这样说的:【Richard Hirschman是一名有20多年经验的持证防腐师,他说在2021年前他们只会在5%-10%的尸体内发现血栓但是如今50%-70%的尸体都有血栓样凝块。经发现的凝块包含大小不同的线状结构,最长的可以和人的腿一样长,最粗的可以像小指一样粗。

他把尸体中的凝块给提供给德州一家具有ISO-17025 资质的实验室分析成分,发现它们缺乏铁、钾、镁和锌。

Mike Adams的实验室使用电感耦合等离子体质谱仪 (ICP-MS)、三重四极杆质谱仪和液相色谱-质谱仪,该仪器通常被用来检测食品中的金属、农药和草甘膦。

Adams说道,“我们通过ICP-MS测试了防腐师Richard Hirschman提供的其中一种凝块,还并排测试了来自未接种疫苗的人的活人血。我们发现这些凝块缺乏健康人体血液中存在的关键元素,例如铁、钾和镁,这表明它们是由血液以外的物质形成的。”

Adams现在正在与更多的医生一起加入分析力量,并计划自掏腰包购买设备,以进一步确定他们的组成和可能的因果关系。

熟悉血凝块的心脏病专家Wade Hamilton告诉时报:“样本中镁、钾和铁含量非常低的事实可能表明它们不是正常的死后血凝块,低电解质和新型非常强的弦状结构的结合表明,血管中出现弦状结构的这些区域没有血液循环。这些细长的绳子阻碍了这些区域的血液循环,可能是真正的死亡原因,“ 

“其他人已经表明,刺突蛋白可以并且确实展开并形成不同的构型,有助于形成具有纵向扭曲和交叉结合的紧密弦状键合结构,显微镜下可见,每个测量的直径为埃——需要 254,000,000 埃才能完成制作一英寸——典型的毛细管约为5微米,因此需要许多细绳来堵塞血管。”

对于一心想要排干血液来作防腐处理的经验丰富的防腐师来说,排血过程变得相当困难,导致一些防腐师不得不通过多个点而不是以前的一个点来排出血液。

Hirschman表示自己20多年的从业经验里,从来没有在人体内发现过类似的白色纤维结构,而在过去一年中,他在不同死因的死者体内都发现了相同的纤维结构。他说,“2021年夏天起,Covid死亡数在下降,然而尸体内凝块的现象却在增加。我怀疑是疫苗导致的。虽然我不是医生,但是我很熟悉血液和防腐行业,我和同行探讨过这个问题,他们都表示以前从未见过。”】

这些本不属于人体的蛋白组织是咋来的?呵呵,不用多问了吧?

他们的计划早就开始了,而到现在帅哥还不认可盖茨对人类社会的破坏力。他今晚说:我就不信那个邪!

他还猜测川普总统推荐人成功率可能只有40%,不可能超过半数,所以,作为退位的前总统,川普的影响力也没那么大。这就是主流媒体洗脑的威力。

英国媒体的一篇报道很好的总结了川普总统的威力:

在参议院席位竞争中,川普背书的参议员候选人在初选中100%获胜,帮助19名MAGA候选人进入中期选举(包括刚刚获胜的新罕布什尔州的Don Bolduc),只有2人待定(阿拉斯加的Kelly Tshibaka和路易斯安那的JohnKennedy)。

在众议院竞争中,川普背书的158名候选人中,除了5人输掉,4人待定,全部赢得初选。川普背书的131名在任共和党议员中,只有南卡的Madison Cawthorn输掉。在干掉RINO众议员的行动中,6名RINO中的两名苟且存活(南卡的Nancy Mace和华州的Dan Newhouse)。

在川普背书的州长竞争中,除了乔治亚洲的David Perdue,和爱达荷州州JaniceMcGeachin,及内布拉斯加的CharlesHerbster没有挑战成功,其余18个州的MAGA州长候选人全部赢得初选。

川普领导的MAGA候选人正在改变国会和18个州的政治力量,尽管民猪党和RINO正在全力阻挠,但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即将到来的红潮。

其实,盖茨被揭发的不止是疫苗、计划生育、人口缩减、碳排放、基因工程人造肉、基因改造蚊子、基因改造家禽,就连前一阵子的奶粉短缺都有他的身影

不错,这些都是给他辟谣的。但大家想想:

  1. 盖茨投资各种疫苗,大疫情就爆发了
  2. 盖茨买大量农场,粮食危机就来了
  3. 盖茨投资基因工程制造牛肉,畜牧业就开始限制人们养牛了
  4. 盖茨投资人造母乳,婴儿奶粉就短缺了
  5. 埃博拉等病毒杀死人了,盖茨就有能力大量制造转基因蚊子解决被蚊子咬的问题了
  6. 盖茨说地球上人类数量太多了,就有各种病毒此起彼伏,人们开始各种癌症死、倒地死了

哎嘛,盖茨这不是世界级大富豪,他这简直就是人类大救星和预言最准的预言家啊。

大家信吗?

反正我是不信的。如果说以前我还对这位前老板很敬佩的话,现在对他的好感度绝对降到了地平线以下。